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网配paro】圈里那些事儿(12)

对不起大家,隔了这么久的更新……快要三周了,真是月更啊……(跪倒

明明放假还这么懈怠的我真是很对不起小天使们。

本章稍稍交待了一下渣男和七个字的事情,是不是有点惊讶呢并不是大家以为的完全插足的关系。其实我很反感这样子藕断丝连伤害到别人的感情,如果前任勾一勾手指头你就会回头的话为什么要找新的人呢?当然渣男和七个字过分的地方并不仅止于此,请大家放心,以后他们都会被惩罚的>w<

另外,《教书育人》作为《意外怀孕》的特典已经完售,之后《意外怀孕》都是单独出售啦。教育的印量只有意外的一半以后也不会再单独印了所以这次有买到特典的小天使们就偷偷嗨皮吧w(谁稀罕啊喂

喻黄修伞ABO同人本《意外怀孕》依然在通贩中,通贩链接


12、

元旦放假前夕,戴妍琦说,少天,明天跟我们去烧烤啊。

黄少天总觉得公司里这几个妹子好像知道他的性向,她们的活动经常喊他一起玩,却没有半点暧昧,这关系在腐女的世界里是不是叫……闺蜜啊?

可是不管戴妍琦她们怎么看他,黄少天虽然可能被姑娘们当成了GAY蜜,但他首先是一个男人,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操守,坚决不能整天跟一群妹子腻在一起。

他毅然决然地要开口拒绝。

戴妍琦说:“喻文州也答应一起去啦。”

黄少天:“……我去。”

次日,几个人开了两辆车直奔度假村。停了车,几个妹子率先进了景区,两个男人晃晃悠悠地留在后面。黄少天为了耍帅,穿一件卡其色大衣,围上灰色针织围巾就步入了冬日寒风之中,这会儿在海拔略高的景区里,冻得他直郁闷,边跺着脚边跟旁边的喻文州搭讪:“你冷冷冷吗?我看你好像穿的也不多,要不要我我把围巾给你围着?”

北风吹出好一串完美的颤音。

喻文州笑起来,黄少天望着他,这寒风里的所有人、所有事物与景致都带着冬天的萧索和寒凉,只有面前人仿佛是从春季里走出来的一般,连目光也是暖融融的:“我不冷。”

喻文州变戏法一样从怀里取出来一顶灰色针织帽,看起来跟黄少天的围巾很相衬:“戴上吧,你这里都被吹红了。”他一边给黄少天扣上针织帽,一边轻轻捏了一下人家被风吹的发红的耳垂。

黄少天以为自己的耳朵快被冻掉了,冷冰冰没有一丝知觉,男人温暖的手罩上来轻又软地贴了一下,他立刻觉得那里似乎是被壁炉的火烘暖了,一股烫意自耳根烧起。

至于被针织帽罩住的脑袋,感受到那个人怀里残留的温暖不说,大小尺码也是刚刚好,熨帖得让黄少天处在四面八方袭来的寒风中而无所畏惧了。

那三个妹子已经远得悄无声息,黄少天把手在大衣口袋里揣了一揣,才开口:“咱们好像挺久没碰见了。”

喻文州:“是,上次是周三你到店里买了蓝莓布丁。”

……但今天不过是周五,黄少天简直想揍自己了。明明前天刚见,他却完全忘记了这一回事,被喻文州一搭话,他的健忘立刻变成了在委婉含蓄地表达“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不过喻店长也挺奇怪的哈,黄少天想,要指正他,不应该说“不久,周三才见过”吗?为什么用喻店长那温柔的声音如此克制轻缓地说出来,就能这么暧昧呢?还有还有,周三见过也就算了,为什么连他买了蓝莓布丁这种事都记得清清楚楚?黄少天作为一代吃货,每天都绸缪着“吃什么”这一人生大事,但什么样的美食都是吃完就忘,今天绝对记不起昨天的盘中餐,现在却有人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你一天前到我店里买了一份蓝莓布丁。

黄少天兀自出神,喻文州在旁边问:“布丁味道好吗?”

“嗯嗯?什么?”

喻文州重复了一遍,黄少天说:“啊……好。很好很好,我特别喜欢!”

其实他已经不记得了,但谁都不忍心对这么温柔的一个询问给予“我忘了”这种冷漠的回答。

喻文州微笑:看来是没什么印象了。小剑圣虽然是个小吃货,但也不那么容易真正被一道食物取悦呢。

黄少天觑了喻文州完美无瑕的笑容,隐约觉得也许自己刚刚的迟疑已经被看穿了,更是不好意思起来,摸了摸脑袋上人家的那顶针织帽,他说:“等今天回去,可以去你店里吃夜宵吗?我可是发下宏愿,要遍尝你家美食!嘿嘿嘿!”

这么多的甜品,遍尝也不怕吃到腻。喻文州失笑,“好啊。今晚让你尝尝我做的水晶虾饺。”

黄少天一听不是甜品,有些激动:“老板你这是给我开小灶吗?”

喻文州只是在他针织帽的顶端亲昵地摩挲了一下。

前面的三个妹子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慢慢折返,三道身影出现在红色杉林的深处,离他们也不算多远。

喻文州看了看与她们之间的距离,忽然开口:“关于你刚刚那个问题,是的。而且我想问,你愿意给我一直为你开小灶的机会吗?”

黄少天没用多久就反应过来,喻文州这是在告白。但他还是不能置信,毕竟同事的前同事,自己最近光顾的书吧老板,刚好也是个gay而且恰巧看上自己并告白了,世界未免有太多巧合了吧?

这时候知名CV黄少天还不知道,世界上其实有更多的巧合,比如说这位向他告白的书吧老板其实就是他如今黑红圈中半边天的幕后推手喻策划。

黄少天在感情上不是个弯弯绕绕打机锋的人,他非常直接地问:“老板,你在告白吗?跟我?”

喻文州理所当然地:“是呀。”

黄少天先想到的并不是接受与否,而是:“然而你为什么能肯定我是个gay?”

喻文州想了想:“因为在发现我对你的感情以后,我比较深入、多渠道地了解了你一下。”

这倒不是一句谎话,虽然黄少天据此理解的时间点和事实有几年的差距。

他还想再开口问时,三个返程的姑娘已经到了他们面前,戴妍琦取笑一直落在后面的他们俩是否在说什么爱的悄悄话,黄少天立刻理直气壮、光风霁月、事无不可对人言地大声否认,喻文州则是微笑不语。

到了烧烤区,两个男人熟练地支起炉子,铺好炭火,摆好烧烤架,将带来的食材架起熏烤。苏沐橙看两个人合作无间的样子,不由感慨:“想不到啊想不到呢。”

黄少天两只手里都翻转着几串生鸡翅,对坐享其成的美女们很是不满,闻言翻了一个俏生生的白眼:“想不到啥?”

楚云秀:“想不到当初只会坐办公室的喻经理现在成了一个宜室宜家,能下厨房,能玩烧烤的懂生活的男人啊。”

喻文州面前的烤肉溢出阵阵香味,他正在往上涮调料,黄少天偷偷地耸着鼻子,把手里的鸡翅翻了过来:“文州文州,这里也刷一把。”

喻文州微微倾身过来,黄少天闻到他身上性感迷人的烤肉味,顿时也觉得跟这样一个性感迷人的男人搭伙其实挺不错的。

“烧烤”两个字在他心里,其实有点阴影,纠缠着一段不太愉快的过去。

没错,就是“朱成碧”袁创和他还谈着恋爱没有分手的时候,明明同城,黄少天几次提出一起去烧烤DIY,袁创都不置可否,一拖再拖。等他终于出现在烧烤屋的时候,黄少天正像现在这样兴致勃勃地在翻转烤牛肉,浓郁诱人的熏烤出来的肉香钻进鼻子里,黄少天兴奋得不能自拔,味蕾简直要跳跃起来。

袁创根本没在他面前坐下,好像嫌恶这焦油炭烧味道似的,站了一米多远,跟他讲:“对不起啊少天,我和小墨复合了。”

黄少天当时根本没反应过来,袁创也没有给他时间,一句讲完,又匆匆道:“你叫朋友陪你一起玩吧,这顿我请了。再会。”

黄少天对袁创其实挺怨恨的,他向来舌灿莲花,要对袁创进行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口诛笔伐根本不在话下,实在是袁创分手时跟他讲的两句话槽点太多无从吐起,他正在飞快地整理随时准备开喷,一定要喷得袁创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然而袁创夹紧尾巴就逃了。

那些话他一憋好几年,简直内伤。

甄即墨和袁创两个人的事情,袁创跟黄少天提过。他们俩怎么认识,怎么恋爱,袁创怎么被甩,甚至滚床单的细节黄少天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他觉得袁创在语言暴力这方面执着的有些变态,平时看不出来,一开荤腔就摸不着下限,连甄即墨床上怎么反应他都事无巨细地对黄少天一一历数,猥琐而且粗俗。黄少天最难以忍受这一点,于是大部分时候他妥善地分配两个人说话的时间——也就是说,他不给袁创开口的机会。

袁创此人很矛盾,在床事上没有下限,在别的方面则分外阳春白雪。他和黄少天谈恋爱从浓情蜜意谈到分手,无外乎两个原因:黄少天不让他有猥琐粗俗的机会,并且在约会的时候没有一点温馨文艺的情调。与小墨复合,更是对他来说喜出望外的事:床上热情,床下文艺的美青年,谁不喜欢?至于提出复合的原因,小墨也说的非常明白:“直到你身边有了别人,我才终于明白,当初分手的决定是多么大的错误,你跟别人一起,我很难过,我不想以后都过着没有你的生活,看你和那个人卿卿我我,袁创,回到我身边吧。”

没错,甄即墨和袁创复合,正是受了黄少天的刺激。白月光与痴情男破镜重圆修成正果,黄少天只不过是他们之间感情的催化剂,又名炮灰。

黄少天被分手,一回过神,人没喷着,肉也烤焦了。他凝视了一会儿烤架上黑乎乎的焦肉,怎么也下不去嘴,此后的时间里再没碰过烧烤。同时也痛定思痛,总结了以后找男友的两大标准。

第一,不能热衷于开荤腔,第二,得懂得生活,最起码能陪他一起吃烧烤。

目前看来,喻文州已经成功通过两大标准的考核。

他想得出神,耳边有人含笑讲:“张嘴。”他下意识照做,舌头立刻舔到一块微辣辛香、咸中带甜意的肉。黄少天咬下一口,入口的温度也是刚刚适宜。他叼住串肉的签子偏头看往烤架上填充新食材的俊美男人,那人一边烤,一边问他:“好吃吗?”

黄少天“唔唔”两声:“好吃好吃,烤肉又酥又嫩,脆骨也很韧,调料放得刚刚好。老板你真厉害啊。”

喻文州忽然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夸赞,眼中温柔的深潭浮起明亮的小星星。黄少天只是在旁边看着,都觉得美色惑人,眼冒金星,神志不清,喻文州此时说什么他都肯听,周幽王为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果真是有缘由的。

 

另一边,躺在家里不事生产的叶修忽然灵机一动,从床上弹了起来。

对久攻不下、若即若离的苏沐秋,他决定,玩一手狠的。


下章预告:叶神苦追苏神而不得,《千机伞》表白夜雨声烦?

收到喻老板告白的夜雨聚聚,将怎样面对男神喻老板?被叶神隔空告白,是否又会把他推上圈里的风口浪尖?而喻策划,能对一切视若无睹吗!

(请看下集><

评论(31)
热度(343)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