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全职哨向】Yesterday once more(10)

接下来基本都会更新这篇啦,希望5月能多更一些。

这一章真的卡了非常非常久,最主要的原因是把握不好沐秋失踪期间老叶的心态描写,不痛苦不对,过度痛苦又显得矫情。

最后还是拜托喻苏出场侧面拯救了一下。

嗯这里老叶的心态与原著大概是有一些不同的——我觉得会比原著更难过,抛开友情爱情的区别不谈,原著老叶对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情只能接受,同时伴随着怀念,追忆,并从中获得了很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美好情感。而这里老叶会更加的纠结,回忆过去、感到美好与振奋同样会有,可是更多的会是想要寻找到伞哥、担忧伞哥,这些焦虑、压力是原著中避免了的情绪。他的责任很重,慢上一步也许就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而现在已经慢了整整十年了,大概是一种常人已经觉得没有希望可我不会放弃希望的状态吧w

虽然说过正文结尾不会双cpHE,但能承诺的是结束以后番外两对cp都会很甜,希望能早点写到番外hhhhhhh!10章了都没有什么糖,尤其是修伞完全没发过糖,甜文作者丁也很难受555555555555

蝴蝶是个隐(明)喻。


【10】

掩上的门背后,众人究竟又讨论了什么,叶修无从得知。他一时只觉兴味索然,顺着会议室门口的台阶漫无目的地向上走,最后停留在楼顶的一扇窗前。

他俯瞰楼下,那里有一片小小的草地,草地里悠远地开着几簇娟秀的白色花朵。

一朵细小的花瓣颤动几下,从整朵花上挣脱,却不是向下坠落,而是向上晃悠悠翩飞起来。叶修定睛一看,才发觉那不是花瓣,而是一只恰好与花同色的白蝴蝶。

白蝶慢慢翩跹,迂回了一大圈,忽然飞碟似的快速闪入窗口,停在窗棂上,叶修的眼前。它纯洁的双翅寂静地展开,纤薄脆弱,不堪一击。叶修弯下腰,右手轻轻一扫,蝴蝶从窗棂上飞起,翩翩落在他的手背上。

叶修笑了笑,又伸出左手扫过右手手背。蝴蝶似乎更加执着,这一回沾在他的食指关节上,骄傲地扇动翅膀。

叶修有点无奈了,拇指指尖轻柔地拨了拨它一边的翅膀:“对你们这种生物没兴趣,干嘛缠着我?”蝴蝶应声飞起,似乎回应他的问题般停留在他面颊上,双翼很缓慢地重复打开收起,轻柔到极致,如一种小心体贴的安慰。

无奈不解风情的哨兵只觉得脸上很痒。他五指一收,将多情的蝴蝶捉住,嘬起嘴唇,“呼”地一吹,蝴蝶就从虚握的手中被刮落,受惊般急切地飞走了。

 

“我在古堡地底,看到了苏沐秋。”

彼时听到喻文州这么说,震惊呆愣过后,叶修回过味来,先是不可置信,随后当然是惊喜的。他嘴里一时发苦一时发酸一时却又像是甜的,其实连烟都含不住,最后还要佯装淡定地嘲笑:“和苏沐秋一起还伤成这个样子?看来他可不比当年了啊。”

喻文州叹息:“就是‘苏沐秋’造成的。”

“嗯?”叶修没有听明白。

喻文州把这次任务的历程详尽告诉了他。叶修听完,第一反应是:“那是苏沐秋?你没看错?”

喻文州没做声,眼中却写满“没看错,我还想问你是不是呢”。

方才的惊喜又潮水般退去了。

沉默中,喻文州把芯片交到他手里。叶修的手指在芯片卡槽上摩挲几下,似乎想从上面刮下一点原主人的温度。

“这是‘他’送给你的礼物。”

看来喻文州也倾向于那个人并不是苏沐秋。叶修想。

淡淡的遗憾失落像蝴蝶的翅膀扫过他的心脏,留下的仍是心悬一线的失重感。

“来到这里之后我一直在评估。”喻文州对他说,“你说的每一句话,关于苏沐秋的,到底是真是假。”

“你既然当面说出来,看来是有结论了啊。”叶修说。

喻文州点头:“但我很震惊。就常理而言,没有什么人会比一个向导的哨兵更清楚他的去向,最起码这个向导是不是还存活着,他的哨兵应该很清楚才对。可你……”

叶修没有马上接话,他像把玩着情人的手指那样温柔地把玩指间的芯片,修长好看的手指将芯片拢在掌中,时而翻转时而轻抚。直到他完全熟悉了上面的每一道纹路和槽印,他才将芯片收进口袋,低笑着回答:“可是我不。”

喻文州的评估相当准确。叶修一点都不清楚苏沐秋的下落,也不清楚他是否还存活着。

结合之后的哨兵向导互为对方生命的另外一半,失去一半生命的哨兵几乎都因无法忍受精神紊乱的极度痛苦而不能存活,仅有极少数的例外。

那些例外者,大多是身处哨兵能力顶层的黑暗哨兵。

叶修会是黑暗哨兵吗?

传闻中黑暗哨兵在完成结合之后就会成为首席哨兵,但叶修没有。

可是如果他不是黑暗哨兵,又如何在与苏沐秋的精神连结断裂后维持精神图景的平稳?

不具备向导能力的伴侣无法感知叶修的精神威压有多厉害,叶修和其他哨兵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实在有太多的谜题困扰着喻文州,叶修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似是而非,似假还真。

直到他看见叶修的房间。

当时喻文州曾经悄然松过一口气,因为那房间里几乎没有留下苏沐秋存在过的证明。如果是真正相爱并结合的一对哨兵向导,一方一定会在对方忽然失踪以后想尽办法留住对方来过这里的一点痕迹。但喻文州一开始没有找到,所以他几乎胸有成竹地想,如果叶修能够不留情面地抹杀苏沐秋在这里留下的一切,只能是因为苏沐秋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活蹦乱跳着呢。

可惜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

一个人存在过的证明不堪找寻,不一定是因为被人刻意消磨过,也可能是因为时间久远,尽管有人努力留存,却也留不住。

喻文州想到这里,当时在叶修房间里感受到的那股情绪再一次席卷上心头,让他情不自禁地开口对叶修说出一个猜测:“虽然那个人大概不是苏沐秋,可是苏前辈很有可能还活着。”

他没有等待叶修的询问,就一股脑说了下去:“芯片的内容是地底城堡的‘苏沐秋’让我交给你的,但是芯片中储存的影像里出现的是真正的苏前辈。最起码从他的记忆中读取这段影像时他还活着,死者是没有记忆的。”

叶修的手很不文雅地插在兜里,悄悄捏紧了那枚小小的芯片。

“要拿去给技术部张新杰看一看能不能提取到人体组织。”叶修自言自语,“不过大概没什么用。”

喻文州说:“城堡里的苏沐秋一直戴着皮质手套,上面恐怕不会有他的指纹。”

叶修听到这里反而笑了:“你猜,他戴手套是怕我们检测到上面的指纹不是苏沐秋的,还是怕我们检测到指纹真是苏沐秋的呢?”

两个心思深沉的男人对视一眼,彼此俱明白他们心中都有一样的猜想。

 

虽然叶修作为苏沐秋的哨兵,表现出了对“营救卧底苏沐秋行动”前所未有的消极怠工态度,但苏沐秋显然和早期加入神之领域的哨兵向导们有着颇好的交情,由神之领域建立之初就加入其中的韩文清、方士谦等人往下,至黄金一代王杰希、肖时钦,无不保持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的频率和热情,分析黄少天地底城堡之行的种种线索。新生代虽然有心辅助,却似乎被前辈们有意无意地隔绝在外,神之领域向来融洽一体的气氛仅仅因营救一个人的计划而被割裂开来。

孙翔对同队有着新生代第一人之称的周泽楷抱怨:“他们这是玩什么神秘?我们轮回在竞技的时候可是力挑霸图和蓝雨拿过第一的,凭什么把我们都隔绝在外?”

连番在团队竞技中落败轮回的呼啸队长唐昊顿时很不爽:“这位朋友你是不是忘记了,轮回拿第一的时候你还在嘉世做领队呢,别一口一个我们轮回啊。”

于是两个小年轻就到一边单人竞技去了。

全程一言不发的周泽楷:“……”

他虽然算是神之领域里的新生代,对苏沐秋在这里时发生的一切并不知情,也因最近行动时被前辈们若有若无的孤立而深感压抑,但一个哨兵队长的敏锐还是告诉他,单只老人们认识苏沐秋而新生代对他倍感陌生就隔绝了两代人?这根本不可能。最近两拨人之间的疏离隔膜,甚至新生代哨兵们的躁动,都是有人刻意为之,在暗中筹谋的。

可这一切都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

 

然而,在周泽楷的问题得到解答之前,营救苏沐秋的计划就搁浅了。

在地底城堡事件半个月以后,东方古董的著名收藏者袍辉嘉在私家住宅死于狙击手的暗杀。

一周后,名画收藏者泡徽易坐在拍卖会的人群中,同样死于狙击,现场没有人第二人受伤。

又一周后,浮雕爱好者跑晖秉登山游览,回程乘坐空中缆车时,死于狙击。

……

知名收藏家陆续死于狙击暗杀,家中价值连城的藏品被洗劫一空,整个城市的富豪陷入恐慌,仇富者举杯欢庆,神之领域则由一个月前半热烈半沉闷的状态陷入一片死寂。

原因无他,在所有死者被盗窃一空的家中,墙上都留下了小小的、一把撑开的伞的图样。

熟悉苏沐秋的人都知道,那是属于他的胜利标志。


tbc

评论(12)
热度(174)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