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我想吃你》(10)

叶神回归!修伞上线!

喻黄重逢!真相揭秘!

都从本章开始!

真是好重要的一更啊!!!

所以真是洒满了狗血啊wwwwwwww


10、

德国的清晨。

一个一身黑色大衣的男人戴着毛绒帽子,半张脸被口罩遮住,两手缩在棉衣袖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没什么精神的眼睛,伸长着腿坐在诊所桌子对面。

坐在对面的医生好像对这副尊容习以为常:“药吃的怎么样?”

“呵呵。”男人的声音从口罩里透出来,“没卵用。”

医生说:“叶先生,你不要抵触……”

男人一挥手:“方医生,自己开的药不管用就赖病人不配合,你这可是耍流氓啊。”

方士谦扶了扶眼镜,他行医十几年,也算是男科的权威了。他所在的微草堂中西并包,收费昂贵,所以接触的病人多是官富子弟,怎么也是要些脸面的,真是从来没见过比坐在对面这位更难搞的病人。

这位病人姓叶,单名修,是个正儿八经的官富二代,官商联姻家族这一代的大公子,他的父母都是中国人,他却是从小就在德国长大的。前二十年里一直默默无闻,二十多岁后忽然以笔名在德国法学界发表了许多论点新颖的论文,声名鹊起,如今已有了他自己专属的律所。另一方面,他毕竟是叶家的长公子,也常陪着父亲出入声色场中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虽然据叶修自己说这对于他不啻于一种刑罚,不过事实上他在交游上做的也还不错。

也就是说,这位叶修先生,家底殷实,事业有成,是一个条件相当优秀的alpha。

可是他三十许的人生里,还没有一位Omega与他一起迈入婚姻殿堂,甚至也没有传出什么甜蜜恋爱的桃色新闻来。

这在外人眼里是异常的,但自从叶修踏入了微草堂以后,方士谦就不再对此感到诧异了。

因为叶修他,不,行。

打交道的数年来,方士谦对叶修做了全面检查,尝试着用各种中西方法,甚至一些东方古籍里比较有谱的偏方都放在叶修身上治疗了,却没有任何起色。

叶修每次来这里,都能带着一种“我昨天晚上吃了三碗饭”的平静口吻说着“昨晚老头子在我被窝里塞了三个光溜溜的Omega”之类的事情,然后又摆出“然后我吐了”的神色继续说:“然而我没硬。”

Omega对于Alpha来说意味着什么可以说是人人皆知,但叶修却完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这样异常的荷尔蒙,方士谦简直见所未见。但是最难搞的地方在于,方士谦觉得叶修的眼神里总是含着意味深长的嘲弄。不仅嘲弄他那个一心让他娶个名门Omega繁衍子嗣的父亲,也嘲弄自己这个对他的病症束手无策的知名医生,甚至叶修对他自己,对整个世界都带着一种淡淡的讽刺。

面对正百无聊赖地用手指扣着桌子的叶修,方士谦叹口气,递过去一张名片:“叶先生,我恐怕我们应该换个治疗思路了。”

叶修的手指随意地碾过名片上面的名字。

王杰希。微草心理诊所主治医师。

叶修:“……???”

方士谦一脸诚恳:“每次给你做荷尔蒙检测的时候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的,你的激素分泌处于正常水平。所以我大胆的断言,你的问题可能是……心因性的。”

>>>> 

一月后,国内的傍晚。

叶修从王杰希的诊所出来,心里滚满了四个大字:“全。是。扯。淡。”

他在对他来说是异国的街头点燃了一支烟,看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过路人。他从小生长在德国,但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这个从来没有到过的街头,看着四周都是和他一样黑发黑眸的人,他竟觉得无比熟悉亲切。

淡淡的烟雾缭绕,烟头上的一点火星让灰暗的冬夜夜色变的明媚起来。

叶修盯着那妩媚明亮的一点明火,恍惚觉得曾在某个时候,也有过相似的感慨。甚至这个地方,也好像在很久以前的梦中浮现过。

可是他从记事起就生长在以严谨著称的德国,这种没怎么仔细规划过的、建筑风格参差零落的地方,对他来说应该是全然陌生的才对。

叶修轻轻咬住烟嘴,浓浓的尼古丁的味道一向有助于他清醒,可是这次他依然想不起任何关于这条街,甚至这个国度的任何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

这样的感觉真是再糟糕不过了。

一向心宽的叶修终于没有再勉强自己,他难得地决定吃点甜品改变心情。左手边的巷子里就有一家店面不大但是装潢很可爱的甜品店,干净明亮的玻璃窗透出室内暖暖的黄色灯光,叫人一看就有好心情。

叶修挑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定,迎出来的店主本人和这家叫蓝雨的甜品店一样是很可爱的风格。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羊毛衣服,戴着粉色的男士围裙,身上还有甜甜的柠檬味道。脸上眉目分明,清秀的甚至有些英挺了,偏偏嘴角两旁带着一对深深的酒窝,软软的嘴唇微微抿起像是撒娇,一双乌黑清亮的眼睛映着灯光闪烁。

叶修立刻偏过头去。

这个店主简直可爱的犯规了。

一本厚厚的甜品单放在他面前,设计模仿成魔法小说里魔术师的咒语大全那样,好像每翻开一页都另有玄机。店主明快的声音在叶修耳边响起:“先生,请点单吧。”

叶修望着书里的甜品照片犯难,每个看起来都是糯糯的,可爱的,让人舍不得下口的精致。

“唔……这里有什么主打产品吗?”

“哦哦哦,有的啊,你。”

“……”叶修怀疑自己得了幻听,“什么玩意儿?”

“你。”可爱的店主眯起眼睛笑,“你就是我们甜品店的主打产品哦。吃了都说好,吃了还想吃!”

叶修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这个刚刚他还觉得十分可爱的店主:没想到他没脸没皮了三十余年,初次来到故国的第一天,就被一个真人不露相的店主给调戏了。

“你的意思是……要吃我?”叶修的脸皮毕竟修炼了三十多年,功底之深让他第一时间就能对着小店长意味深长地笑,“反过来的话,倒可以试试。”

然而叶修马上就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他自知“寡人有疾”,不过是嘴上占个便宜。

店长看到他的样子才恍然大悟,对这个厚脸皮的客人有些气哼哼的抗拒了:“先生在想什么呢!我是说,我们这里的招牌甜点名字叫做‘你’!”说完之后他还悄悄地碎碎念,“真是银者见银……”

叶修明白闹了一出乌龙,倒也没在意店长的吐槽,大手一挥,十分赏脸:“那就来个‘你’。”

“好嘞。”店长兼甜品厨师麻利地收了单子,客栈店小二似的应了一声,就往小厨房里跑。过了五六分钟,一道甜品就摆在白瓷盘子里,放在了叶修面前。

叶修看了看造型,似乎只是普普通通的巧克力蛋糕,造型还不如甜品单里的一些甜点别致。他有点怀疑那书里的甜点做出来以后也都是货不对板,却还是拿起小银叉子轻轻勾下一块蛋糕送进口中。

甜的。这是入口以后叶修的第一感觉。是一种不腻人的清甜,好像薄荷柠檬的沁人口感。

然而细细咀嚼了两口,一种无法忽略的苦味在整个口腔里蔓延开来,毫无疑问是苦涩的黑巧克力,然而这苦涩也未免太过,刚才的甜蜜一下子被驱散的干干净净,叶修甚至忍不住想用开水冲淡这苦味。

但是有点勉强地将这蛋糕全部咽下之后,却又自喉间慢慢,慢慢回味出一种甜来。像传闻中的苦丁茶,品一口是浓重的苦涩,然而细细地默然回味,苦到极致之后就成了甘甜。

叶修有点明白为什么“你”是这家店的王牌甜品了。

这种由沁人的清甜到极致的苦,苦后又回味的历程,如同恋爱一般叫经历过的人心知肚明,然而欲罢不能。

叶修慢慢地尝着“你”,问坐在一边用亮晶晶的眼睛期待的看他的店长:“这道甜品很迷人。不过,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刚刚有问必答有话必搭的店长这时却不回答了,只是将眼睛惬意地眯起,像流连什么可贵的回忆一般,甜蜜的微笑。

叶修也很欣赏这时的静谧。他一边吃“你”,一边散漫地看窗外的街景。忽然看到奇异的一幕,挑挑眉感叹:“哟,在少儿面前少儿不宜,啧啧……”

店长也顺着他的目光往外望,透过明净的玻璃,看到外面的场景,整个人仿佛被从美好的童话中硬生生拽出来,拉扯到残酷的现实前。

窗外是十分登对的两个人,叶修所谓的“少儿不宜”不过是其中一个将自己的大衣解下来给身侧的人披上,这个动作无疑透着那男人的关心和体贴,与叶修本来并不相干。但不知道为何,他看见那接受了衣服的、手里牵着一个胖胖的小男孩的人抬头对另一个人微笑的时候,心里莫名燃起一点邪火,话语也无缘无故带上了点酸味。

而店长从刚才那一侧脸之后,就一直怔怔地注视着外面为人披衣的男子。

不知是否孩子对人的目光最是敏感,外面的三人中第一个注意到这边的是那个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小男孩。他疑惑地往这边看过来,对上叶修不大明朗的目光,第一反应就是难以置信地攥紧了苏沐秋的手,指着甜品店的方向:“爸爸!爸爸!”

苏沐秋和喻文州都猝然望去。

店里店外,灯下月下,四个人的目光直直撞上。


TBC


想必大家也都看出来啦,叶神他,失忆了。

本章时间线在上一章的一年之后,并不是紧接哒!

评论(53)
热度(487)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