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我想吃你》(16)

终于完结,其实有些不舍。说好的甜蜜蜜送上。

本文打算出个本,印量调查,请大家投个票www

16、叶修是个麻烦精

叶修睁开了双眼。

记忆闪回到那辆货车撞过来的最后一瞬,驾驶座上的苏沐秋猛打方向盘,随之那一侧车头被剧烈的碰撞,接着就是渺无边际的黑暗。

醒过来的叶修唇舌发干,说不出话,但如果那个时候再给他一句话的时间,也许他会问苏沐秋为什么那样打方向盘。

现在却不会了。不知是受了那惨烈场景的刺激,还是脑部被撞的脱离了曾经的控制,这七年来消失在他生命中的记忆已经全部涌现回脑海。

他记得苏沐秋是谁了。这个人是他的学弟,他的队友,他的爱人,他们甚至差一点就成为了正式的伴侣。

他记得他对苏沐秋说过很多话。

苏沐秋问他,你行不行啊叶修大大?他说,我行不行,你待会儿就知道。

那次国王游戏,他一本正经的在众人的注视下对苏沐秋说,我喜欢你。苏沐秋气他拿表白开玩笑,被他一把拉回来,说,“不过喜欢你是真的。”

他们第一次是因为苏沐秋误会他有了新欢,当时他莫名其妙地反问:“我新欢不是你吗?”

半夜时他们曾一起翻墙出去吃夜宵,他满心炫耀的跟别人说要去陪媳妇儿,没带钱包的苏沐秋搓着手无节操地管他叫陛下。

辩论赛输了,苏沐秋说从头再来罢了,他头一次对自己的情人心生敬佩。

还有他那张空头支票一样的许诺,“哥要把它收藏着,等很多很多年以后,都还能记得这一天。”

麻痹的很多年后。叶修想,不过七年,你他妈全忘干净了。

“叶修?”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痛悔。

叶修漠然地看着那个陪在病床边的人,半天才认出是胡子拉碴的魏琛。

魏琛按了床头铃叫医生,然后安抚他:“医生就来了,你现在还动不了,要喝水的话我给你倒。”

叶修动了动干涩的喉咙,挤出一句低微嘶哑的话:“有烟没?”

魏琛用“你这个老烟枪你没救了”的眼神看他:“开玩笑呢,这是医院,你是病人。”

医生很快来了,在魏琛面前上上下下给叶修做了细致的检查,表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需要卧床修养,忙忙碌碌地给叶修开了药挂了水,一拨人匆匆忙忙地来,又匆匆忙忙地退了出去。

病房里寂静的魏琛有点不适应,在他记忆里,只要有叶修在的地方,那就必然是鸡飞狗跳锣鼓喧天的。这海洋深处一般的悄然无声让他多少有些不安——即便是已经失忆、虚弱至此的叶修,也不应该安静的一句安慰人的玩笑话都没有。

分针又让人坐立难安地磨蹭了两个数字,叶修终于再次开口了,声音低迷,甚至有点怯意:“……沐秋呢?”

魏琛紧紧抿着嘴唇,悲哀地想:他问了,他还是问了,该来的还是来了!

苏沐秋和叶修一起进医院,叶修如今已经苏醒了,苏沐秋现在还在ICU。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魏琛等了二十几分钟,叶修才第一次问起苏沐秋,然而没得到回答的他却紧接着就用他嘶哑的嗓音大声问了第二遍:“苏沐秋呢?”

“人还在。”魏琛干巴巴地说,“ICU呢,目前来看,没缺胳膊断腿。但是……”

对于病人的家属来说,最怕听到的就是“但是”两个字。魏琛也明白这一点,他微妙地停顿一下,直接转入下一句话:“医生说,只要能醒,就都能好。”

叶修听完以后只静默了几秒钟就再度开口,罔顾魏琛的意愿用破碎的声音不停地说了起来:“我怀疑那辆货车不是失控撞过来的,而是故意……我是半路遇上沐秋搭顺风车,我的家人他们不知道。他们大概不想惹出人命,所以撞了车体右侧,但是出乎意料,半途多了个我坐在那一边。货车车速太快,沐秋——只来得及把车转了个向。”

“不然的话,现在在ICU里的人该是我。”

魏琛有点想让他闭嘴,听他这样喋喋不休的说着这些话太难受了。可是他只能坐在原地安静地听,脑海中连一个安慰的词语都没有。

直到叶修说出后面的话,他才意识到现在病床上的是真正的那个叶修了。

“我想起来我以前跟他说过的话,现在全都成了屁话。沐秋除了我走之前说过一句不会后悔,其他什么都没说过——我从前有点惋惜,可原来他根本什么都不用说。”

很多感情叶修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懂,他以为他的人生只有向前只有坦荡,不会有那么多纠葛。但此时此刻,此地此间,他突然就明白了什么是痛悔,什么是悱恻。

>>>> 

叶修痊愈得飞快,他痊愈了才能去照顾至今仍在昏迷的苏沐秋。苏苏每天放学就红着眼睛来看木雕似的父亲,他已经知道了叶修和他的关系,却并没有因此而亲近叶修,却好像突然疏远了。人人都知道那是为什么,叶修却似乎并不在意,把苏苏交给同样眼睛红红的苏沐橙来照顾。那两个人看他的眼神差不多都是一样的,带着掩藏不住的怨恨和不解。叶修知道苏沐橙好几次想开口问他往事,他也做好了回答的准备。但那妹子毕竟没有问,叶修也就专心致志地照顾苏沐秋。

喻文州和黄少天忙着打官司,每天仍然来医院轮班帮忙。叶修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这几年积攒的人脉全调上来给喻文州助力。压力巨大昼夜颠倒的日子滚石般的过,压得人喘不过气,案子总算开庭了。喻文州当时的那段录音成为了关键性的新证据,再审结束,等待他那个昔日学生的是几年的牢狱之灾。

也许几年牢狱生活不是最大的惩罚,但有这罪行在那个人的历史上,所有的院校都不会欢迎他的加入,律师行业更是永永远远对他关上了大门。二十年优秀口碑,无限的锦绣前程,算是全都覆灭了。

宣判结束之日的傍晚,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走在母校的林荫道上。这一天的霞照极美,如黄少天等待了将近一年的公正果实。

喻文州用拇指磨蹭黄少天的掌心——一年在后厨的经历磨砺,从前光滑的掌心都结茧了,每次抚摸都像是痒在心底:“最近有什么打算?”

“嗯?”黄少天不解,想了想还是不能在喻文州面前显得太没志气,于是另一手豪气万丈地一挥:“开全国连锁店!”

喻文州的手顿了顿,在他掌心画圈:“还有呢?”

黄少天:“呃……去给苏老师求个平安符?”

喻文州笑:“嗯,应该的。继续说。”

黄少天真有点想不出了:“你想让我继续上学?其实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做做甜品什么的,你是不是都没有吃过‘你’啊,我下次做给你吃啊,吃过的真的都说好啊,我觉得比当律师什么的幸福多了……我可不想忙的几天才能跟你说上一句话。”

喻文州不得不认输了,扳着黄少天的肩膀让他转过来,低头望着他乌黑明亮的眼睛,柔声诱惑:“不打算去领个证吗?”

“领呗……啊?!”随口答应然后又意识到喻文州真正意思的黄少天瞠目结舌,“是,是我想的那个领证吗?”

喻文州含笑回答:“如果证字前面是结婚两个字的话,我想是的。”

黄少天立刻象征性地不好意思了一下“咳,那个嘛,嗯”,然后双手紧紧拥住喻文州的手臂,期待地看他:“你看明天怎么样?”

喻文州愉悦地把语速拉长放慢:“不急……总要挑个良辰吉日……”

他半拥着黄少天把他一路领到系办公室,一间一间地敲门介绍并炫耀他的爱人,顺便邀请大家去吃他们两人来日的喜酒。

黄少天是他的学生又怎样,关系禁忌又怎样,从前不婚先孕怎样,扰他清名又怎样?有了这么一个能放在心尖上的大宝贝,别的东西早就跌去不知哪个角落了。

从前错过的,欠下的,他要一点一点全都补齐。

秀完了恩爱,喻文州把黄少天拖回办公室,有些想重温一下当年的办公桌玩法,拉链拉了一半,魏琛打来电话,说苏沐秋已经醒了,现在一家四口正在玩认亲的狗血戏码。据说叶修刚喊了一声沐秋,苏沐秋就无比懂地骂了一句你个败家玩意儿现在知道回来了?

魏琛说现在苏沐秋已经休息了。苏沐橙和苏苏不能说没有芥蒂,叶家那边与这次的事更是择不开,不过这都是叶修该头疼的事了。

喻文州挂了电话默默地想,如果不是叶修,大概所有人都折腾不出这么些事来,他现在也就不会刚解开裤链就要沉思。

所以还是让那个麻烦精多多头疼一些时间吧。

-FIN-

麻烦精的头疼要放到番外啦,喻黄的蒸包子也是。
 全文五万余字,正文完结。
 谢谢一路追文的小天使,感谢你们的厚爱。

评论(49)
热度(519)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