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我想吃你》(番外二)

番外二送上,全文正式完结,谢谢大家的支持w


(番外二)主食

 

今天本来是喻老师教书生涯中十分普通的一天,这节课本来是喻老师教过的课时里普普通通的一节课。

那只是本来。

喻老师正像往常一样在黑板上板书——在这一点上,喻文州传统得像个六七十岁的老教授。比起电子课件,他更喜欢板书的从容。如其人一样挺拔的字体在黑板上点点浮现,汉字平直方正,不失潇洒,英文挥洒流畅,不失规矩。听喻文州的课,光看他那一黑板的粉笔字都是学生们的享受——接着他一回头,瞄见坐在教室后排的一个人影,差点被纷纷扬扬的粉笔灰呛住。

那个人明明离开校园许多年,现在穿上短袖白衬衫坐在一群大学生里,却没有半点的突兀。他正看着窗外,手握成拳,第二到第三个关节托着脸侧,要多百无聊赖就有多百无聊赖,一双漂亮的黑眸没什么焦点,散漫地看着教室外面的天空与树木。喻文州失笑,他凝视着那个人末梢微卷的黑色短发,年轻明朗的面庞与双眼,忽然就有了种时空错乱的恍惚感。坐在最后的那个可爱青年,真的已经成为了他的爱人吗?还是这几年的时光都是错觉都是梦,其实他依然是他学生中的一个,自己也仅仅是他的导师而已?

幸而走神的青年很快回过神来,与喻文州视线相对,稍稍一怔就扬起嘴角,将两根手指贴在俏皮嘟起的嘴唇上,接着手指轻挥,潇洒地送了喻文州一个甜蜜飞吻。

喻文州立刻满足了,好心情地开始讲课。

他们这样眉来眼去一番,其实不过短短几秒钟,整个教室几十号人都没发现喻老师已经当着他们的面秀了一场恩爱。

两节课上完,学生们准备收拾书本下课,很少点名的喻文州忽然拿出点名册微笑:“今天心情好,我们来突击检查一下。”

大家于是乖乖地坐好。无人注意到坐在最后的某同学忽然正襟危坐,皱皱鼻子,对着喻文州一脸心领神会,无声地做嘴型:“大——坏——蛋”。

喻文州对他的谴责视若无睹,正儿八经地点着班上人的名字打着勾。班里人数不多,大家彼此早都认识,等最后一人应声,所有人再度准备撤退时,却见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教室最后的位置,清了清嗓子,慢悠悠念:“黄少天。”

学生们面面相觑,上了小半学期的课,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黄少天是谁?

一个清清亮亮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到!”

众人循声看过去,看见一张陌生的脸孔。名叫黄少天的青年被所有人投以瞬间的注目,却好像并不局促,在其余人好奇打量的目光里坦然地注视讲台上的喻文州,白净的脸上笑容灿烂,眼眸黑亮,映着夏日傍晚的阳光。

有问题!学生们脑海闪过一线光亮,敏锐地捕捉到黄少天的不寻常,于是转头去看喻文州。

喻文州只是看了一眼青年专注的眼神,就立刻低了头收点名册。但端方严谨的老师架子摆上还不到三秒钟,他已经有些克制不住地微笑,那笑意还只是浅浅的,喻文州却仿佛要掩饰什么般将指节轻轻压在上翘的嘴角上,将脸稍稍侧向角落里轻咳了一声,才恍若无事地转回来收起课本。

某个学生事后回忆起这一幕,大兴感慨:“认识喻老师那么久,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波澜不惊的喻老师露出疑似害羞的表情啊!而且更不得了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他把那个笑给压下去以后不到五秒钟,抬头看了那个神秘Omega一眼,立刻又忍不住笑了啊!这他妈不能忍啊!教师把伴侣带到教室里来花式秀恩爱啊!学生的人权何在!呜呼!”

等学生们都离开了,喻文州站在讲台上,低下身子倾向黄少天:“黄少天同学,今天没有让室友来替你点到吗?”

黄少天一脸受了天大委屈的冤枉表情:“什么室友!什么替点到!喻老师这么帅,我怎么舍得不来听您的课呢?!”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继续:“嗯?我却记得某个小同学一学期没来听过一节课呢。今天怎么劳您大驾?”

黄少天站起来,像是终于泄气,争取坦白从宽:“好吧。其实,喻老师,今天我是受人之托啦——”

“哦?”喻文州笑着看他一步一步走上讲台。

“真的哦,我是来帮老师的夫人传话的。”黄少天停在他身边,笑眯眯地将嘴唇靠近喻文州左耳,“你的夫人问,日理万机的喻文州教授啊,请问你今天还有没有别的安排,能不能陪他共进晚餐,尝尝他最新研发的菜式呢?”

“如果我说……”喻文州正人君子地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对黄少天的撩拨似乎无动于衷,“没有呢?”

“啊,夫人早就猜到了。所以呀,夫人让我帮忙送点餐前甜点来给喻老师,说不定喻老师就会改变主意呢?”

黄少天说完,踮起脚尖迅速地在喻文州脸侧重重亲吻了一下,一击即退,退到三步开外,他把两手规规矩矩地背在身后,并拢双腿笑嘻嘻地看着喻文州:“喻老师,甜点已送到,那你改主意了吗?”

喻文州抬手摸了摸还带着柔软触感的脸侧,大步走过来把黄少天拉进怀里,低头含住了那花苞一样软而香的唇瓣长长地吮吻。

“甜点怎么说也要做到这样才合格嘛……”

 

夫夫俩恩恩爱爱地回到家,被扔给保姆一下午的喻公举已经按捺不住,哭着要爸爸。黄少天把软软香香的女儿高高举起来,嘴里发着怪腔抱着喻公举转圈圈,逗得小奶娃片刻之间破涕为笑,咯咯地喊着爸爸。

喻公举是黄少天的掌上明珠。为了明明白白地显示这一点,黄少天别出心裁地给女儿起了“喻公举”这个小名,平时都公举公举地叫她。叶修第一次听见他抱着脸才巴掌大的小婴儿叫公举的时候,很是无语了一阵,最后打消了和喻黄两人结儿女亲家的念头。他一脑补长大后的叶苏把小美女娶过门,他和苏沐秋都围着儿媳叫“公举”那奴颜婢膝的场景,内心就一阵恶寒。

生下喻公举以后,黄少天彻底蜕变成一个宠爱女儿的熊汉子,陪伴喻文州的时间挪走了一大半,他要给喻公举喂奶,哄喻公举睡觉。许多次喻文州压着他要进入生命的大和谐时,喻公举小狗崽一样嗷嗷地哭起来,黄少天立刻绝情地扔下进入状态的喻文州,抱起喻公举么么哒。

喻文州现在很嫉妒叶修。叶某人一走七年,回来的时候小叶苏早就被养成了一个不用爸爸抱着哄着拍着,还能给爸爸打酱油买早餐的乖儿子,绝对不会和他争夺苏沐秋。而他这边么……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爱不释手地抱着喻公举,在喻公举脸上玩儿命地偷香香,内心竟然有些酸楚。他于是走过去,指指自己的脸侧,似乎很委屈地说:“爸爸,我也要。”

黄少天几乎把自己呛死。他红着脸大声指责:“我次奥你好歹也是为人师表教书育人你你你怎么能这样!爸爸也是你叫的吗!著作等身蜚声学界的喻文州你究竟要不要脸!”

喻公举正在牙牙学语的时候,牙没长全的小嘴里漏着风软乎乎地跟着学:“不,不,要,碾!”

喻文州被黄少天拒绝,并且遭到了小帮凶的指责,更加委屈:“少天说要跟我共进晚餐,我很高兴,但是自从进家门以后,少天都没正眼看过我。”

黄少天受到了暴击。一向以沉稳形象示人的喻文州居然跟他泫然欲泣地撒娇,他真是……

真是抵挡不住啊!

只好一五一十地说:“那啥,我再抱一会儿,就让苏老师带去他们家里玩儿了。今天……”青年明朗的脸上泛起很隐晦的浅红,飞快地看了喻文州一眼,鼓足勇气一鼓作气地说完,“今天晚上是我们二人世界我给你准备了一点点惊喜我相信你会喜欢的就算不喜欢也要说喜欢!”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表示一下期待,推门进来一字不落地听完了黄少天最后一番话的苏沐秋已经笑了:“哟,少天,念决战宣言呢?”

黄少天立刻闭上了嘴巴。

肉在这里戳戳戳微博

肉在这里戳戳不老歌

评论(20)
热度(404)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