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我想吃你》(07)

我没有食言,叶神上线了!


07、

在刚刚那没有阻碍的亲密之后骤然听到这样的消息,黄少天的大脑有瞬间空白。在他那空白的恋爱史里,两个月的暑期已经是最长的分别时间。出国意味着多远的距离,多长的时间,他其实没有任何概念。

两个人身上都还萦绕着对方的气味,缠绵浪漫的气氛却已经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昨天接到学校的通知,有一个出国交流的机会,开学就去,时间是一年。”

黄少天下意识地问:“能不能不去?”

刚问出口,他就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喻文州绝不会为了新任情人的一个小小撒娇就放弃这样的机会。再说,他也希望喻文州有机会去他理想的国度。

所以他立刻改口:“啊哈哈玩笑,玩笑而已。文州要去国外镀金是好事啊,回来以后是不是就能评正级教授啦?赚钱是不是能翻倍呀?那我是不是就不用工作了,一毕业就可以闲在家里,等我的老师把我养成一只巨大的米虫?”

他笑的很灿烂,阳光般的笑容在月下格外耀眼,完美的没有一丝破绽,好像一点都不为即将到来的离别伤感。喻文州深深看了他一眼,忽然觉得自己才是儿女情长的那一个。

阳光少年黄少天同学往他的老师怀里缩了缩,深深地嗅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文州,我等你回来。”

喻文州紧拥着他的情人,夜风吹来,他突然打了个战栗。他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细细碎碎地吻黄少天的额头。不是他不愿意回应黄少天的誓言,只是他总觉得所有说出口的誓言,最终都将被打破。

>>>> 

开学之前喻文州已经坐上飞机去了德国。离开之前他给了黄少天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但是黄少天在学校里,无论是视频还是语音都要避着人,两个人渐渐只能通过文字来联系。喻文州很忙,黄少天开始准备司考,时间也很零碎。大概是因为见不到人听不到声音的缘故,黄少天反而不好意思跟喻文州说“我想你”或者“我爱你”,汇报的都是诸如“天呐今天教法理那个死老头又开始歧视男O了,嗦什么‘真不知道男A和男O为什么会互相吸引,荷尔蒙的作用是没有理性的,原始的,落后的……’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站起来拍桌子,‘因为真爱啊’。老头那张脸都绿了……”“下周迎新晚会,系里让周泽楷去做主持人。哈哈哈哈哈哈天呐他们怎么想的,就那个闷葫芦,他一个晚会能蹦出六个字不?”“今天迎新晚会,周泽楷穿黑西装了,正经有点帅。我好像知道为什么系里那些人三叩九拜地求他去主持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我的老公帅。”喻文州总是在几个小时后,回他几句话。时间隔上几个小时,开心也过去了,难过也过去了,其实回复什么都不对了。可是那千难万难从遥远的时空里偷来的来自喻文州的几句话,已经让黄少天幸福不已。

直到有一天,黄少天和徐景熙在食堂吃饭,听见有人谈论喻文州。

学生们说喻文州的温柔儒雅和出色已经是黄少天习惯的事情,但这次不同,这次他们谈的是喻文州和苏沐秋。

一个女生低着头,好像神神秘秘压低了嗓门,但坐在她背后的黄少天清楚听见她说:“喻老师连交流学习都是和苏老师一起的。这也太有缘分了。”

另一个女生懒洋洋的答:“什么有缘分。人家根本就是一对啊。他们大学就在一起,现在都有五六年了吧。”

“靠,不会吧。”黄少天心里这么想,背后也有人真的这么问了出来。

“不会什么不会。”这时插进来第三个女生的声音,“我作证我作证,我有一次看到苏老师从喻老师办公室走出来,满身飘着海洋那个味道。喻老师的信息素这么特殊,我不可能认错的。”

几个女生小声的尖叫着:“办公室Play诶,喻老师好会玩。”

“好烦人呢,这么恩爱还不滚去结婚。”

“哎呀,那两个一看就是事业型的啊,不过现在还不是借着交流的名义出国蜜月去了?真是羡~煞~旁~人~鸟~”

黄少天听得怔怔,手里一松,筷子掉在了桌上。

徐景熙担忧地看他:“醒醒,醒醒。你怎么了?”

黄少天猛的回神,捡起筷子又放下:“我吃饱了。咱回吧。”

徐景熙看看他几乎没动的餐盘,又看看他苍白的脸色:“要我带你去校医室吗?”

黄少天一开始不过是心情不好,现在倒真有些反胃起来。他想这恐怕是想喻文州想的,更加自嘲:“最近食欲是不大好,行呗。”

关于喻苏两人的传言一向是有,但他从来没想过喻文州会给苏沐秋标记。想着喻文州和自己亲密时候的样子,黄少天的胃疼的无以复加。

他不相信那只是喻文州一时兴起的消遣,宁可相信他和苏沐秋之间的事不过是一场误会。他打定主意,开完药回到寝室一定要向喻文州问清楚,可是最终却没有那样的机会。

>>>> 

事实上,喻文州和苏沐秋一起出国交流,只是一个巧合。

两个人一到德国,就住进了同一间公寓,一起搭伙解决伙食问题。然而白天的时候各自到学校学习,晚上回来,喻文州一边忙一边偷闲看他那位永远充满生机的情人给他发来的消息,一日的疲惫仿佛都退却不少。而苏沐秋则忙着和宝贝儿子的保姆沟通孩子的学习与生活。要说这两人之间有什么暧昧奸情,A、O之间就真没什么能称得上君子之交的了。

喻文州已经有两天没收到黄少天给他发的“爱的留言”,连着两天没睡好,眼周一圈淡淡的青色。苏沐秋边穿鞋边发表对他的同情:“学长,虽然你是一个Alpha,但是对恋人的控制欲不要这么强嘛。两天没发消息而已,可能是少天最近忙呢,不用这么轻易就质疑自己的魅力吧。”

喻文州权当没听到。

要去见偶像的苏沐秋心里阳光普照,根本不在意喻文州的冷淡,潇洒地在门口对他招手挥别:“我去蹭饭啦,回来给你带吃的。”

苏沐秋大学时代格外看好的学弟A果然不负所望,一路出国升博,最后被学界泰斗相中,这一天的交流会结束,就被邀请去聚一聚。学弟A知道苏沐秋也参加了交流会,征得东道主的同意,就对他递出了邀请。

苏沐秋对德国向往已久,席间操着一口流利的德语和德国老头子交流,两个人一拍即合,似乎就要成一对忘年交。最后苏沐秋一看时间,担忧还在公寓里的喻文州,只好千般不舍万般留恋地向老头子告辞。

学弟A送他出来,看他脸上止不住的明丽笑容,宁静已久的内心忽然又骚动起来——说到底,这么些年他对苏沐秋并没有完全死心。

“自从和叶修学长分开以后,我好像很久没看到苏学长这么高兴了。”

苏沐秋脸上的笑容刷的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苏沐秋还是笑着回他:“那是你太久没看到我了。学弟有出息,不是我们这些窝在国内的人可以比的——”

学弟握住他的手腕:“沐秋,别这么说,我知道如果不是为了叶修,你也可以在这里的。今晚R教授这么欣赏你,你要是肯留在这里,前景难道不比在国内好?”

苏沐秋皱着眉挣开他:“我家在国内,怎么留在这里?”

学弟心里一悸:“你家?你是说你和他的儿子吗?”

苏沐秋被他暧昧的言辞堵的烦躁不已,努力平心静气地反问:“我在国内有固定的居所,有稳定的收入,有一帮整天对着我喊‘啊苏教授好苏啊嘤嘤嘤’的学生,我为什么要出来?”

“这些你在这里也可以有,还有我可以陪着你。沐秋,几年来我一直希望你来,你这次来,我很高兴,以为你终于肯答应我。可是你告诉我,只是来交流一年。你是不是——还在等他有一天会出现在你面前?”

苏沐秋按揉了一阵额头,然后点起一支烟,倚靠在桥边,莱茵河从他们脚下缓缓流过,月下苏沐秋清秀的眉目之间笼着一股深深的倦意。烟雾从他花一样的嘴唇之间慢慢洇散开,灰蒙蒙的,与他红色的嘴唇极为矛盾,但看在眼里只觉得生动的美。

苏沐秋平静地开口:“我是在等他啊。我不知道承认我在等他有什么可丢人的。他是我的爱人,我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我不能等吗?我不该等吗?”

看到学弟一副极受打击的脸,他没有半分怜悯地继续:“学弟,我是从大学的时候就非常欣赏你。但是欣赏算是个什么关系?你是我什么人,你对我有期待,我就该实现吗?”

他拍拍学弟的肩膀,把烟头捻灭在手边的垃圾桶上。学弟看着他漂亮的手指将烟头丢进垃圾桶里然后毫不留恋地远走的背影,觉得自己就如那只烟头。明知毫无希望,仍然眷恋他的指尖。

苏沐秋走出几百米远,猛地停住:“我靠,忘记给文州带吃的了。”

苏沐秋在街边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一家中式便利店。在他取餐付钱的时候,一个穿着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色衬衫,叼着香烟的男人,将手插在裤带里,从他背后缓缓走过。

苏沐秋付完钱,觉得西方的夜风有些寒凉,他在黑夜里深深地叹息,裹紧领子,走向与那人相反的方向。


TBC

烦烦怀孕了!

评论(46)
热度(476)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