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我想吃你》(03)

我就是喜欢吃醋,就是喜欢狗血,就是喜欢误会,就是喜欢刷喻伞(被拖走

你们不服来打我呀!!!(爬回来


03、

停课后的第一个周末难得的清闲,黄少天却早早地被手机铃声唤醒。

“喂……”

喻文州听那边传来懒懒散散午后猫咪一样的回应声,知道是他收了一个学期的小弟子又没睡醒,在这边轻笑,“还没醒?”

喻文州的声音低而温柔,一句话说完,余韵还像电波似的从话筒迅速传到黄少天四肢百骸,黄少天听见这声音就一个激灵,顿时觉得脊背酥了一半。

“醒醒醒了!”黄少天费劲地从床上扑腾起来穿衣服,抱着脸盆毛巾滚到盥洗室:“老师有何吩咐!”

喻文州说:“我想借几本图书馆的资料,现在走不开,你能帮我走一趟么?”

黄少天哪会拒绝,连声说好,喻文州报了几本书名,黄少天记了个大概,拍着胸脯表示没问题,喻文州全无老师架子地道了谢,黄少天对着手机又是连番摇头,挥着手道老师别客气,仿佛喻文州当真看得见似的。

喻文州先挂了电话,黄少天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喻文州做了他一个学期的导师,难得像这样周末打电话给他,虽然不过是让他帮忙借书过去。但黄少天心里有鬼,他一想到两个人待会儿要在喻文州办公室里相处,没有人打扰,就控制不住地想入非非,像是个陷入初恋、奔赴约会的青葱少年。

这一学期,他对喻文州为人与成就的了解比其他学生都要了解得更多,他能对喻老师在本专业上支持哪位学者的看法、反对哪位学者的看法、这几年在哪个级别的杂志上发表了哪些论文如数家珍,但是他还是不知道喻文州喜欢什么类型的伴侣,什么味道的信息素,甚至不知道喻文州是不是单身。

他对喻文州从亲近到仰慕,又从仰慕生出真实而隐秘的好感来。黄少天虽然年轻的近乎莽撞,但是也在犹豫要不要在当下把这种好感直直白白地对喻文州说出来。所以每次两人独处,喻文州恍若未觉地站在他身边,又或把他半圈在怀里指点他的时候,黄少天都有冲动,要开口告白,或者转身就跑。

——最后他都选择了后者。

黄少天一边噔噔噔地赶路,一边心里砰砰砰地想,不能这样啊黄少天,不能再这么磨磨唧唧下去了,要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要么摊牌,要么……

他打开喻文州的办公室,鼓足了勇气,想着一定要一把上前握住喻文州的手,大声说出我爱你。

可是办公室里空旷一片,并没有人影。黄少天立刻就像个被针扎过般的气球般,漏气了。

角落传来一声慵懒而低哑的呻吟,黄少天偏头看去,墙边的长沙发上坐起一个身影。基于性别的敏锐,黄少天首先判断出来的是——那是个Omega。

那个Omega在沙发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盖在身上的毛毯滑下去,暴露出穿着一件薄薄白衬衫的修长身体。那个人捂着嘴不住打哈欠,不经意地扭过脸,正碰上黄少天探究的视线。

两个人同时愣了一瞬。对方大概是因为没想到一觉睡醒,办公室里就多了一个一脸惊讶的学生,而黄少天发怔则是因为那个Omega面容白皙,长着一对清亮的桃花眼,修眉薄唇,实在是个很夺目的美人。

又同时开口:“你是……”

“您好……”

美人从沙发上跳下来,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地自我介绍:“文州的学生是吧,我是刑法系的老师。你先坐,我给你倒杯咖啡。”说完就熟门熟路地拉开喻文州的柜子拿出杯子和咖啡,又踢踢踏踏地去冲热水。

黄少天敏锐地观察到美人老师脚上的棉质拖鞋十分合脚,一看就是特意备下的,心里立刻酸溜溜的一片。咖啡杯轻轻地放在他面前,美人坐在对面捧起自己的那杯深深嗅闻,露出贪恋的神情。

“喝吧。”对方把白糖和奶伴侣放在他面前的小盘子里,眯着眼睛满足地啜饮着咖啡,“还是这个味道好闻。”

黄少天道过谢,咽下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转而问起喻文州的去向。

对方一脸跟他一样困惑的表情:“他刚刚匆匆忙忙就出门了,没说啊。你是他带的本科生?”

“啊,是的,老师你好,我是XX级A班的学生,我叫黄少天。”

“噗——咳,咳……”对方听到他的名字以后好像十分惊讶,立刻就被一大口咖啡呛着了,滚烫的咖啡泼在他裤子上,手忙脚乱地抽了纸巾去擦,两人之间顿时少了许多师生的距离感。他边擦着污渍边对黄少天眨着那双会放电一般的桃花眼,意味深长地笑:“原来是你啊,小‘刺’客。”

黄少天正被那漂亮的双眼看的醺醺然,一听这话就想起火车上自己差点戳爆喻文州的小兄弟的事,噌地脸红起来。

不过那么丢脸的事情,喻文州竟然都告诉了他,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眼前的人明明是刑法系的,却睡在喻文州的办公室里。喻文州的办公室里有他的拖鞋,喻文州本人喜欢喝红茶,却给这人留着一罐咖啡。

黄少天越想越沮丧的时候,办公室门被轻轻推开了。喻文州一进来就看见对坐的两个人,清俊的面容上缓缓流露一个温柔的笑容。

黄少天皱皱鼻子——连笑也不知道是对着谁。

两袋早餐分别放在两个人面前。美人老师扒开塑料袋子,黄少天偷偷瞥了一下,里面装着一杯看起来颗粒细腻的绿豆粥,两个香飘十里的泛着油光的生煎。旁边人老怀大慰地感慨一声:“终于解禁了,我久违的生煎。”伸着白皙的爪子就要去抓,喻文州轻轻拍掉他的手,从抽屉里取了一双干净的筷子给他:“沐秋,你再这么空腹喝咖啡,过不久我又得禁你的饮食。”

苏沐秋咽着生煎,感动的要落泪:“让我爽了再说。”

黄少天低头闷闷地打开自己的那份早餐,总感觉他的分量要大上许多——打开一看,真是吓了一跳,里面有三个便当盒子,装了叉烧包、奶黄包、牛肉肠粉、虾饺,还有他的最爱,鱼片粥。每一样都是香气四溢,个大块足,两个人怕也吃不完。

黄少天不无怨念地对比了一下他和苏沐秋的早餐,抬头控诉地看向喻文州:“老师您,您要喂猪吗?”

喻文州有些歉意地道:“啊,我不知道少天你喜欢吃什么,就各种东西都买了一些。想想我们俩的口味应该差不多,就一起吃吧。”

喻文州好像没察觉到黄少天微妙的心情,坐在他和苏沐秋之间:“尝尝教师食堂的产出吧。不知道我点的东西,少天会不会喜欢吃呢?”看着那双黑色双瞳里泛着期许的光,黄少天把“肯定吃不完”的念头咽了下去,努力消灭起来。

对比那边苏沐秋用十分钟就料理完毕,足足吃了半个小时早餐的黄少天深感无奈和丢脸。喻文州一直在他旁边不言不语地吃他碰的少的那几样早餐,似乎对他慢吞吞的速度不以为意。如果不是他和苏沐秋之间太过熟稔的样子在黄少天心里埋下了疑惑,黄少天大概会很享受这样度过一个早晨。一个错觉之间,他几乎就要觉得他们像是已经在一起许多年的伴侣,两个人一起吃大份的早餐,把肚子填得饱饱的,然后跟清晨的阳光一起,怀着美好的心情开始一天的工作。

然而,把肚子填得太饱果然还是会影响工作的。

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打着嗝想。

他蹭了喻文州一顿早餐,当然不好意思闲坐一个上午,拍着胸脯要帮导师大人校对教案。但早餐吃得太饱,过几秒钟就打一个响亮的嗝。他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忙碌的两个人,只能努力把打嗝憋回去,小脸憋的通红,整个身体在沙发上上下一抖一抖。那边侧对着他工作的喻文州没开口奚落他,但是嘴角上翘的弧度很明显,黄少天只好在心里碎碎念,嗝,笑什么,小爷还不是为了,嗝,给你创造良,嗝,好的工作环境,嗝!

另一侧的苏沐秋则快速地浏览着早上黄少天借来的书籍,帮喻文州整理脚注,十指如飞地在键盘上敲击,黄少天知道,若不是对喻文州正在进行的论文选题和观点都有了十足的了解,苏沐秋是做不到这样的。

那两个人的密切和默契,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TBC

评论(33)
热度(465)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