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全职哨向】yesterday once more(08)

黑衣人:猜猜我是谁?www


【08】

这声音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喻文州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尽管他千百次地怀疑过眼前这个人并没有死,但任谁看到传闻中已经死去十年之久的人再度出现,都无法不震惊。他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一步,张开双臂,似乎想要给从死亡中复活的昔日战友一个拥抱。

黑衣人也抬起了双臂。

黄少天警惕的面庞上适时地表现出惊慌,他匆匆握住喻文州的手臂:“喂,喻文州……”

喻文州充耳不闻,像没有感觉到胳膊上的力量,继续向前走了两步。

但离对方还有三步之遥的时候,喻文州手中一直侧对来人的灭神悄悄在他掌中被摩挲得转了个向,黑衣人脸上还挂着愉快的老友重逢的笑容,喻文州脸上的恍惚却已经转变为淡定:“你现在很困了,必须马上睡一觉。”于是黑衣青年就在一秒之后贴着墙壁滑了下来。

黄少天把脸上伪装出来的惊慌收了起来:“这就是苏沐秋?”

喻文州收起灭神,应了一声:“长相和声音都没错,但是看起来有些奇怪。”

黄少天走到已经软倒在地上的苏沐秋身边蹲下来,被催眠的青年睡得十分安稳,发色和眉色深黑,而皮肤的颜色却很白皙,像常年栖息在黑暗中不能见光。黄少天对这两种颜色在一个人身上的组合很容易生出好感,沉睡的苏沐秋看起来温柔安宁,又因为多年的失踪而更见飘忽迷离,黄少天甚至忍不住去轻轻碰了碰他的发鬓,以确认这个多年以来只出现在传闻中的人物,此刻并不是一个幻象。

就在他不那么镇定的指尖触碰到苏沐秋柔软的发梢时,原本昏睡的人倏忽张开了双眼,那双黑沉沉的瞳孔一瞬间攫取了黄少天所有的注意力,间不容发之时,耳边剧烈的“砰”了一声,他的心脏仿佛被一双温热的手掌包裹住然后重重收紧,惊悸惧怕,然后一阵目眩神迷。

苏沐秋舔舔下唇,像黄少天一样灿烂地笑了。

喻黄两人同时脑际一沉,苏沐秋这是在暗示,他们来时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和监控之中了,如此一来,他一定早就知道喻文州手中灭神的用法,也并没有真正中计。所以此刻……苏沐秋才能趁着两人放下戒备的瞬间,对无比接近的黄少天,开了一枪。

 

“啧,近身战居然让你有机会命中。”黄少天抬起左手,顶开苏沐秋还抵在他右肩肩头的枪口,捂住汩汩流血的伤口笑了,“本剑圣可真是丢面子啊。”

所以绝不能不扳回来。

如青天白日里忽过了一道黑色的闪电,片刻之间,一只黑豹劈开虚无中的裂缝,从不可见的来处迅疾地跃上苏沐秋的身体,银白的利爪在空气中似乎要割裂一切,死死穿透苏沐秋的肩膀将他的整个身体钉在地面。因主人受伤而出离愤怒的精神向导仰空咆哮,森森的獠牙仿佛古神话中阴邪厉鬼的象征,顷刻之间就要咬断苏沐秋的喉管。

“等等!”喻文州一个箭步跨过来,看样子打算用他伸出的那只手臂去喂黄少天的精神体。

失血的速度太快,黄少天听到那声简短的呼唤时尤觉得有些失真,他沉着身体急喘喝止:“夜雨!”

豹口不甘地偏离了一些距离,咬在苏沐秋持枪的手臂上。

苏沐秋却诡秘地沉下声音,悠然说:“文州,你要后悔的。”他这样说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掀翻了身上沉重的猛兽,对着黑豹柔软不设防的腹部“砰砰砰”连开了三枪,名唤夜雨声烦的黑豹应声倒下,乌黑的皮毛刹那之间被血浸染了大片,看起来更加深沉濡湿。

一击得手的苏沐秋转脸对黄少天勾唇一笑,低沉地叫了一声:“哨兵——”

钝痛应声在黄少天的肩膀和腹部同时发作,狂怒和焦急两种情绪填满了他的精神,身体却几乎陷入了迟滞的状态。黄少天眼前的世界不再是小小的房间、喻文州和苏沐秋的对峙,他看到的是正将巨大的头颅枕在自己疲乏的膝盖上的夜雨声烦,他们置身于熊熊灼烧的烈焰之中,火焰里不断传来人体被烤焦的臭味,和凄厉的惨叫声,他不知道被烈火烧灼的是谁,只觉得那些人都与他息息相关,并肩战斗过,哀痛的情感与火焰一起吞食着斗志。

他身前一步就是燃尽一切的熔浆野火,而身后则袭来越来越巨大的浪潮声。深黑的污浊巨浪从天边涌来,越涨越高,仿佛就要侵蚀了他的一切。

黄少天无力动弹,在被烈火或巨浪吞噬之前,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睁大双眼,不要陷于无边的黑暗。但就在这最后的一瞬,他好像看到……

喻文州第一时间发现了黄少天的异常。他肌肉紧绷,瞳孔放大,双手僵硬地按着夜雨声烦的伤口,对周边的一切充耳不闻。

毫无疑问,他受到了精神攻击。

喻文州再度向苏沐秋举起了灭神,但是苏沐秋这次甚至没有配合着伪装被控制,他的眼睛含着兴奋的笑意与喻文州对视,声浪里全是痛快:“看见搭档这样,觉得舍不得了?”他原本受伤的手臂抬起,喻文州难免惊诧地发觉他肩膀上和手臂上的血迹都凝固了,刚刚还被咬得快折断成两截的手臂重新接连在一起,完好如初。这只光洁修长的手像持有一件趁手的玩具那样握着那支精巧的手枪,仅仅一个错眼的功夫,却已经玩笑似的连发四弹,向地上四个被麻醉的向导各开了一枪。

望着苏沐秋这双嗜血的眼睛,很少后悔的喻文州也为刚刚阻拦夜雨声烦的那一下而深深地后悔了起来……

苏沐秋的枪,最后瞄准了喻文州的胸口。

喻文州轻声问:“你到底是谁?”

“我是……”在喻文州的眼里,这个持枪的人真是好看极了。他单手插兜站在那里,黑色皮装勾出修长高挑的身形,劲瘦的每一处肌肉都绷满了蓄势待发的力量。未曾干涸的血液从手臂上点点滴落,整个人艳丽又宁静,像是霜打过的红枫。他是如此夺目,偏又是如此可憎,“……苏沐秋啊……”

苏沐秋说着,扣动了扳机。

清脆的,啪的一声。

“啊,我忘了,这是一把‘八音子’,已经没有子弹啦。”放了个空枪的人转了转手里的枪,惋惜地说。

暗自脱力的同时,喻文州努力克制自己的挫败之情,他从一见到苏沐秋开始就束手束脚落了下风,刚才更不应该叫停黄少天的精神向导,但看到苏沐秋已经恢复完整的手臂,或许当时他叫停了也没有什么用处。

这一路走来实在太顺利了,他竟然错误估计了站在他对面的敌人,才在此时此刻,被动到这样的地步。

苏沐秋转过身,在喻文州的视线之中悠闲地走出去。

喻文州没有阻拦。五个伤员加上自己,无论是武力值还是精神力都完全没有胜算,苏沐秋这种设定的向导,真的是太讨厌了。

苏沐秋却在退出房间之前,又掏出另一把枪,迅雷不及掩耳地向他胸口开了一枪。

幸好里面装的并不是子弹。喻文州瞄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东西,那是一张非常、非常细小的芯片。

苏沐秋半张脸已经掩在门后,另外半张在对他笑:“这是送给叶修的礼物。”

 

门被关上,倒锁的机关启动声让喻文州已经沉到谷底的心不由再沉了一沉。他叹口气,扫视了一圈躺在地上的四个向导,发现他们的伤口都不在致命处,但失血速度也很快,如果不能从这里尽快出去,危险同样是致命的。

陆军部队的麻醉剂未免也太好用了一些,受这么重的伤,那四个人还没醒过来,难道是醒过来又痛晕了?喻文州撑着额头自娱自乐,一边弯下腰查看唯一受到苏沐秋精神攻击的黄少天的情况。

在最后的一瞬,黄少天看到烈火和浊浪即将接壤的一线尽头,是遥远得难以触及的喻文州。

他闭上了眼睛。

又睁开了眼睛。

喻文州已经近在眼前,那平凡的苍白的面孔,像过去千万次的梦境那样近在眼前,那嘴唇淡而薄,看起来又寡情又负心,可是黄少天知道它多么温柔,它的主人多么温柔。

黄少天像箭一样跃起,冲破弓弦的束缚,紧紧拥住了他面前的人。

喻文州面对陆军部队实力最强劲的一位英俊哨兵的投怀送抱,彻彻底底懵了。

下接不老歌肉肉肉

下接微博肉肉肉



TBC


说好的双cp肉写出来基本上都是喻黄了,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下章用老叶视角把修伞这发肉详细一点写出来。

本章写完以后的人物采访。

喻苏:武力值比不过自家受,心情复杂。

老叶:哥只有英俊的背影。

烦烦:……要完,要露馅!说好互撕10章以上的呢作者我要给你差评差评差评差评!

沐秋:这是我,这不是我。


关于喻黄,写到这里应该都看出来了?

他们以前是认识并且相爱的,但是喻苏不记得了。

另外,本文最大幕后boss已出场(啪啪啪)其实他就是苏!沐!秋!(雾)

评论(24)
热度(230)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