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全职哨向】yesterday once more(03)

补端午的更新,昨天出去玩了,说好过节更新的丁丁补上!

好喜欢刷相看两厌喻黄哦(你

下章方王上线!

可怜的小天使组都失踪了(……

上次有小天使问起,我就补一下意外的通贩链接。

喻黄修伞ABO同人本《意外怀孕》依然在通贩中,通贩链接


【03】

郑轩在黄少天肩膀上沉痛地拍了几下,语重心长地惋惜道:“其实我们是为了给你创设一个良好的未来工作环境。老冯刚找人来传话呢,接下来你有个任务,貌似搭档就是那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伴侣。”

“我去。”黄少天抹了一把脸:“可以拒绝吗?”

蓝雨众人都大笑起来,把他从起居室里推搡出去:“迎接现实吧黄少,一人为众,众为一人!”

黄少天见到老冯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在那儿等了一会儿了。黄少天跟老冯打过招呼,一转眼看见静静立在一旁的喻文州,他深深地看了这个半小时之前说着请他自重的伴侣一眼,唇角一勾,笑得露出一边小虎牙:“您好,喻中校。”

喻文州的视线在黄少天的脸上停了不长不短的几秒钟,既不太热情也不显得失礼,然后对他点点头:“您好。”

老冯似乎没有察觉这两人之间的暗潮,他的眼神在这两个并肩而立的年轻人之间依次掠过,单刀直入地开始了话题:“两位都是最杰出的军人,毫无疑问,这次的任务交由你们两个共同完成再合适没有了。”

两人都没有开口,平时跳脱的黄少天在这种时刻就会叫人意外的严肃,而今天则格外沉默。老冯暗自打量着两个同样沉默挺拔的青年军人,在内心评估着他们从前和往后会发生的变化,默默肯定这次领袖所作出的选择,双手则打开了墙上的电子地图,在用蓝色光线构筑的地图上,分散着几个醒目的红色光点。

黄少天比了比那几个点:“伦敦地图?这些点是什么?看起来很随机。”

喻文州观察着地图,很快否定道:“按照光点出现的顺序,恐怕并不随机——它们在慢慢逼近伦敦塔。”

老冯点点头:“这些点映射的是发生向导失踪案件的地方。”

黄少天吹了个口哨:“伦敦居然聚集着这么多向导。”

一瞬间,喻文州的视线飞快转移到了他的脸上,这次停留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长一些,然后他无声地勾了勾嘴角。

老冯谴责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不管怎么样,你的任务是找到他们,和这一切的策划者。”

“我听说,”黄少天环胸挑了挑眉毛,“我们其实是陆军部队的高级将领,而不是街区治安警察、特别行动小组又或者雇佣兵什么的?我们的职责好像是上战场和敌军血拼,不是像警犬一样用我们的鼻子去嗅嗅伦敦哪个角落有那些失踪向导的踪迹……”

“我接受任务。”喻文州打断了他,对老冯行了军礼,“出发之前请告知我,随时待命。”他说完,后退几步,打开门转身出去了,仿佛对屋子里的某个人忍无可忍。

黄少天目送他出去,嗤笑一下,无可无不可地拉了一张椅子在桌边坐下:“我们的这位中校脾气和官衔一样大嘛。”

老冯的手指在桌子上重重扣了几下,黄少天捂着耳朵不满地抬起头看他。出乎意料的,这位哨兵的主事者之一并没有表露太多的责怪,只是无奈地问:“为什么故意说那些话,你成心想给他留下恶劣的印象?”

黄少天沉默三秒钟,十指交叠抵在下颚,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对,我是故意的。”

“理由?”

黄少天皱起鼻子:“我看过且已经熟知他的履历,他所经历的和我相比差不多,但军衔升得却比我快,他还是个伴侣,所以我嫉妒,这个理由怎么样?”

“你要知道,这个任务不是非你不可,之所以选择你……”老冯叹息,将手重重按在黄少天的肩膀上,“我们是在给你一个机会。”

青年少校湛蓝的双眼依然望着窗外雾蒙蒙的天空,对此不置一词,一脸满不在乎的桀骜。

老冯挥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黄少天站起身来,将椅子推回原处,他将军帽重新扣在那一头柔软的金发上——柔软得像他此刻的内心,他喃喃自问:“机会?”

去他的机会。

喻文州对黄少天的那点怒火,在他走出百来步的时间里已经烧灼得只剩淡淡灰烬了。他一贯是个习惯了奚落,轻蔑的人,在能力杰出的哨兵向导们轻视他的同时,他也在微笑的面容之下,在平静的内心冷冷蔑视着那些人。面对这些凭借天赋的能力就自认高人一等的稀有人种的攻击,喻文州只会回应以沉静,内敛,无动于衷。像这样谈话到中途拔腿就走的事情,对喻中校可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黄少天和他见过三次面,初见时形容狼狈,第二次见面从热情十足喋喋不休,一瞬间变冷,而后落荒而逃,第三次见面,黄少天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带着恶意的撩拨,似乎迫不及待地要看他多年涵养一朝破功的样子。

喻文州想到这里回头一望,英俊的少校穿着线条笔挺的军装,迈着威严的正步从刚刚谈话的静音室走出来,似乎没有注意到远处的他,默默地走入绿荫中去了。黄少天撩起了他的怒火,但自己看起来也并不高兴,甚至有点萧索。

喻文州不得不承认,黄少天远远不像他一开始以为的那样,从外到里通透得能一眼看穿,至少此刻,喻文州看不懂这个哨兵的内心。他是一个精神感知能力不完全的低级向导,被人们称之为伴侣,在东方人定义的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之中,他只能感知“忧”这一种情绪而已。很奇怪的,就是填满了黄少天心房的这一种。

他究竟在忧什么?

夜里,喻文州兀自看着桌上的纸质地图。他有着惊人的记忆力,电子地图只看过几分钟,现在已经能在伦敦地图上将那些光点无一错漏地标注出来。成熟的向导们大多经过向导之家的培训,他们的档案被送入伦敦塔和相容性高的哨兵匹配,从此受到哨兵的保护。因此这些失踪的向导大多是刚刚觉醒,还没有建立档案的新生代向导。但出人意料的是,最初失踪的那个孩子叫乔一帆,正是从向导之家消失的。

喻文州的手指轻抚过失踪档案上乔一帆的照片,这个向导确实还只是一个孩子。十六七岁的年纪,发色和眼睛的颜色都很浅,嘴角的弧十分青涩,脸庞轮廓还没有脱去稚嫩的影子,对着镜头的眼神甚至有一点羞涩的躲闪。在向导之家中,这是一个饱受漠视的孩子。档案中记录了其他新生代向导对他的印象,乔一帆被打上的标签包括平平无奇、精神力弱、成长速度慢,以及不自量力的挑战。

喻文州看到这些熟悉的词汇,苍白的面容上再度浮起一丝轻嘲。

他让厚厚的一叠纸张在拇指下飞速掠过,陆续再失踪的向导都觉醒不久,作为普通人时所有的档案信息很少,翻阅之下只能概括出他们都是和乔一帆年龄相近的少年,最年幼的卢瀚文刚刚十四岁。

一起针对少年、针对向导的连环失踪案。接到这个任务的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呢?

喻文州又想起了黄少天白天说的话:“我们其实是陆军部队的高级将领,而不是街区治安警察、特别行动小组又或者雇佣兵什么的?我们的职责好像是上战场和敌军血拼,不是像警犬一样用我们的鼻子去嗅嗅伦敦哪个角落有那些失踪向导的踪迹……”

黄少天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老冯,却是下颔微挑,眼神明亮地望着他。

不知为何喻文州此刻并不像白天那样发怒了,再想起黄少天那时刻意的挑衅,嘴边甚至有了笑影……他说得倒也没有错呢。

叶修敲门进来,喻文州还没有收回嘴角那一点点笑容的影子,叶修挑了挑眉:“在想什么?”

喻文州温和地答:“你们的黄少校——”

“少天啊。”叶修在桌子前坐下来,脸上写满了“我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几个字,“少天怎么给你留下印象了?”

“印象么?”喻文州想了想,不知道为什么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他非常愉快,“说实话,觉得很欠揍呢……”

叶修大笑出声,心里却无端端地冒出来一句让他差点脱口而出却又险险收回的话:你是觉得他欠(哔——)吧。

叶修勉强改口:“整个陆军部队都想揍他,尤其在近身格斗竞技的时候,一边打一边喷垃圾话,从对手的体格问候到眼神再到前一夜的睡眠,输了还要被嘲笑,简直生不如死。”

喻文州支起下颔饶有兴趣的聆听:“哦?那……赢了呢?”

叶修想起惨淡的回忆:“被追着要求单挑吧,从早烦到晚,在这里的所有人中,也就是少天能让我觉得赢了还不如输了。”

喻文州的左手拇指开始无意识的摩挲着下颔,这是他思索时的惯有动作。听叶修的描述,黄少天是一个跳脱活泼的男子,喜欢竞技,喜欢挑战,而且还有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战术,比如喷垃圾话什么的。以叶修话语中透出的亲昵来看,两人该是关系相当不错的朋友。叶修这样眼高于顶的男人,当真会选择一个过于自负、蔑视异类的人做朋友么?而黄少天在他面前表现得与在陆军将领们面前截然不同,是因为记恨他们第二次会面时,他自以为是的冒犯吗?

叶修自然地拿起桌上那张薄薄地图,随意地转换了话题:“说说你们这次的任务吧。”

喻文州将自己的发现简单总结了一下,叶修问:“准备从哪里入手?”

喻文州道:“当然是从最开始的地方。”

“乔一帆么。”叶修点头,“也数他的资料最齐全。”

“嗯。”

叶修补充:“说起来,我有点线索,最后失踪的这个叫邱非的孩子,是我之前想招入陆军部队的……一周之前失联,身体素质很好,五感在普通人中也算是敏锐,头脑不错,勤奋努力。看乔一帆的资料,好像也具备这些条件。”

喻文州微讶:“五感敏锐,战斗力很强的向导么?”

“算是吧。”叶修问,“怎么?有想法了?”

喻文州看向叶修,在伦敦十分罕见的深黑双瞳里映着明晃晃的灯光。这一刹那,喻文州眼中如过了一轮沙漠夜空的孤月,亮得慑人心魄。叶修心里刚浮起一些称不上是好是坏的预感,就听喻文州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话,颇有些一切终在掌握中的快意:“我只是想,也许‘最开始的地方’该指的并不是乔一帆,更不是邱非,而是十年前的……苏沐秋前辈吧。”


Tbc

评论(18)
热度(147)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