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ABO】教书育人(1)

关于《教育》实体化><,见特典部分

我真的是想炖肉的可是……居然第一章就……???

宣告了烦烦的悲剧宿命这样真的好吗w

不过我不心脏辣会给烦烦一个好结局的w

一个月三次这种奇怪的脑洞不造小天使们有没有人能接受呀QVQ


1、

这是黄少天在蓝雨教书的第一个月,但这次已经是他本月已经第三次请假了。虽然学院书记喻文州是出了名的关爱下属、黄少天教书也确实深得学生喜爱,但是喻文州仍然决定找黄少天谈谈。

“黄老师。”电话里喻文州声音很温和,但是那无奈也是极其明显的了,“最近生活上有什么不顺利吗?有什么需要学院帮助的,不妨告诉我。”

出乎意料,那边的声音并没有像一般找借口请假的人一样支支吾吾,也不复黄少天平时的阳光爽朗,隐隐带着点隐忍的痛苦:“书记,我真的……身体不舒服。”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黄少天言语间断间的喘(我的妈呀不要这样对我好吗QAQ)息透过电话线传过来,并不虚弱甚至有点亢奋,不像是疼痛的折磨反而更像是……“发(我的妈呀不要这样对我好吗QAQ)情期?”

黄少天的声音已经近乎呜咽了:“唔……嗯……”

喻文州不由皱紧了眉头:“你反应这么强烈,没吃抑制剂吗?”

“我……我有……抱、抱歉……”黄少天实在没办法再压抑住呻(我的妈呀不要这样对我好吗QAQ)吟声,硬是挂掉了电话,口中立刻泄出一连串的呻(我的妈呀不要这样对我好吗QAQ)吟:“啊、哈……”

手机被随手扔在一边,黄少天整个人缩成一团,徒劳地磨蹭着身(我的妈呀不要这样对我好吗QAQ)下的床单。发(我的妈呀不要这样对我好吗QAQ)情期omega自动分泌的体液已经沾湿了裤子,后(我的妈呀不要这样对我好吗QAQ)穴的瘙痒感不断侵蚀着他的神智,性(我的妈呀不要这样对我好吗QAQ)欲叫嚣着想有个人脱下他的裤子,灼热硕大的性(我的妈呀不要这样对我好吗QAQ)器狠狠地冲撞进他的身体……不,不行,这是这个月的最后一次,他迷迷糊糊地想,熬过这一次,就又过了一个月。

第二天,黄少天出现在喻文州的办公室,脸色如常,笑容明朗,完全看不出电话里痛苦的痕迹。

喻文州示意他坐下,手里翻着的正是黄少天的档案。上面性别确实写的是omega,但是喻文州从来也没见过一个月有三次发情期的omega,直到黄少天开口跟他承认。

“书记,我的身体确实不太正常。”黄少天说起他的特殊体质并不艰涩,他十分爽快地承认了,“进入发情期我的反应很强烈,吃抑制剂可以缓解信息素的作用,但是我还是觉得很痛苦,根本没有办法正常工作,而且我每个月都会有三次发情期,频率也异于常人。医生诊断是我的信息素分泌过盛,但是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治疗办法。我之所以选择教师的职业,除了自身喜好以外,还因为每周课少,自由的时间多。但是这个月,我的发情期发作都是在有课的时候,我真的非常抱歉。”

喻文州看到面前的青年顿了顿,阳光的脸上笑容稍稍收了一下又立刻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如果要辞退我的话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啦咳咳。”

难怪他受那帮学生喜欢。看着青年的笑容,喻文州扣着下巴想,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大孩子而已。

他收起档案:“你的状况……暂时还没法轻率地做出决定。还是先继续教课吧,解决的办法,也给我一点时间仔细地思考下。”

青年眼里藏着的黯然一刹那间就烟消云散了,喻文州看着他,觉得如果面对这样的人,谁都会有一整天的好心情吧。

黄少天跟他道谢,然后说:“每次那种时候我都觉得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倒霉的omega没有之一,这种奇葩的设定放在小说里也只有无良作者才写得出来。都像beta一样不好吗,没有发情期,不会被信息素勾引得失去理智,可以随自己的心意选择自己真正爱的人,有权利要求对方一心一意。哎哟,而且身为omega,连喜欢大胸妹子的权利都没有。”

喻文州对他放下心来以后的话唠很能理解:“beta也未必就是最好的,如果刚好喜欢上omega,甚至都没有办法给爱人一个永久的标记。”

黄少天看着他笑:“所以说书记很满意自己是个alpha咯?”

喻文州一笑置之,回避道:“快要上课了,还不走吗?”

黄少天察觉到A、O之间这样赤裸裸地谈论对方的性别,以他和喻文州的熟悉程度,似乎还不妥。他有些抱歉地跟喻文州道别,三步并两步地离开了办公室。

他臂弯里夹着书,一开始脚步飞快,学校里的学子从身边纷纷擦肩而过,好像他与整个世界相背而行,被遗弃在了热闹的人潮之中。走着走着他脚步放慢,终于在一棵樟树下彻底停下步子。

他并不是因为喻文州生疏有利的回避问题而觉得失落,他和喻文州也不过是相识不满一月的上司下属关系,他对喻文州有些浅薄的欣赏,喻文州对他最多也不过是认可。只是喻文州Alpha的身份和刚才的神态让黄少天想起曾经几次相亲的不快经历。

黄少天的话唠属性是身边亲友们公认的,有些Alpha根本受不了他的聒噪,吃饭时没触及正题就匆匆道别,而就算能容忍他的性格的人,也会败在他的体质上。

曾经有个很温和的老好人款的男人和他相亲,对他的性格很宽容,谈到他特殊的发情期之后,对方惊讶地笑了一笑,然后说:“我应该还应付得来吧。”

黄少天心一热——那是唯一一个听完之后没有拔腿而逃的人。但是很快地他又冷静下来,收起笑容近乎冷酷地说:“不……我还没有说完。”

喻文州看完了学院活动的策划,终于有闲暇起身给自己泡了一杯热咖啡。香气飘逸在整个办公室里,温热的感觉使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这时再度想起黄少天的事情,喻文州决定还是不再拖延,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接电话的声音很成熟老气,是个长辈:“喂,是文州吗?”

尽管隔着电话,喻文州还是挑开一个谦逊又尊敬的笑容:“是的,方老师。老师最近身体还好吗?”

“好啊,现在工作比较轻松,闲着画画什么的,没压力就是幸福啊。”那边方世镜对自己的得意门生也很温和,“我还没到四十呢,别老一开头就说这个,不知道的都当我八十高龄了。”

喻文州和方世镜叙完旧,开始说正题:“院里新招了一个老师,人很优秀,但是是个omega。”

“omega又怎么了。”方世镜奇怪,“学院里不是一直有omega老师吗?”

“这个老师的体质很特殊,老师,您有听说过一个月会有三次发情期的omega么?”

方世镜沉默了。

喻文州有些惊讶:“老师,真的见到过?”

方世镜清了清嗓子:“咳,我是见过……叶修他以前有个伴儿,就是这种。后来他死了。”

喻文州想起名闻业界却独身十年的叶修,又想起刚才那个长相俊秀、笑容明亮的大男孩,呼吸一滞。

“他们那种,可能是先天基因决定的,医学上的事我也不懂,总之……从性别觉醒到后面器官衰竭用不了几年。叶修那位当年还出国治疗,结果治不好在国外就没了,最后一面也没见上。”方世镜声音里满是苦涩,“那个年轻人和叶修是同学,当年两个人是系里第一第二的人物,如果还活着,业界专著领域就不会只有叶修一个人在做了。年纪轻轻的,太可惜了……”

“年纪轻轻的,太可惜了……”结束通话,这一句都还萦绕在喻文州耳边。黄少天明快的语调仿佛就在耳边,没有一丝一毫的阴翳,他还向往着自由选择的伴侣,希望自己也能和爱人一生一世。

通话时间太长,喻文州回过神时,手边本来热气氤氲的咖啡已经冷透了。他叹口气,站起来推开窗子,窗外就是一棵一棵嫩绿的梧桐,颜色触目极美。刚才黄少天就是从窗外的这条道路离开,他想,那个青年就如这一排梧桐一样,从春到秋都美丽无比,可是凋残得如此令人猝不及防。

太可惜了。


TBC

----------------

还会有其他CP的,除了喻黄之外,这章有隐修伞,之后可能还会有别的CP上线,都会打TAG避雷。

评论(39)
热度(377)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