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我想吃你》(06)

烦人甜,烦人甜,烦人甜。

拉灯了还是烦人甜!

06、

师生的关系让两个人的恋情有一种隐秘的甜蜜。黄少天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去一周里去喻文州办公室的次数。喻文州忙碌的时候,他就坐在沙发上,盘着双腿抱着抱枕呆呆地望着喻文州清俊的脸庞,直到对方被他痴迷火热的视线骚扰的不能再无动于衷,从电脑前侧过脸来,温柔中带点无奈地回应他的目光。

黄少天深深把脸埋进带着喻文州气息的抱枕里,藏起克制不住的笑容和那对可爱的小虎牙,在他心里,这一刻的对视就是甜蜜的极致了。

他们都克制的很好,不过也不是没有心惊胆战的时候。

周泽楷陪黄少天吃饭的时候,就隐晦地指出自己从他身上闻到了另一个Alpha的味道,而且还不止一次。

周泽楷是一个很敏锐的Alpha,他没发现黄少天现在归属于喻文州,只是因为他对喻文州很陌生。可是黄少天同寝的室友徐景熙也是喻文州的学生,夜里黄少天刚爬上床,就听见隔壁徐景熙幽幽地说了一句话:“少天啊,你和喻老师什么关系啊。”

黄少天的脸僵住一瞬:“啊哈哈哈,文州是我的导师嘛。”

“你们关系很亲近嘛,”徐景熙执著地说,“好几次你回来,我都以为是喻老师来查房。”

“开开开什么玩笑,咳咳,我不过是多去了几次他的办公室请教学术问题,用不着担心吧。”

徐景熙打着哈欠嘱咐:“你要是想泡喻老师,我是不会阻拦的啦。不过你要当心啊,喻老师是本系男神,追随者很多的,小心哪天就被堵在墙角揍了。”

黄少天:“……你当这是校园小说?”

嘴上敷衍着徐景熙,黄少天心里却有些惶惶。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恋爱,他做不到无所畏惧,尤其喻文州是这样赞誉加身、颇负盛名的老师,如果被发现和自己的学生恋爱,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呢?

他们这些学法的人最懂流言的可怕。爱在舆论面前,只是一层透明的薄纱,遮不住外人眼中的丑,反而像是献媚取宠。

喻文州送他回家的时候他还沉浸在愁绪里。喻文州当然察觉得到。他公务在身,不能和恋人一起乘车回家,就送他去车站。在宽大的面包车上他们之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黄少天不像往常那样活泼又快乐,也不再盯着他发呆,只是茫茫然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喻文州心想这像什么话,他轻轻的凑过去,在黄少天耳边说:少天,现在你的恋人喻文州快要把你送上回家的车站,这整个长假你们都隔着两个小时车程的距离,他知道你肯定不会经常给他打电话,那么现在,你就没有什么要和你的恋人说的吗?

黄少天心里酸楚。

车上除了他们就只有司机一个人,现在天还没有大亮,车里是暗色的一片,只能透过外面依稀的路灯光看到喻文州的小半边脸庞,和期待的眼神。

黄少天一点点挪过去,他身上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衬衫传到喻文州身上,在黑暗中,喻文州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黄少天突然开口:“我的家,离海边不远。小的时候我和家里七大姑八大姨的小孩子会一起到海边摸贝壳,堆沙子……沙子很软,金黄金黄的,我从来不怕它们留在我的鞋子里,衣服里。夏天的时候,我就踩着滚烫的沙子,一直踩啊踩,留下很长一串脚印,直到我的脚没进海水里。我的脚好像要被烫伤了,但是只要被海水一冲,我就会觉得很舒服,很柔和。从小到大,我最喜欢海。”

喻文州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起海洋,却听得入了迷。

黄少天停顿了片刻,在逐渐泛起鱼肚白的天光里果断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起誓般说:“等我们都老了,我带你去那个地方过余生。”

黄少天听见自己的心脏怦怦跳动,他默默等待了一会儿,他牵着的那只手有力地反握住了他。终于明亮起来的车厢里又是一声满足的叹息。

>>>> 

回家的日子前所未有的难熬。

不光是因为黄少天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和恋人分开,也是因为家里人声势浩大地给他组织着一场又一场相亲。灼热的8月,一次又一次抗争无果让黄少天心浮气躁。

黄少天是纯信息素作用诞生下来的。他的父母之间没有什么感情,也没有什么家庭责任感。在父方的眼里,这个Omega孩子甚至没有必要念大学,而应该早早起到生殖的作用。母亲在这件事情上和父亲倒是出奇的一致,挑了各种各样的Alpha让黄少天去相亲。虽说在常人的观念中,Alpha的各方面能力都要远胜于Beta,充当着社会的支配者和领导者,但经过一次又一次接触,黄少天发现这个群体同样的良莠不齐。

这些人里不乏衣冠楚楚,工作待遇良好却十足抠门的,自恃优秀就对黄少天颐指气使,横挑眉毛竖挑眼的。黄少天坐在咖啡馆里冷眼观察着他们,可以想象自己在这些人眼中不过是一个繁衍后代、发泄性欲的工具而已。

他的家人终于发现了黄少天的表面配合是一种消极抗争。他每次乖乖地喷着散发甜美味道的香水,穿的可爱靓丽,去指定的地方与Alpha们见面,开局之后却净挑昂贵的餐点,全然不客气地要求对方陪他逛街买衣服买电子产品买奢侈品,一场约会下来,对方总是落荒而逃。财力过人的,则会被他在公共场合抠鼻翘腿的样子膈应。

吓跑了相亲对象,黄少天自己也尤如打过一场战役。

黄少天生日这天,家里说为他办一个生日晚宴。席上果然又有一个素未谋面的Alpha,大约是父母所拥有的资源都已经被黄少天吓跑的缘故,这个Alpha的教养和能力甚至不如前面见过的几位。黄少天想着自己偷偷藏起的那位地下情人,无论相貌、人品、涵养、能力都是一流的,深以为幸,在自己的生日晚宴上就更加的消极。

一顿饭不欢而散。相亲对象刚走,黄父就一筷子摔在桌上:“你今天晚上像什么话!”

黄母也轻声埋怨:“少天呐,你都22岁了,咱们家没有到了你这个年纪还没结婚的Omega。再说只是让你处对象,并不是要求你们现在就生育,也不会影响你的学习的,爸妈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22岁的生日这样闹剧般的度过,黄少天几乎疲倦到极致,乍听到这么一句话,笑的有些嘲讽:“哪怕你们换一天,我都会相信你们是为了我好。在那些Alpha眼里,我是个用来生孩子的工具就算了,可是我的家人也这么看,还真是可悲啊。”他抬头看脸色难看的母亲,“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该抛弃自己的个人生活,去给一个Alpha生孩子来发挥Omega的本职作用。您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吧,当时您是心甘情愿的吗?现在您说是为了我好,妈妈,我可真是不懂你了。”

他说的平静,其实身体里却燎着满腔怒火,稍微克制不住就要像喷发的火山一样覆没了他对这个家庭的所有亲情。黄少天匆匆地走下楼,冲进火热的夜风里,看着外面夜空寥落的星子,深深的吸气,掏出手机拨出了喻文州的号码。

喻文州不知在做什么,接他电话的间隔有些长。

但电话终于接通,喻文州隔着遥远的距离温柔地叫他“少天”。

一向觉得自己是铁血真汉子的黄少天立刻眼睛一酸,有点委屈地嘟囔:“文,文州。”

喻文州的声音停了一停,低沉的声音从手机里穿出来很模糊:“我很想你。”

“文,文州,我也是的。”所有没得到的好像都得到了报偿,黄少天又苦涩又幸福,连声表达着自己的想念,“我特,特别特别特别想你。就希望你现在就在我面前,真的。我今晚好难受,一直想你,我都想亲你了。”

手机里又安静了片刻,才听见喻文州继续:“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我们这儿一个大饭店,叫蓝雨什么的……我爸妈给我相亲呢,你知道那对象多差劲吗。我就没听说过AO相亲是让Omega请客的。今晚就是我爸妈巴巴地把人家请来,上赶着要把我送出去呢。”

喻文州沉默了。

黄少天察觉他不高兴,连忙解释:“文州你不要生气啊,我也想跟家里说我有老公了,我老公特别优秀,要什么有什么,横竖都没得挑。可是……”

喻文州打断他:“少天,我知道,是我不好。”

“那怎么是你不好呢。”黄少天更着急,“你是我老师又不是你自己乐意的。我们是师生这个确实稍稍惊世骇俗了一点,但是过几年我毕业了不就不是事儿了吗,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我都大二了,就过一年的时间,大四学校就管不着了,我就能把你往家里带了。你是老师多好啊,论文一发学生一带,月收入丰厚,我都可以不出去挤破头地找工作,就在家里让你包养我,多好是不是……”

喻文州笑了:“少天怎么知道不是我自己乐意的?”

他这么一笑,嗓音微微压低,听起来更有磁性,黄少天被他的性感嗓音电的语无伦次:“那,那那我怎么就不知道了。”

“冤枉,我可是很愿意做你的老师的。我会教少天很多东西呢^-^。”

黄少天被他一本正经的暗示惹的很羞涩,慌乱地应了几句就想挂电话。结果身后传来停车的声音,接着车门一关,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回头看看,就被拥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深沉的海洋的味道包裹着他全身,黄少天被迷的骨头都软了,没有半分力气的手几乎捏不住手机。

“生日快乐。”抱着他的男人如是说。

黄少天泄愤似的低头咬在喻文州手腕上。“你,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我要生着一肚子气度过我的22岁生日了。”

喻文州把他关进车里,黄少天像个乖宝宝一样安安分分地看着喻文州给他扣安全带,听见喻文州难得的急切:“你今天生日,我本来想去你家里找你的。本来还想着可能要委屈少天翻窗下来,是不是太危险了,但是你凑巧出来吃饭了……”

黄少天急不可耐地堵住喻文州的嘴唇:“不危险不危险,为了你翻窗我才不怕。”

“少天。”喻文州被他小兽一样毫无章法的啃咬弄的嘴唇发疼,不由失笑,“你好像个急色鬼。”

“小别胜新婚,老公千里迢迢来给我过生日,我当然激动。”黄少天再密密实实地啃咬了一会儿,直到两个人都嘴唇红肿,才从喻文州身上起来,“你带我去哪里?”

喻文州故作神秘:“带你去拆礼物。”

黄少天坐在喻文州平稳的车上,心里激动的像有十几只春天的小鹿踩着心房跳来跳去。他甚至配合地捂住眼睛,嘴里念念有词:“老大,我保证不看,也不会偷偷记住车子行进的路线!你不要灭口啊!”

停车的时候,黄少天松开手,喻文州却再度遮住了他的双眼。

其实黄少天已经能猜出喻文州带他到了哪里。因为他听到了熟悉的海浪声。

喻文州小心地捂着他的双眼,带他下车,然后单手脱掉了黄少天的鞋袜。敏感的脚掌碰到细软的,微凉的沙子,黄少天小小的瑟缩了一下。喻文州把他轻拥着,带他慢慢的往前走。

黄少天的每一步都很小心。他听见潮水拍打沙滩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听到海风活跃的声音。视觉的暂时消失让他不安,脚下的触觉好像成了世界唯一的真实。

当他的双足终于被温暖的水波包围时,喻文州松开了手。

黄少天看到,暖黄的月亮好像从未离他如此之近,大的像银盘一样,月光就停留在他的眼睫上。

这一切都太美好了,月光,沙滩,还要映着星光的茫茫的大海,以及自己身边这个人。美好的像梦境一样不真实。

“你喜欢吗?在这里度过你生日的夜晚。”

黄少天听见喻文州这么问他。他于是跳起来,湿漉漉的双脚勾在喻文州的膝弯上,冲力让毫无防备的喻文州跌进浅浅的海水里,连带着黄少天一起,两个人的衣服刹那间被海水浸透。

语言似乎成了多余的东西。在一览无余的月光下,是一览无余的海面。海水包裹着他们,他们也是没有遮挡的,赤诚地与对方交缠。

咸涩的海水没过两个人的腰际,黄少天全然挂在喻文州身上,全身心地信赖他的Alpha能够支撑住他,主动地向下纵送自己的身体,用紧>//////<致的那里去吸咬喻文州的性>//////<器。两个人激烈的交>//////<合,吻着对方带着海水苦味的嘴唇和面颊。

数不清几次纵情交>//////<欢之后,黄少天蜷缩在喻文州怀里,嗅着他身上和大海的味道融为一体的气味。这一晚和办公室的那一次不同,他轻轻按摩自己光滑的小腹,觉得身体里被喻文州的精>//////<液填满了。这种感觉又难过又舒服,他从未体验过。

他也觉得,这里的海洋从未如此温情,月色从未如此美丽,在刚刚被喻文州彻底占有之前,他的人生从未如此幸福。

但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说:“少天,我要出国了。”


tbc


哎~孩子和修伞都快要上线了。

评论(38)
热度(418)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