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我想吃你》(08)

08、

喻文州在大洋彼岸梦到黄少天时,黄少天正在系主任的办公室里面对着一纸体检报告单。办公室里不仅有威严的冯主任,还有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班主任魏琛,两个人注视他的目光冷暖截然不同,但脸色都是一样阴沉。

黄少天浑身冰凉的站在办公桌前接受着那两人目光的审视,他已经知道那张体检报告上的结果。

他之前被徐景熙送到校医室,医生粗略问了问病症,听完之后就嘀咕了一句“怎么那么像孕期症状”,然后为他安排详细的体检。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像惊雷一样炸裂在黄少天的胸中,有了这隐约的念头,他当然不会乖乖的让医生做完检查,几句话的功夫就插科打诨地从里面落荒而逃。

然而他并没有逃过这一劫,逃回寝室之后不过片刻时间,黄少天还没有真正梳理完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他就被叫到了现在这个地方。系主任老冯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薄薄的纸,但对于黄少天来说,那可真是重逾千钧了。

黄少天全身发抖,他的心脏仿佛以平时的二倍速迅疾猛烈地跳动着,整个人眼前泛白呼吸困难,这种状态维持了五分钟之后他才觉察到,自己在害怕。他平坦的小腹没有任何异常,但是那里,那里已经孕育着一个融合他和喻文州血脉的小生命了。

可是他不觉得期待和幸福。

黄少天还不过二十二岁。他从小淘气胡闹,但是最多打打擦边球,在学校在家里没做过一件真正意义上出圈的事。学业未满而怀孕,并且怀的是导师的孩子,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黄少天从前想都没有想过。他不知道学校会怎样处理他。是替他隐瞒,要求休学还是通报,处分更甚至退学?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嘴唇在战栗,他脑海中一遍一遍回放着那天他生日,他抛下了冷漠的家人,与喻文州奔赴浪漫的海边,他们在海滩上深情拥抱彼此并热吻,那一次太忘情,没有任何的预防措施,他回来之后吃了药,但是也许……也许就是那样,已经迟了。

黄少天有些神经质地幻想着如果自己早点赶回去服药,如果喻文州那次没有内♂射,甚至如果……如果他们那次没有做会怎样,他希望回到那个时候叫醒失去理智的自己,告诫自己这可怕的后果。他被懊悔折磨着,却慢慢发觉了懊悔之下,是清晰地意识到一切已经无可挽回,是淡淡的绝望。

一双手扶在他的肩膀上。黄少天抬头,魏琛的目光严肃:“少天。”

“老师。”黄少天张张嘴想要向魏琛求救,可是他却不知道怎样将这件事诉之于口。

魏琛摸了摸口袋里的香烟点上,却只是夹在指间:“你没有被标记,怎么会怀孕?是不是有人强迫你?”

黄少天没有想到魏琛一开口就走向了让他完全脱责的方向,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借着魏琛的台阶编造一个谎言。

然而时刻关注他眼神的冯主任已经得出了结论:“不是强迫,那就是自愿的了。身在校园里却做出这种事,是哪个Alpha学生这样不像话?”嘴里说着不像话,可是他的身体往椅背上轻轻一靠,仿佛反而放松了一些。

黄少天明白了,对于冯主任来说,如果系里有一对学生情不自禁以致怀孕,不过是处分两个人,加强系风建设罢了,而如果是有学生遭到强迫,那就是校园安全事故,自然要严重的多。魏琛的样子虽然不算轻松,但是也没有刚才那样严厉,大概也是一样的原因。

Omega的发情反应难以控制,校园里对AO学生的恋爱一向也是引导而不杜绝,闹出怀孕的事情虽然有些出圈,但也没必要太过于严厉。黄少天通过两个老师的脸色了悟了这一层,刚刚稍稍安宁了一些,忽然又有一个念头电光似的在心里闪过。

不,不是这样的。

他再抬起头时,无比坦诚配合:“老师,我不是被强迫的。但是关于对方的事,给我些时间让我考虑怎样解决好吗?”

魏琛和冯主任讶然。他们不是没见过学校里AO私下结成伴侣最后Omega怀孕,但即便是当年以为人果敢出名的苏沐秋,也没有说过“让我考虑怎样解决”的话。苏沐秋和他的Alpha几年前是系里出名的情侣,苏沐秋一怀孕,谁都知道另一位当事人是谁,他们两人一开始便是一起面对的。

冯主任或许还抱着黄少天会带着Alpha学生一起来认错忏悔的想法,但魏琛已经隐约预感到,黄少天恐怕不会这么做。

黄少天登上QQ的时候,许多人加他的好友。他虽然年少,有些天真,但毕竟不是懵懂的人,从系办出来以后,一路上形形色色的人用各种各样的目光打量他,大声的窃窃私语,他知道那是为什么。

校方说会暂时保密,但流言蜚语总能绕过那道保密的墙。

路上的独身Alpha用充满占有欲的猥亵眼神看他,仿佛他是随时随地可以收入囊中的所有物。Omega们则大多是不屑和嘲讽的。黄少天经过拐角的时候,清晰地听见有人说,都说保险套是上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偏偏有些人就是作死。另一个声音尖细地嬉笑,大概是因为隔了一层不够刺激呗。

黄少天一贯的活泼,与朋友师长交往时自然流露的关怀温暖,一夕之间全部被评价成了装纯,做作。他一下子从系里闪耀的温暖小太阳,变成了一个不知自爱,勾引他人的可怜虫。

黄少天坐在渐渐黑暗的寝室里颤抖。这一路上,他真是如芒在背,如鲠在喉。欲申辩而不能,欲逃避而无处可逃。徐景熙义愤的要和那些对他评头论足的人大战三百回合,被他以独自冷静的理由请出宿舍。

他怕见到任何一个人的目光,怜悯的也好,讽刺的也好,都让他难过。他从未这样的需要喻文州,他登上QQ,看到喻文州灰暗的头像,知道自己这里天翻地覆的时候,那人应该正在大洋彼岸一夜好睡。可是他仍然打开了对话窗口,他想把一切告诉喻文州,想依赖他的爱人,想像所有发慌的年轻人一样求助他年长的情人,想问他,老师,我可以说出你的名字吗,你愿意跟我一起面对这一切吗?

文州,我很害怕。

在黄少天的手指飞速敲击键盘扣下“老师,我怀孕了”的时候,右下角弹窗一亮,一个窗口蹦出来,一个陌生人对他说:“黄少天,你真不配做喻老师的学生。”

黄少天的手指落在键盘上,僵住了。

陌生人说:“如果老师知道了这件事,该多么痛心。他年纪轻轻已经蜚声学界,人人称赞德才兼备,却教出了你这么一个恬不知耻,既没有成绩也没有建树,以滚床单为乐的学生。呵呵,我想老师要是在国外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人,一个他教学史上无法抹去的污点,一定后悔当初走眼选中了你吧,小师弟。”

这几行字针一样尖锐,刺痛了黄少天的眼睛。

如果对方提的不是喻文州,黄少天一定会反喷回去,老师都不曾这么痛心疾首的教训他,又哪里轮得到这一个素未谋面的所谓师兄。他与人滚了床单,怎么就成了他导师无法抹去的污点,又碍着这位师兄什么事。

黄少天当然知道这指责来的毫无根据,他这位所谓的师兄简直像无事可做逮人就咬的犬科动物,可是他看着“年纪轻轻已经蜚声学界,人人称赞德才兼备”几个字,本来想对喻文州说的话,却一点都说不出口了。

师生之间的恋爱已经是一种禁忌,更何况是老师让学生怀孕生子。这件事真的捅了出来,黄少天得到的评价大概是年少无知,受到哄骗,而喻文州几年来积攒的名誉声望,他那君子端方温润如玉的形象,则会变成一个好色饥渴、以学分或毕业胁迫学生的斯文败类的模样。

黄少天慢慢删掉了给喻文州的那几个字。

此时天际已经全然的黑暗了,但是黄少天心里忽然雪亮起来。他打了冯主任的电话,那一层淡淡的绝望和深深的懊悔其实依然萦绕着他徘徊不去,可是黄少天还是轻轻的,坚决的说:“对不起,主任,我确实是自愿的,至于对方的名字,我不能说。”

黄少天不想再面对真情假意的同学与尴尬的老师,也不愿再受到学校里那些荷尔蒙分泌旺盛的Alpha的纠缠,他主动递交了退学申请。

家里知道这件事的第一时间就与他断绝了关系,黄少天整好行李从学校出来时,已是无家可归,不知何去何从。

他前些年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谈了一场恋爱,没有的那些情感一刹那都得到了弥补。但来得快的去得更快,又不过顷刻之间,他失去了一切。

只剩下腹中那个正在成长的,喻文州留给他的孩子。

他给喻文州留下的则是一条冰冷而敷衍的分手消息,理由是喻文州远在国外,没有安全感,他觉得寂寞,看上了别人。

黄少天想着自己漏洞百出的措辞叹气,也不知道喻文州会不会相信。他现在没有任何打算,既没有关于自己的,也没有关于喻文州的。走一步看一步,是他唯一的出路了。

黄少天呵了呵秋凉中微红的双手,拖起行李箱往远处慢慢走去。

不是他要替喻文州做出一切决定,不是他不信任他们之间的感情。只是事态发展成这样,他只抱着希望喻文州平稳前行的念头,慢慢就自然而然做出了这些事。不管是对是错,都不过是爱着人时的直觉。


TBC


这一更卡了很久,因为我实在不知道烦烦怎么样表现才是对的……

最后写成了这样,想了很久很久。我想,烦烦不管多么爱喻苏,被发现怀孕的时候一定都是非常懊悔的,因为后果是他从前根本没有想过的。

烦烦才二十出头,喻苏又是他的初恋,没有人能在这时候就坚不可摧,毫无破绽。烦烦应该从这场恋爱中接受磨砺,然后慢慢成长起来。

所以这更就是这样的,烦烦在这样的设定下,表现的很不成熟,十分傻气,害怕,懊悔,软弱,还有些反复无常。

但是他最终会变得更好。

这些都是丁丁的私设,要说是OOC嘛,也不为过,希望小天使们轻拍砖。

评论(35)
热度(374)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