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网配paro】圈里那些事儿(10)

迟到的圣诞礼。

太,他,妈,甜。

另外意外的单本通贩链接转到这边啦

1月预计参加帝都国产FM和妖都的元旦漫展,微博和这边都会通知。微博这边走。


10、

12月24日夜,七点半。

喻文州最后核对了一遍嘉宾名单,回头问坐在沙发上的人:“苏神真的不考虑出场吗?我打赌今晚来的听众里有不少是你的粉丝呢。”

苏沐秋抱着放在膝盖上那碗喻文州下厨做的香飘十里的泡面不撒手:“哦,你一碗泡面就想抵我的出场费?想得美。”他低头再夹起长长一筷,盘算了一会儿:“哥神隐一年身价翻倍,出场一次怎么也值一块大排吧?”

“抱歉。”喻文州诚恳道,“你出国期间国内物价飞涨,大排已经不是你记忆中的大排了。”

两人玩笑过后,苏沐秋貌似不经意地向喻文州打听这次圣诞歌会的嘉宾名单。对方捏着下巴慢条斯理地费力回忆:“嗯……苏神比较熟悉的有——风城烟雨、冷暗雷,你那个CV实力排名贴里提名的榜首海无量也在,来献唱的有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当然,还有这次的主役夜雨声烦,别的人似乎和你没什么交集呢。”

苏沐秋专注地低头吸溜面条。

过了足足十分钟,喻文州终于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补充:“差点忘记,叶神也难得应邀参加今晚的歌会了。”

苏沐秋呵呵一声:“你还真沉得住气啊,大喘气喘了十分钟才把话补全。”

喻文州笑眯起眼:“彼此彼此。”

八点的时候歌会准时开始,主持人是个叫缺锌演的妹子。喻策划非常贴心地拔了耳机线插上音箱,缺锌演甜美的声音立刻在整个房间里回响起来:“受到《剑与诅咒》剧组的邀请,小演真的非常高兴。因为众所周知啊,咱们这个剧组呢,真是大神云集,才人辈出。那首先介绍一下今天剧组的大神们……大神们来和今天的听众们问声好吧~”

见他公放,苏沐秋惊奇:“你待会儿不开麦吗?”

喻文州的回答是:“唔,幕后人员要有幕后人员的神秘感。听众想听的是CV和歌手的声音,对我们这种幕后最没有兴趣了,开麦也只会冷场吧。”

苏沐秋打量了一眼麦序模式下在麦序上的几个人,目光停留在ID简简单单的“一叶之秋”上一会儿,终究忍不住问:“听起来很有道理,那那个写歌词儿的为什么也上麦序了?”

喻策划打得一手好算盘:“因为叶神现在是整个网配圈关注的热点,他出席的话人气只会爆棚呀。”

“……不愧是专业策划啊,文州。”

“苏神过奖了,都是……”喻文州忽然收声。

音箱里是一个开朗跳脱的声音,仿佛听到便能猜想说话的人神采飞扬的模样:“大家好啊,平安夜快乐!我是剑圣的CV夜雨声烦。”

喻文州惯有的腹黑微笑已经不见了。听着这个声音时,他唇角不自觉地微弯,十分入神地注视着麦序上的“夜雨声烦”四个字,仿佛能透过那个ID和ID前闪亮的小绿点,就能看见那个最近经常光顾他的书吧的、笑起来会露出一点小虎牙的帅气顾客。

开场第一个环节是剧组staff的献唱。风城烟雨作为圈内知名后期女神,有一副大气御姐嗓音,偶尔也唱歌自娱自乐,一首《全力以赴》引得公屏上狂刷“女神”和鲜花。

缺锌演清甜的少女音仿佛被衬成了萝莉音:“不愧是烟雨女神,攻度爆表啊。女神不给你的粉丝来一个清脆的麦吻吗?”

风城烟雨淡淡地“MUA”了一声,公屏滚过一串“冷淡的女神也好萌QAQ”“女神就是这样敷衍地嫌弃我蹂躏我吧舔舔舔”。

苏沐秋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托着下巴坐在喻文州旁边围观:“她现在还那么活跃啊,对这个圈子真长情。”

喻文州轻声说:“她是我以前的同事。现在和夜雨还是一个单位呢。”

苏沐秋:“这么说你们算是擦肩而过了?”

喻文州微笑将食指竖在嘴唇前:“不算,因为现在夜雨经常到我的店里点热饮哟。”

两人的谈话被音箱里的歌声打断。苏沐秋听着竟然是两个男声合唱,仔细一看麦序上的ID,不由吹了个口哨:“冷暗雷和海无量连麦合唱,这么卖腐该不会又是你的安排?”

喻文州一副标准孔乙己的腔调:“秀恩爱不能算卖腐,是秀!真爱之间的事,能叫卖腐么?”

林敬言与方锐入圈的时间不同,但近来几乎是绑定的攻受CP。这两人处事都有分寸,实力又摆在那儿,连专业喷子也只能苦苦抓着“谁搭了谁的便车”、“卖腐”这几个字眼不放手。

但在圣诞歌会这样的时候,粉丝自然大大压制了喷子,满屏幕只能看见“冷海王道”、“要冷暗雷大大给海妹献麦吻”的起哄和追捧。

麦霸方锐难得见这么多听众为他捧场,心情略嗨,血压略微飙升,刚刚唱完,林敬言那边还飘着伴奏的几个尾音,他略带痞气的声音已经飞入耳中:“麦吻啊,有的是啊。老……冷大大,来咱们走一个。MUA~”

透过满屏的鲜花和感叹号,仿佛能听到粉丝的尖叫声。

在这样的热闹场面过后,喻文州安排的便是剧组人员的free talk。主持妹子似乎也很关注小粉红论坛,全程精确地将火力对准了叶修和黄少天。

似乎需要时间考虑如何啃下叶修这块骨头,缺锌演选择先问黄少天:“夜雨大大是在什么样的机缘下加入的剑与诅咒剧组呢?”

黄少天十分诚实:“啊哈哈,并没有很复杂很离奇啊,用‘机缘’说的话也太玄乎了点,其实就是策划索克萨尔大大找到我,希望我能配剑圣的角色。”

“那夜雨大接剧的时候,有没有要考虑的因素呢?”

“接主役确实是第一次,当然慎重地看完了剧本觉得能胜任才应下。可能别的CV考虑的因素会很多,但是我一看到索大——索大你今天有在吧?我看到索大的名字就很激动啊像见到了偷偷崇拜很多年的偶像一样,所以别的因素都不重要,能跟索大合作最重要啦。”剑圣欢快的语调里不乏痴汉的意味。

喻文州脸上笑涡更深。黄少天在这种场合隔空示好,大概是因为还对前段时间那次错屏的事件感到愧疚,所以希望借这个机会自然地将当面不好意思说出的话告诉他吧。

真可爱啊。都可以想象那个大男孩心里微微地别扭着,却终于还是在众人面前大声告诉他“其实我一直很崇拜你”的样子。

缺锌演拐弯抹角想套些信息出来,但是不知道这位万年龙套最近被掐到黑红的CV是真的问心无愧光明磊落还是城府甚深暗藏机锋,她一切诸如“和剧组里大家交流有什么记忆很深的事情吗”“这次配剧让你感触最大的是?”之类的问题全部被对方送以正直无比的答案。

出乎意料的,公屏上的回应也是一致的正面评价:“哈哈哈哈哈哈对戏的时候对掐的两个小受好可爱”、“夜雨好萌好元气嗷嗷嗷嗷嗷嗷”。

缺锌演终于放弃,转攻叶修的时候,她采用了打直球的战术。

“叶神是为了谁加入剧组的呢?”缺锌演问得很暧昧。

“和索克萨尔关系不错,他要《剑与诅咒》的改编授权就给了。”叶修言简意赅。

缺锌演一咬牙:“咳,在这里小演非常冒昧地问一个圈子里一直非常非常关心的问题,希望叶神能够正面回答我。嗯,你和退圈的歌手秋木苏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叶修十分正直不假思索地答:“朋友。”

缺锌演:“……”

她很快收拾心情卷土重来:“看来圈里的大家互相之间都是朋友的关系啊。那您和夜雨声烦大大之间也是朋友吗?”

叶修依然不假思索:“刚熟识的朋友。”

喻文州迅速偷偷瞄了一眼旁边面无表情的苏沐秋,默默给叶修点了根蜡:“你完蛋了,叶神。”

面对早有准备胸有成竹的叶修,缺锌演妹子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本来因为叶修极其不要脸的回答而充满了各式各样吐槽的公屏突然变得内容整齐划一起来。挫败的缺锌演妹子定睛一瞧,激动得差点掀桌子:“哇,眼尖的听众发现了歌手朱成碧大大今天也来到了我们的现场,现在就在听众里默默地听着我们的歌会。唔,大家都要求让成碧sama献歌一首呢,成碧sama你怎么看呢?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会不会大家就要责怪是小演没有魅力请不动成碧sama呢?”

场控眼疾手快地将混在一堆白名里的朱成碧抱上了麦序。

喻文州只是微微一怔,骤然发生的一切已经脱离了他原本的安排,现在重新私聊缺锌演把朱成碧下麦只会更加引人注目。

最近关注了许多圈里八卦的苏沐秋:“这不就是那个劈腿的吗?他怎么想的,今天不好好开自家歌会来这里黑听?”

喻文州:“……嗯,而且连马甲都不改。现在只能希望他不会厚颜到真的答应参加FT或者献唱……”

“然而朱成碧已经答应了。”

缺锌演妹子正在欢乐地报幕:“那么欢迎本场歌会的空降嘉宾朱成碧为我们唱一首《红尘离殇》,字幕君们么么哒~”

场面很热闹,主持人在愉快自high,但是歌会临时开的剧组内部YY群却瞬间寂静得尴尬下来。在朱成碧被捧为“扣人心弦震撼人心的深情歌声”里,喻文州安放在键盘上的手指收了收,又重新按在键盘上,却始终扣不下一个字母。

最终打破沉寂的是夜雨声烦的一串字:今晚你们俩秀得很愉快嘛,平安夜能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心情啊!@海无量 我说,你再这样我们就来一局荣耀PKPKPKPKPKPKPK啊!

方锐很快跟上:跟你说过多少次YY群at没用,傻孩子智商这低怪不得现在还只能做FFFFFF党。

连一贯懒散的叶修都出来暖场:点心大大你也收敛点,哥年纪大了眼睛越发不好使,禁不起你们这么闪。

喻文州却依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最终他点开与黄少天的私聊:今晚的最后一个环节,有我送给你的礼物。

黄少天很快噼里啪啦回过来一串:“是什么!!!!!!!!偶像要给我送礼物吗大庭广众的多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呀控制不住地期待!!!!!!!!”

喻文州回复:抱歉。暂时是秘密。”

他只能借这样的机会,把“抱歉”传递到对方那里。

安排主持的妹子也同步给他发过来一个“抱歉”,说是缺锌演之前帮她们社团主持过几次,虽然有点八卦,但是她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失控的事情,给大家添了麻烦。

喻文州耐心地回:“没关系,别往心里去,是我的失误,没有和主持好好对接。”

他想,真的是他的错。

公屏上除了赞美朱成碧歌声的,渐渐也开始有“呼唤月随风sama”“我碧都来了,我月在哪里!求夫夫秀恩爱!”“三角主角来了俩,今晚没来错,有戏看><”。缺锌演既然把朱成碧抱上麦,自然有许多想借此深八的。但在那之前,她先看到了来自大漠孤烟的私聊:“我和石不转待会儿都有急事,尽快让我们上麦唱完,多谢。”大漠孤烟是圈里出名的硬汉歌手,说一不二不容置疑的性格大家都有所耳闻,缺锌演终归不敢得罪这位大神,在朱成碧唱完之后强撑着简单赞美一两句,忍痛把这个八卦对象抱下了麦序。

韩文清随之上麦,开唱。私聊窗口弹出一句来自索克萨尔的“多谢^_^”,他一笑置之。

朱成碧下场以后缺锌演颇有些兴致缺缺,耐着性子主持到最后一个环节,说着安排好的台词:“最后一个环节是剧组之间的互动礼物哦。简单说呢,就是由剧组人员分别给今天到场的剧组嘉宾写下了自己的感言和祝福什么的,我们会随机抽取对应人数的听众上麦,为嘉宾念出来自剧组其他人的惊喜~”

轮到黄少天时,给他念祝福的是一个颇有些公鸭嗓、平翘舌不分的青年。

“献给我最爱的西V夜雨森烦呐。三年前第一次听到你森音的四候,我还四一个疲于奔命的工作党。重复啧日复一日的工作,不资道森活棕有森么滋得牛念的四物。工作最忙碌的四候,我觉得自己四一个自会计算、不资停歇的无感情机械,每天对则麻木的同肆,用同一幅公肆化的表情。资到偶然听见了你的森音,那就像四一道阳光,破开了藏久以来的黑夜,擦亮了拂晓。我好像忽然被唤醒。听起来大概有点做作吧,但愿你能明白,你对我而言意味啧森么。诶,没有粟名?”

(献给我最爱的CV夜雨声烦。三年前第一次听到你声音的时候,我还是一个疲于奔命的工作党。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工作,不知道生活中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事物。工作最忙碌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只会计算、不知停歇的无感情机械,每天对着麻木的同事,用同一幅公式化的表情。直到偶然听见了你的声音,那就像是一道阳光,破开了长久以来的黑夜,擦亮了拂晓。我好像忽然被唤醒。听起来大概有点做作吧,但愿你能明白,你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诶,没有署名?)

在那有点可笑的感言结束很久以后,黄少天都靠在他的椅子上。

这份礼物有些太沉甸甸……沉甸甸的,知道自己对于别人来说如此重要以后而生的幸福感。

评论(16)
热度(468)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