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喻黄】我家菊苣才是真大手(07)

关于精分,都是扯淡。

有病还是要治的!!!!!

我一点都不虐!!!

本章修伞没上线就不打tag啦。


“XX(男主名字)爱你”这个梗来自我喜欢的作家藤萍的特签,唉,真是今生最想要的特签内容没有之一。


07 真相

 

真相总是比小说更加扑朔迷离。

签售会这天天气很好,温度宜人,阳光暖和而不灼人,实在是情人们外出踏青的好时候。

黄少天就在这样的好时候孤零零地来到签售会现场。他的书粉们已经排起队,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们看见从另一个通道走出来的人,高兴得几乎齐齐抽了一口凉气。

“啊啊啊啊黄少好帅啊!!!”

“烦烦对我们笑了!招手了!啊天呐他有小虎牙!!!”

“我今天化妆没戴眼镜看不清呜呜呜呜呜,黄少身材真好!”

黄少天在签售台前坐下来,激动得几乎心脏停跳的妹子们排着队拿了书来求签名,后排的妹子或踮着脚或左右探着脑门,试图早些看清黄少天的真容。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罕见地走神了。

在我有钱网的当红作者里,他凭借出色的外形和外向的性格一直维持着数一数二的高曝光率。每次签售会与这次也并无什么不同,书粉们也是好奇好动、不失可爱地想要早点一探他的真容,但是他从未像今天出神过。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另一个人。

 

那个人的签售会也像今天这样,在一个宽敞的室内展馆,书粉们排成一行又一行。但是与他这边,大家雀跃又好奇的样子不同,那个人直径五米以内的书粉都安静如鸡。她们长发飘飘,裙摆翩翩,红着脸穿着恨天高小碎步往前挪动,只敢躲在前面人的背后偷偷地、偶尔飞快地瞄一眼那个人,然后就欲盖弥彰地收回视线。

黄少天猛地停住飞快在扉页上滑动的笔尖,发现自己差点签下“索克萨尔”四个字。

他拂拭了一把额头上陡然冒出的冷汗,心跳猛飙,哐哐哐哐跳得他耳膜里一震一震全是自己胸腔里的巨大动静。他难受得用小臂内侧抵住胸膛,强行把快要跳脱了的心脏稳下来,右手虚虚地在纸面上写下自己的笔名——夜雨声烦。

面前的妹子似乎发觉了他的不对劲,担忧地问道:“黄老师您还好吗?”

“没事。”黄少天抬头回她以灿烂如常的笑容,“忽然有点心悸而已。”

妹子走开了,后面的姑娘把冰雨打开放到他面前,十分爽朗地要求:“黄少,请您给我签个‘闻舟爱你’吧。”

黄少天古怪地顿了一下,半开玩笑地说:“那可不行,闻舟是邵甜甜的。”

闻舟和邵甜甜都是《冰雨》的男主角,别看邵甜甜起了一个女孩子一样糖果般甜美的名字,他是全书的武力值担当,打起架来挥剑的角度能够精确到两度误差以内的那种,是个拥有必杀技的暴力输出。本人热情开朗酷爱嘴炮,pk的时候秉持“打不死你也要烦死你”的原则。而闻舟则属于移动荷尔蒙,任是无情也动人的闷骚款。《冰雨》是一部分好几部的大部头小说,如今完结签售的只是前两部,主线剧情仍然在连载中。两部完结时,闻舟和邵甜甜之间仍然是并肩作战、肝胆相照的好兄弟关系。

因此听作者本人这么剧透了一把,排在更后面的几个姑娘集体“嗷”地叫出声,接着细细碎碎地议论几声“官方发糖”“wuli甜甜果然是爱闻舟的!”“甜甜小天使和闻舟最最最最般配了嗷嗷嗷嗷!”

她们的议论叫黄少天听得一清二楚,他偷偷地听了一会儿,越听越觉得很高兴。

这样的感觉,如同清水出芙蓉的女孩儿上街,被自己觉得漂亮的陌生小姐姐偷偷赞美了几句好看。

如同毕业季的学生上交了一篇论文,被自己仰慕了多年的老师肯定了水平。

如同婚礼上的一对相爱的新人,在接吻的时候感到全世界的祝福。

他高兴得有点轻飘飘,熏熏然。

以至于他再一次忘乎所以,在扉页上一笔一划地写下:

闻舟爱你。——索克萨尔。

 

姑娘笑嘻嘻地接过签名本就让开了位置,然后在一边美滋滋地看起那两行签名。

但她随即看到了那个签名,然后目瞪口呆。

太不幸了,她是昨日小粉红那个精分楼的围观者。

姑娘一时之间也摸不清自己究竟是喜悦还是愤怒,她怔怔地摸出手机,对着黄少天的签名拍了一张照片,po到楼里。

 

#401 ……

[图片]夜雨声烦签的……

 

本来已经渐渐沉下去的楼层猛地又爆了起来!

她们一层又一层地掐着401的图片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层主要求夜雨声烦这么签的,抑或索克萨尔当真就是夜雨声烦的一个马甲?

那么当年曾经在索克萨尔的签售会上出现过的,在我有钱全明星之夜出现过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会场内似乎比刚刚嘈杂了不少,黄少天边照常签售,边敏锐地捕捉到这点。

排在后面的姑娘,她们交头接耳,似乎在传递着什么信息。队伍每隔十来个人就有一个发信源般的姑娘,将某个他不知道的、她们却都十分关注的消息向前向后辐射开来。交谈中的妹子们,她们的神情都变得非常奇怪——惊讶、不屑、反感、坚定……不一而足,但却各个都是说不出的复杂。

终于,她们中的一个排到了队伍的最前端。

她把书打开递过来,淡粉色的嘴唇张张合合,除了欲言又止就是欲言又止。

黄少天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怎么了吗?”

 

那个女孩子自认大胆又耿直,被他一问,一股莫名的勇气直冲上来。可是甫一张嘴,从第二个字开始她就哽咽了,心里满是莫名其妙的、说不尽的委屈:“您和索克萨尔是同一个人吗?”

你和索克萨尔是同一个人吗?

黄少天愣住了。

你和索克萨尔是同一个人吗?你和索克萨尔是同一个人吗?是同一个人吗?是同一个人吗是同一个人吗是同一个人吗是同一个人吗是同一个人吗是同一个人吗是同一个人吗?

无穷无尽、无休无止的声音化身毒蛇的利齿,噬咬他的神经。

 

我们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

索克萨尔不是文州吗?

黄少天备感困惑地望着她,像是他们的语种不同,互相之间无法解读。

 

哽咽的姑娘看他愣在原地,将手机举到他面前,屏幕上有一张点开的图片。

图片上,他用既不是他的、也不属于喻文州的字迹,用既像自己的、也像喻文州的字迹,前四个字用自己的,后四个字用喻文州的……

如是写道:

闻舟爱你——索克萨尔。

 

最后一层窗纱被捅破,最后一根浮木被撤走,最后一株稻草压了下来,最后一块遮挡现实的幕布被人猛地撕裂。

混混沌沌十数个月的阳光终于泄下,光束像瀑布溅落一样轰轰烈烈。

黄少天醒了过来。

 

“索克萨尔是我。”

“喻文州也是我。”

索克萨尔不是我。

喻文州也不是我。

 

黄少天站了起来,对会场里所有说不出话的姑娘们平静道:“对不起。”

 

喻文州,G市人,R大犯罪学硕士毕业生。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我有钱网当红写手索克萨尔,在我有钱全明星之夜以后,吸引了诸多老婆粉。

于一年半前意外溺水,彼时他和青梅竹马的黄少天正处于确定关系后的热恋期。

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热恋中的恋人从身边消失,越是情深义重,越是难以接受。

黄少天接管了喻文州留下的“索克萨尔”,以索克萨尔的身份,模仿索克萨尔惯有的笔触,写索克萨尔爱写的刑侦小说。

这一切都太艰难了,那不是他所擅长的领域,以至于黄少天每天都只能写两千字,还经常断更。

可黄少天乐此不疲,他用两个账号笔耕不辍了一段日子后,索性连索克萨尔的QQ和微博也接管来打理下去,每天电脑挂两个qq,手机电脑各登一个微博账号,假装喻文州还活跃在这个世界上。

这假相纵然是假相,也给了黄少天太多的安慰。当他登上索克萨尔的账号,做着喻文州才会做的那些事情,他亲爱的,温柔的情人就像来到了他身边,拥抱他,亲吻他。

直到有一天黄少天发现他在镜子里面的表情很诡异,诡异得不像他自己。

而且他开始不自觉地自言自语了。

黄少天有些恐惧,他主动联系了心理医生。

医生告诉他,他或许有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危险,需要同步进行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

黄少天想,如果他彻底病愈,是不是寄居在他身上的那个“喻文州”就会从此消失不见、遍寻不到了呢?

黄少天去开了药,但是一次也没有吃过。他渐渐地觉得这样很好,仿佛在他无知无觉的时间里,喻文州就可以在他身上重生。一对情人能像这样一体双生,花不见叶,真是又恐怖又肉麻又浪漫。

精神分裂是心理疾病,这疾病让他如此痛苦,又如此幸福。



tbc

评论(17)
热度(233)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