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全职哨向】yesterday once more(05)

久违的更新,接下来应该会回归啦><

到现在第一个事件还没有进入正题,不知道要写到什么时候去,这篇文应该会比之前的都长,但是写到该有肉的地方,就会有肉了,绝对不会像《圈里》那样全程喝粥的www

本章王方上线。逆党小盆友慎入,我也不想的,我写着写着就王方了,我本来一直是傲娇方神攻党的……这都怪锐锐!


【05】

 

一支烟伴着回忆在指间慢慢燃到尽头,叶修无所事事地望着烟头上的最后一点明火从耀眼的红色愈跳愈归平淡,最后以橙色的姿态迅捷地一闪,彻底熄灭,剩下了灰暗的烟草碎屑。

一只皮毛和燃尽的烟草同样色彩的大狐狸蜷缩在叶修脚边,蓬蓬的尾巴一扫,软软盖在自己柔软的躯体上。叶修把剩下短短一截的烟蒂含进嘴里嚼了两下,满嘴无可言说的味道让他眼角紧绷的皮肤抽了抽,忽然松弛了,于是他得以眯上双眼,半蹲下来拍了拍这只无精打采的狐狸。

接着手背就被狐狸尾巴不轻不重地掸了一把。

叶修的手掌重重在一叶之秋的脑袋上摁下去:“我说,作为我的精神体,您是不是太缺乏定位自觉了?”

一叶之秋顺着他的力道趴伏在草地上,叶修看着它无精打采的样子笑了笑,无情地按压着它的那只手改作抚着它头顶不那么温和地秃噜了两下:“打起精神吧老伙计,我们会把人带回来的——”一叶之秋应声跃了起来,漆黑的狐眼狐疑地盯住自己这位不怎么可靠的主人,叶修只好补充道,“当然,也包括你那只鹿。”

一叶之秋仿佛满意了,懒懒散散地像一只普通无害的犬科动物那样抖了抖毛,慢吞吞地跟着叶修离开。

 

喻文州被黄少天拉着在颇有些诡谲的回廊里疾走。他边走边打量回廊顶部和墙壁的设计,从这座实验室类人体的外部构造上看,他还以为里面也会模仿人体设计成血管的形状一类的,但实际上,这座实验室里黑暗一片,黄少天的脚步“啪啪啪”地在封闭的空间里激起一阵阵回声,脚步声叠着回声,波浪一样一波一波冲击着对这里完全陌生的喻文州的心房,他竟然觉得有几分心悸。但在他走过的地方,星星形状的顶灯和壁灯甚至嵌在透明地砖下的地底灯都亮了起来。当喻文州回望他们来时的路线,那些星星似的灯又按照点亮的顺序一盏一盏灭了。看起来,就像黄少天走过的地方,无边夜色里的星星忽然闪烁明亮起来,在他经过以后,那些星光又再度归于黯淡。

喻文州问点星星的人:“这样的室内设计又有什么深意吗?”

黄少天头也不回地回答:“哪有什么深意?王大眼设计这个,当然只是为了好看而已啦。”他说着忽然停下脚步,然后在原地重重地跺了一下脚,军靴啪嗒碰撞着地面,他脚下立刻亮起了一颗大大的橙色星星,把他的面容照得分外温暖。黄少天望望脚下的星星,抬头对喻文州笑了,露着小虎牙的一点点尖,“你看,这样不是挺浪漫的吗?我早就……”

喻文州安静地站在星辰上面聆听他的话语,但黄少天忽然说不下去了。

喻文州等待了五秒钟,从黄少天的面部表情判断出来他大概想换个话题,而这次他依然没有太配合黄少天,因为他轻轻地说:“是的,很浪漫。”

黄少天海水一样的双眼还直直望着他,嘴唇却已经抿了起来。这一刹那的沉寂,让整个回廊里的灯光灭了大半,不一会儿他们就置身在一片完全的黑暗中,长长回廊里只可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和心跳声,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呼吸急促,指尖摸到他的脉搏跳动得飞快,但都在逐渐恢复正常。

知道对方此时无法捕捉自己的表情,喻文州在黑暗遮蔽下无所顾忌地弧了弧嘴角。这个笑容的意味与他数次展现给叶修和黄少天的斯文友善不同,也抽离了他刚才那短短五个字里的无尽温柔。

这是当猎物逼近陷阱时,属于狩猎者的,冰冷而自得的微笑。

随后喻文州收起笑容,主动握住黄少天的手腕:“走吧。”

 

王杰希真正的实验室在二楼,一楼正如黄少天所说,是一个王杰希用来尽情发挥他艺术细胞的迷宫回廊。二楼的实验室就要比整个实验大楼和一楼的迷宫风格要正常得多了,最起码通风性良好,也配备了喻文州所知道的伦敦大陆最先进的安保设施。

王杰希整个人比他想得要平凡许多。他长相普通,两只眼睛有点微妙的大小眼,在大部人都容貌出众的伦敦塔估计只能被归为和喻文州一样不起眼的平淡类型,穿着也相当正常,头发梳得平平整整,完全没有科学狂人的派头。任何人看到这样一个亲切邻家类型的男人,都很难把外面那怪诞的建筑风格和一楼有些骚包的穷浪漫设计与他联系在一起。

黄少天在一边自觉地担任介绍和讲解员角色:“喻文州,这个是‘塔’里的生化专家王杰希,现在专职给我们搞点外面不能流通的威力巨大吓得敌人一秒退避一百英尺远的武器什么的。大眼,这是喻文州,从东方来的中校。我帮你问过了,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武器类型,刀枪笔警棍什么的你随便看着给吧,喻中校是个和平爱好者。”

王杰希的脚蹬一下地面,转着他的小转椅滑过来,和喻文州握了手,又滑回去,和他那把四条腿的转椅绑定在一块儿,酷似一只八风不动的大小眼的老章鱼。他在操控桌上的一组按钮里按下了其中一个,室内空旷处的大平台上随之升起了一个方正的台子。王杰希原地不动,用手势示意:去看看吧。

黄少天先扑了过去,对着台子上的东西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一脸嫉妒加惊喜地拿起了一根纯黑的短短的手杖:“哇塞——这也太拉风了吧,简直和我的冰雨有一拼了好不好?这个叫什么名字?怎么用啊,是魔术棒吗,我用它点点你你会不会变成青蛙?”他说着,跃跃欲试地将手杖对准王杰希的方向。

王杰希冷静地想,幸好这把手杖设计了开关。幸好开关默认是关着的。

“那个叫灭神的诅咒。”

黄少天无语:“最近在读宗教思想史吗?为什么不叫诸神的黄昏算了,中间那个字用J国的文字,还更有文化交融感呢。”

他说着把手杖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接过手杖,很快就找到了开关,那是镶嵌在乌木杖身上的一颗莹润的翡翠,来自东方的玉质让他第一眼就觉得这把手杖非常亲切可爱。

“谢谢。”

黄少天奇怪地问:“你不先问问怎么用就道谢?万一不好用呢?”

喻文州沉吟了一下:“我和这把手杖之间似乎有一点共感,我觉得我知道它怎么用,大概是通过肉眼不可见的生物因子控制面前一定距离内一定范围的对手,可以起到肌肉麻痹和短期催眠的作用吧。”

黄少天更加嫉妒了:“这不公平,遇到敌人你只要拿出手杖对准就行了,还可以催眠对方给你帮忙?为什么我就只能优雅却辛苦地冲到敌阵上,拔剑,戳刺挥砍劈啊!”他一边说一边将悬在腰间的那把冰蓝色的长剑拔出收鞘拔出收鞘拔出收鞘,好像下一刻就要把剑往面前两个人身上使,剑身和剑鞘一遍遍发出呛啷呛啷的声音,同他喋喋不休的话语串在一块儿,简直嘈杂。

王杰希把手指竖在嘴唇之前:“小点声,前辈还在睡觉。”

黄少天立刻一脸谴责:“还在睡?方士谦作为塔里硕果仅存的几个向导之一,真是太消极,太懒散,太不敬业了!”他话说一半,忽然眼睛睁的老大,“等等?是我想的那个原因吗?难道说?”

王杰希但笑不语。

黄少天脸上仍旧写满谴责,对象却换了一个人:“你太无耻了,太下流了,太……方士谦真可怜。”

可怜的方士谦从楼上噔噔噔地下来,身姿特别矫健,步伐特别有力,盘踞了房间里离王杰希最远的一把硬凳子,坐下的动作特别流畅,对黄少天的眼神特别不友善:“可怜什么?”

黄少天心疼地说:“我去给你拿张靠垫吧。”

方士谦噎了一下,随即看向喻文州:“我是伦敦塔实验中心后勤方士谦,您是?”

喻文州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实际上有一些走神。他来到这个地方的时间不长,但接触到的人却很具有代表性,黄少天,叶修,王杰希,方士谦……他们看起来都很坦白,很简单,但每个人又都很矛盾。

黄少天为什么对所有人都很热心,唯独对他出言嘲讽?为什么今天见面之前还不留情面地想挫伤他的自尊,今天又如此地友好,这种友好甚至都超过了黄少天本人的控制。

叶修到底有没有刻意抹杀过苏沐秋留下的证明?如果他真的不留情面地掩盖了苏沐秋留下的痕迹,那是不是代表苏沐秋现在仍然活在某个难以被寻觅的地方。如果一个哨兵失去了已经建立连接的向导,却还能不和其他向导连接着生存下去,除非叶修是黑暗哨兵才能办到,但叶修真的是吗?

实验大楼的外部设计属于一个离经叛道的科学狂人,一楼迷宫则出自于一个浪漫主义青年,而滑着转椅来来去去的王杰希又是那么平凡敬业随和,不具备任何侵略性。

最后出现的这位方士谦,从黄少天的只言片语中他和王杰希的暧昧关系已经透露无遗,但方士谦否认这种关系,甚至也否认王杰希在这间实验室与他的共处关系。他不认同王杰希本人,却和一个并不认同的人共(别抽我)度(别抽我)春(别抽我)宵。

喻文州的手慢慢攥紧了“灭神的诅咒”,此时此刻,在这把武器若有似无的脉动里,仿佛渐烫的温度中,他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整个伦敦塔都被谜团的阴云所笼罩着。

而他,将会破开一切。


TBC



碎碎念一下,英伦风真的难搞,我想要尽量写英式风格的对话,但是安在全职的角色身上有的又不是太合适,而且这又是一个未来时空的脑洞,总之我写每一章都会比较慢,尽量保证周更吧~

评论(2)
热度(65)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