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网配paro】圈里那些事儿(19)

久违的更新,终于赶上了母亲节。

差不多可以点播番外了!

如果可能的话还是想在CP18之前把这文实体化了……可是又觉得希望杳然,最近太忙了T T

喻黄修伞ABO同人本《意外怀孕》依然在通贩中,通贩链接


19、最坏的曾经

黄少天发完那条最好的爱人的告白微博以后,喻文州一直没有回应,无论是微博、QQ还是他们见面的时候。

时间一久,黄少天想当然地认为喻文州没有看到那条微博,也不知道小粉红有一拨人又在撮合他和朱成碧重修旧好。他想了想,也宁愿喻文州没有看到他的微博,更不曾知道粉丝一厢情愿的配对,于是也就装作他根本没有发过这么一条微博,两个人照常约会。

黄少天变得忙碌了起来。从前的日常是下班回家,开始配剧,而忽然之间他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许多的地方可去。G市的公园、山区被他们走了个遍,烧烤、踏青,休闲的时候就去各大影院看电影,黄少天在各个影院的后排对着喻文州咬耳朵,测评每家影院的情侣专座对于他们接吻的适合度。

这个时候喻文州就会微微侧身听他用故作神秘的语气低低地在耳边说话,沉静的双眼无比正直地盯着电影巨幕,好看的唇角矜持地上挑,看起来很温和,仿佛黄少天对他说的只是一件普通的趣事。

久而久之黄少天起了一点恶作剧的心思,再一次对着喻文州的耳朵呵气的时候,他在黑暗角落里趁着无人注意,仰起脸轻轻咬住了喻文州的耳垂,轻,而且很快,他的牙齿匆匆忙忙在喻文州的耳垂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白印子。

喻文州稍稍偏过头来,黄少天回以一个无辜纯情的眼神。

喻文州还是那样镇定从容地笑着,左手伸过来握住黄少天的手,右手捂住了那双天真的眼睛。

一片黑暗中,下一秒,黄少天感觉到一个柔软的东西轻轻地贴上了自己的嘴唇,同样很轻,但是停留了一会儿,流连厮磨,才渐渐分开。

然后喻文州移开了手,他得以重见光明。

黄少天迟疑着用重获自由的手抚摸嘴唇——刚刚的碰触太轻了,他甚至没能辨别那究竟是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吻,只是残留的温度又是真实的。喻文州用眼角余光瞟到这一幕,微笑着低语:“别再做那样的动作了,少天。”

黄少天:“嗯?”

喻文州依旧微笑,却再不解释了。

一直爽朗外放的黄少天脸上顿时发起热,他终于明白,一个人绝不会嫌恋人的话语和眼神太煽情,只要你正全心全意地爱着他。

更多的时候,他们哪里也不去,黄少天下了班就去喻文州的书吧里打卡报道做义工——或者说做兼职,薪酬就是几个小时光明正大不加掩饰地欣赏店长颜值的福利。喻文州由得他看,并且在黄少天注意或者不注意的时候回视他,眼神充满爱意。来书吧的少女这段时间多了很多,兴奋地坐在一起,肆无忌惮地盯着他们俩窃窃私语。

她们大可以大声议论出来的。反正怎么样高调的声浪,也插不进这两个人之间。

这一日少女们一如既往地坐在书吧里,时而翻翻令人伤心的小说,时而抬头看看那边坐在木制桌前捧着脸看老板,消极怠工的兼职小哥。但看了一会儿,一个像是信步走进来打发时间的男人也注意到了那个支着下巴坐在桌边发呆的大男孩,径直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少女们明显感到那人异样的情绪,接着就听见那个男人一声压抑的“少天”。

“讨厌,看不到帅哥了。”少女A对她的同伴说道。

“那个男人的声音也很好听诶,长得也挺帅的,直接来找小帅哥,会不会是有点那什么的?”同伴却很兴奋。

那个男人挡住了黄少天的脸,她们看不到他的表情,两个人只是低声交谈着,后来背对着她们的男人稍稍激动了一些,细细碎碎地能听到他说着一些“原谅”、“对不起”的话,妹子们很快脑补了一出渣男吃回头草跪求原谅的剧情,立刻转头去看老板的表情。

喻老板就像没看见那边的交谈一样,这个时间段临近打烊,店里的顾客不多,他闲闲坐在吧台前,从容地翻着一本最近很是畅销的名为《千机伞》的小说上卷。

过了一会儿,“渣男”对小帅哥点点头,离开座位走了出去。小帅哥于是也继续低头看书——这时候他反而没有多看喻老板一眼了。

少女A:QAQ难道我一直站错了CP?

同伴:难道说小帅哥真爱还是渣男?

但就在她们走后片刻,黄少天像椅子上着火一般噌地跳起来蹿到吧台前,两手扒住喻文州手里的书页逼迫对方抬起头来直视他双眼:“文州文州我坦白从宽可不可以争取缓刑?”

喻文州深深看了他频繁眨动以期达到装可怜效果的双眼,微笑了一下:“不会。”

“嘎?”黄少天震惊,“这么,这么不留余地吗文州?”

喻文州笑着凑过去在他微翘的嘴唇上不轻不重地磕碰了一下:“亲爱的员工黄少天,你的老板现在拒绝听任何解释,单方面宣布我很生气,刑罚和刑期全都由我决定。”

黄少天又一次被似吻非吻地勾了一把,激动得牙齿撞在一起,捂着嘴退开:“太专断了啊喻大法官?我可以上诉吗?”

喻文州已经离开吧台整理店铺,黄少天嘟嘟囔囔地跟在他后面:“次奥,至少也告诉我罚什么吧,你要是每次接吻都这么要吻不吻地碰一下,一罚罚个半年,我我我我一定会有障碍的!”

喻文州像是没听到,非常残酷地忽略了他,并没有如一个合格的霸道老板那样按住他的小员工来个狠狠的深吻。

>>>>

叶修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战略战术,一直在等待苏沐秋的下一步举措。如果不是那个时候道帖半路杀出来告白,他本来还打算刷一会儿叶黄的剧情,制造一下CP迷雾,带着他和另一个人的JQ在退圈了的苏沐秋面前耀武扬威一阵子……退圈的苏沐秋,在对外的所有平台里都没有与他对话的机遇,叶修期待着他终有一天被气得炸毛,怒气横生地跑过来掐自己一顿,掐着掐着顺便就暴露了掩藏已久的真心。

很幼稚,叶修承认,这样的动机真的很幼稚。但他很喜欢苏沐秋炸毛跳脚的样子,即使只能看到文字上的活泼和郁闷,也觉得那个人这么贴近,这么可爱。

而且情人愿意为自己吃醋,是会让普天下男人都觉得自尊得到满足的一件事啊。

在道帖的歌会上意味不明地跟苏沐秋告白,有一点儿是因为要直接地拒绝道帖,有一点儿是因为事发突然他忘了他还在放长线钓沐秋,最后还有一些他自己都难以启齿的原因——在苏沐秋的事上,他其实并不那么藏得住。在叶修的内心深处,是很想要当着YY那天歌会的人、甚至他的所有书粉、整个圈子的人的面都说出来的,他有一个朋友,歌唱得特别好听,后来他爱上了这个人,冲动的,莽撞的,无缘由的,经不起推敲的,可是真切的。

这个人的名字叫苏沐秋。

同时叶修很自责,他觉得自己太沉不住气了,像苏沐秋说的,一个沉不住气的幼稚的年轻人。一个沉稳的男人怎么会有这种炫耀式的想法,怎么会因为炫耀的冲动而破坏了刺激爱人的计划。可是事情不可挽回,自从那天他当着YY近千人隔空告白了苏沐秋,情势就急转直下,他过早被狡猾的敌人拿走了底牌,于是手上有的那点能把苏沐秋气够呛的资本消失殆尽,反倒是对方游刃有余胜券在握,忽松忽紧地钓着自己那口气。

叶修是很想要扳回一局的。可是在那之前,喻文州就告诉了他苏沐秋的死讯。

一场飞机失事,毁灭了叶修所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他和苏沐秋之间来往的比分,永远停留在了苏沐秋压倒性的优势上。

叶修在圈子里神隐了一段时间,很快又复出。他没有再拒绝给别人写歌词,一改曾经消极的形象,他所接的邀约合作越来越多,俨然成了词圈活跃度、作品传唱度的第一人。

只是他放出的作品里却有一首没有唱版,词曲孤零零地摆在主页第一位上,等待着它所属于的永远不会到来的歌手。

 

*原来一生那么短,回望都像梦一场

所以我希望

希望他们记住我,任岁月迁移

三四年八九年直至十年百年许

这时光存放了我,就偷藏着你*

 

这首歌的名字叫《地久天长》,是属于叶修的一个难以定性的愿望。

地久天长是没法做到了,但曾经出现过的苏沐秋,不会被人遗忘。



TBC


*别百度了,还是我写的。

还是两章内完结吧!

评论(68)
热度(305)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