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补一个黄少的生贺】北方有佳人(喻黄人×兽)[终章]

写的有些匆忙,但这是我喜欢的结局。


最终章


白色的光影一闪,这一记棍子在落到喻文州身上覆盖的白影上时堪堪止住了。

所有人定睛一看,一个鹅黄衣衫的白发少年跪在地上,上身遮住了喻文州血肉模糊的脊背。

漠北王刚要开口,那个少年抬起头来,雪白的发丝垂落在脸颊边,嘴唇颤抖,从唇齿之间挤出一句:“是你……你怎么敢……”

带血的杀威棒蹭过黄少天的脸颊,漠北王一手负在身后,一手就用棍棒在黄少天殷红的脸颊上留下血印,最后借着棍棒使力让他抬起下巴看着自己,才悠然回答:“我不敢?他险些放跑了我养的紫貂,我不过是责打失职的下人而已,又有什么不敢?”

“倒是你,小美人,怎么几夜不见,头发...

【补一个黄少的生贺】北方有佳人(喻黄人×兽)[下之中]

虐……虐……更……健……康……


下之(中)


“文州文州,你们人类说话好奇怪啊,嗯,那个,哼哼是什么意思?是很严厉的惩罚吗?”关上门,角落里的雪貂立刻拱开笼子门出来,三两下跳上喻文州肩头,用前爪巴着喻文州肩头的衣服,担忧地问。

喻文州被他问住,反手搂住黄少天软乎乎的腰部,把他抱到面前,想了想才回答:“嗯……哼哼就是——不发工钱,关柴房……之类的。”

黄少天在他掌中扑腾:“真的真的?只是这样吗!可是上次他明明罚你不穿衣服睡在雪地里啊!”

喻文州笑:“放心吧少天,没事的。”

黄少天拿前肢蹭他的胸口:“真没事?你确定?哎我说,要不还是我去吧。”

“少天——”

黄少天...

【补一个黄少的生贺】北方有佳人(喻黄人×兽)[下之上]

以为能三章完结的我也是有点天真……


(下)之上


漠北王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鹅黄衣裙,乌发及地的女子。

他奇怪喻文州自小流离失所,极少出门,房中却多了个女子,于是询问:“什么人?”

黄少天闻声转过头来,虽然穿着裙子,但是眉目分明,漠北王立刻便认出他是个男子。而精怪化形,大多五官清秀,眉目宛然,黄少天原形是雪貂,更是肌肤莹白,身形灵动,更叫人着迷的是他一双乌亮的眼睛里飞扬的神采还未褪去,铺上好奇又错愕的情感,直叫看见的人心上一亮。

漠北王看的怔了怔,不由放柔声音,向他眼中的美丽少年走近了几步:“你……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来到此处?”

他虽然这么问,但是想想一个好端端正经人家...

【补一个黄少的生贺】北方有佳人(喻黄人×兽)[中]

(中)


喻文州缓缓睁开眼睛,某种生物在持续发出的“咝咝”的恐吓叫声将他从迷蒙中唤醒了。

抬眼看看周围,他已经在他的居室里,而那一直低叫的是一只动物,身体是不大不小的雪白一团,被关在大大的铁笼子里,现在正呲着牙,黑溜溜的眼睛有点凶恶地瞪着周边。

“咳咳。”喻文州想说话,刚一吸气,喉咙里先呛咳了几声,泛起疼痛来。

黄少天看到他醒过来,也不说话,身子在绰绰有余的空间里转了个方向,将圆滚滚的屁股对着他扭动了几下,安分地蜷缩起来,不动也不理人了。

喻文州看了那圆圆的白毛团半晌,才想起来整个过程,他做貂奴去补貂,快要失去知觉时这只会说话的雪貂精跳了过来,温暖柔软的身体盖在自己胸口...

【补一个黄少的生贺】北方有佳人(喻黄人×兽)[上]

抱歉,前段时间在忙一些别的事情,一直没码字,连烦烦的生日都错过了,对不起大家。

关于这文,补几个说明:

1、精→妖→仙的设定是从一篇叫覆眠的文里看来的。写这篇文是从那里获得的灵感。

2、捕猎紫貂的方法是真的。拿来做貂皮制物,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请大家……

3、雪貂在地中海那一带分布,理论上天朝是没有的,应该不会和紫貂一起出没,我是随便说的。雪貂也不是雪白的,有杂色或者干脆不是白色,因为锐锐想看白色的,所以我就瞎编了。

4、其余的想起来再说……

关于修伞ABO那文,锐锐最近很想看这个,我先把它填完就回去填修伞。这是个短文,估计最多1w就能完结了。


北方有佳人


(上)

北...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