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ABO】教书育人(2)

关于《教育》实体化><,见特典部分

本章开始双花上线,经纪人是心爱的新杰大大w

我卡肉了对不起小天使们,好担心自己写得一点都不香艳,小天使们真的看得下去么QVQ

最后烦烦和喻队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比较好啦?我实在想不到所以一章都没有提呢QVQ

>>>>剧情回顾

2、

自从知道了黄少天的秘密,喻文州看他笑的时候,就不再像之前那样怀抱着纯欣赏的态度了。黄少天似乎并不介意自己的体质和生命长短,每天看见他都是充满活力。喻文州去旁听过他的课,黄老师上课时充满侵略性,说到激动的地方双眼闪亮,语速其快,和学生互动的气氛好得不得了,让人不由对他的观点心服口服。

喻文州坐在最后一排,透过他这样灿烂的笑容眼神,好像看到他注定短暂,充满痛苦孤独,但又同样灿烂的生命。

他实在不能不被他打动,不能不情不自禁地,在每一个他不知道的时刻似有意似无意地关心着他。

黄少天不知是迟钝还是其他,对他的特殊关怀并没有察觉出任何特殊的意味,他只是像只热情的柯基一样,看到喻文州就会凑到旁边高高兴兴地说个半天。

这天黄少天没有课,却坐在喻文州的办公桌边和他谈天。两个人这段时间关系不断升温,已经从上下司变成了好友,称呼也从“书记”、“黄老师”变成了“文州”、“少天”。黄少天像个大男孩一样窝在椅子里晃着腿冲着喻文州笑,说着喜欢的作家、歌星,笑容漂亮又温暖。喻文州则温和地微笑着,偶尔插上几句表达自己的观点,大多时候都在认真地倾听。

说到歌星,喻文州说:“学校下周打算请张佳乐过来唱歌呢。”

黄少天跳下椅子扑到他面前,像欢快摇着尾巴的宠物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老师可以上去要签名或者问问题吗?张佳乐绯闻那么多我早就想知道到底谁才是他的alpha了哈哈哈哈哈哈,如果他不告诉我我就一直问一直问一直问烦死他烦死他烦死他!”

黄少天离他很近,明亮的眼眸就在眼前,嘴角的弧度看起来爽朗又天真,没有什么能摧折他一样。他半蹲着身子,喻文州似乎能感受到他的鼻息呼在自己腕间的热度,一颗心顿时也变得火热而柔软,难得有点收不住口:“其实并不烦。”

黄少天愣了一下。

喻文州温柔地强调了一遍:“一点都不烦。”

黄少天的脸立刻就红了。喻文州好心情地看着他坐回去有点别扭地揉着鼻子,微笑着翻开面前的学生论文,觉得那大段大段思想还算浅白的文字也变得可爱起来。

一周之后演唱会如期举行,喻黄两人肩并肩走进会场,立刻被灯光和荧光棒耀花了眼。主场的灯光是蓝色的基调,观众手里的荧光棒毫无新意地泛着幽绿的光,交相辉映之下,真有些梦幻般的浪漫。

黄少天有点悻悻地看着已经上台的张佳乐和台下狂热地喊着“乐乐!乐乐!”的学生:“我一点也不想承认他们是我教出来的学生。”

喻文州也看了一眼舞台的方向,笑着说:“也对,明明天天见到明星,居然现在还这么不成熟。”

“诶?怎么会天天见到明星?”

喻文州说:“××学院黄少天老师,是教育史上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

黄少天知道他在拿自己的一点嫉妒开玩笑,却不知道喻文州说的至少有一半是真:在他眼里,黄少天真像一个明星般耀眼,否则真正的明星就在台上,他为何却明明暗暗地只盯着身侧的青年,连多看台上一眼都不得闲?

台上张佳乐已经开始唱了。第一支曲目是他的成名曲《百花缭乱》。张佳乐声线华丽,唱功很好。他的曲风主打忧郁和哥特两种风格,被称为歌星中的忧郁王子。像现在女生们认为的所有王子一样,他身上自然有一股美少年的气质,面容也十分精致漂亮,削尖的下巴,白皙的肤色,过于深黑的眼眸,组合成一张极具诱惑力的面孔。

配合他华丽又忧郁的曲风,这成为了张佳乐很少唱live的原因。他这样的omega在台上浅吟低唱的样子,实在太激起alpha的征服欲和凌虐欲了。

“千重蔷薇万朵玫瑰,是爱情留下的谜面。你的名字在光影里重叠,斩破缭乱的岁月……”

台下数千粉丝动情地跟唱着,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坐在学校嘉宾席,几乎也被这投入的气氛感染。一曲终了,黄少天感叹:“他被评论是天使面孔的魅影,果然名副其实。”

突然他发现聚光灯下的张佳乐似乎有点异常。“不对……”黄少天扯了扯喻文州的衣袖,“文州你看,现在气温这么低,就算镁光灯打下来,他全场几乎原地不动唱的,怎么会流这么多汗?”

喻文州蹙眉。嘉宾席视线很好,他一眼看过去,就能清晰看到张佳乐确实流了很多汗。奇怪,他推测道:“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不,文州,是发情期!”黄少天惊讶之下还记得放低声音以免引人注目,但说话已经变得又急又快:“次奥我感觉到了……”

喻文州脸色一变,拉着黄少天站起来,攥住他的手腕半俯着身往旁边通道走。他相信黄少天的判断力,而且黄少天的脸色也已经开始泛红,呼吸频率变得急促,确实是发情期前兆。他咬了咬牙,深深抱怨张佳乐明知发情期要到了还应约来开演唱会,却又不能放任那个发情的明星留在台上,台下这么多A和O,一个O发情会引起多么恐怖的后果令人不敢想象。

他沉着脸一边拉住脸色潮红,信息素的香味已经开始渐渐蔓延的黄少天快步走着,心里又急又气,还不得不告诫自己千万冷静,打了个电话给活动负责人,要了张佳乐经纪人的电话,立刻拨了过去,开场就是一句“张佳乐发情期到了”轰过去,经纪人沉默了一秒钟:“不可能,他的发情期还有十二天。”

“他已经发情了。”喻文州沉下声音重复了一遍,“不管原来的日期是什么样,请马上想办法让他下场,与粉丝交代。”

黄少天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重,喻文州甚至没有心绪去分辨这十分亲近的味道是什么,他一回头就看到人群中已经有alpha面面相觑,然后双眼热切地看望黄少天,黄少天一只手被他紧紧攥着,另一只手捂着嘴想要捂住即将脱口的呻吟,脸色潮红双眼湿润,几乎一眼之间就激起了他作为一个Alpha的欲念。

“少天……”喻文州一咬牙,放开他的手转而紧紧搂住他的肩膀把他带到角落:“对不起,但是请你再忍一会儿。”

说完这句,他捧住黄少天的脸,低下头吻住了那濡湿的双唇。

舌头轻而易举地攻入了那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唇间,勾住了他的舌。舌尖相抵,然后舌底碾过那些细小的味蕾,像要他从此铭记此刻亲吻的味道。


TBC

评论(9)
热度(273)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