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我想吃你》(02)

伞戳弟弟梗来自微博。此处借梗,原PO我找不到了(哭着说

我的导师也是教国际经济法的。

然而在我勾搭上导师以后,他出国了……(悲桑脸


02、

人声喧喧的火车站因为雨季更添了几分燥热。

黄少天拎了两个大皮箱,腋下夹着一把黑色长柄雨伞,一路在熙攘的人群里喊着“借过借过”,小步跑着去赶还有两分钟就发动的火车。

踉踉跄跄地赶上火车,黄少天艰难地从口袋里摸出车票辨别自己的座位。到了座位上,他随手把伞靠在两个座位间,艰难地试图用肩膀把他的箱子顶上上方的专放夹层。

他是典型的南方人身材,手脚白皙细长,但是身量却不高,一米七出头的个子,力量也不算足,要把他那个放满了土特产和电子用品的行李箱搬上去可真是不易。

身后有个温和的声音说:“同学,我来帮你吧。”

黄少天连回头的工夫都没有——他不能扭头,视线被大黑皮箱给挡住了。

嘶嘶嘶肩膀要塌了痛痛痛——反正没有人能看到,他对着箱子尽情的呲牙利嘴,好容易才坚强地挤出一句:“那就谢谢了……”

箱子在他肩上的分量瞬间减轻了大半。黄少天小心翼翼的把自己挪出来,看那个男人双手扶着皮箱,稍稍踮个脚尖,轻轻松松便把箱子送了上去。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充满感激的同时又想,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真正“举重若轻”的男人这时才回过头来,一张斯文俊秀的面孔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一身笔挺的西服三件套,看起来是事业有成的精英人物,本应该是缺乏锻炼,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谁知道这一身线条流畅的衣衫之下竟是蕴含着力量的躯体。

自惭形秽的黄少天同学再三道谢,男人只是微笑点头:“不客气。”黄少天看他在对面坐下,随意地看着窗外,脸部线条柔化下来,从侧面看去也觉得他的视线是专注又柔和的,像海滩边的,有着皎洁星月的静谧的夜。

从他身上飘过来的海风的味道又咸涩又芬芳,黄少天有点迷恋地耸了耸鼻子,像一只循着被藏好的鱼干香味的猫咪,偷偷摸摸地深吸了几口,觉得全身都热了起来。

他不知道似乎一无所觉的喻文州透过车窗将这一幕都收在了眼里,此刻正勾着嘴角轻轻的笑。

车程很长,到了后来,火车上寒暄笑骂的人就少了。黄少天起了个大早,在车上困倦得很。脑袋轻轻的向前点了两下,终究抵不住困倦的摧残,倚着座椅睡了过去。

为人师表的喻文州忍不住为这粗枝大叶的孩子担心。独身一人来到火车上,扛了两箱行李,却毫无戒备之心地香甜沉睡着。喻老师生活作息规律,善于养精蓄锐,到了这人人瞌睡的火车上,他反倒是气定神闲,于是权当了这呼呼大睡的孩子的看护人。

快到站的时候黄少天醒过来,两个人相对无事,于是开始慢慢地攀谈。黄少天惊喜地知道了他们是同乡人,喻文州也是要往R大去。他隐隐猜测对方大概是R大的老师。对方成年男子的从容气度,和受过良好教育的礼节教养在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中都得以体现。那是他所望尘莫及,也隐隐向往的……

他盯着喻文州温柔迷人的笑容一晃神,就错过了喻文州的问题。喻文州在他眼前挥了挥,待他醒过神来,才抚着下巴笑:“还以为你被什么人迷魂了呢。”

黄少天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心想这说的也不算错。只不过对象不就是你么。

停车的铃声响起,喻文州帮黄少天取下箱子,说:“你在R大读什么专业?”

“我是法律系的,开学大二了。”

喻文州饶有兴致地“哦?”了一声,黄少天正想问问他在哪个专业“活动”,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近,黄少天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走过来,对着喻文州惊喜地喊:“喻老师!这么巧,你也搭了这趟车!”

那两个人搭上了话,黄少天就识趣地准备提好行李下车。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伞柄卡在了两把座椅中的扶手下,虽然明知不雅,也只好背对后面谈笑的一对俊男美女翘着屁股使劲儿,试图把伞从座椅中间拔出来。

他使力的位置不好,又赶着下车,越着急越不得劲,憋得脸都红了,伞柄还是纹丝不动地卡在中间。黄少天不服气,想赶在后面两人发现他这难看的姿势之前一举成功,于是使出最大的力气,伸长了胳膊翘高了臀部,再拽——

“嗯……”用力过猛,憋出一丝尴尬至极的声音。

“少天?”喻老师看他这副窘迫的样子,好心地想询问他怎么回事,却让黄少天更加窘迫了:“没事没事,这两个座椅夹得太紧了,我的伞拔不出来……”

喻老师还没说出“我来帮你”几个字,压力巨大的黄同学终于把伞给拔了出来,可惜向后的冲力太大,他的伞尖收不住地向后一捅——

“唔!”淡定了二十余年的喻老师几乎是惨叫了一声。

黄少天慌忙转身,喻老师正弯着腰,紧紧地夹着双腿,两手死死抠在椅背上,像是怕自己再痛叫出来。

喻老师旁边的美女学生担忧的扶着老师,看到喻文州铁青的脸色和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以后立刻抬头狠狠瞪了黄少天一眼。

这一刻,黄同学福至心灵,忽然就明白刚才自己的伞戳到了喻老师身上的哪一个部位。吓得全身都毛了,同为男人,他控制不住的想象了一下那种痛苦,然后嗖地并紧了自己的双腿。

喻文州怀疑自己二十多年来,还没有受过这么痛楚的摧残。这种剧烈的痛楚在一瞬间席卷了他全身,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简直想用手摸摸看自己两腿之间的东西还是不是形状完好……疼的额角青筋一直跳,他本着为人师表的谦和风度,想抬头安慰一下犯了大错的他的未来学生,一抬头却发现黄少天像一只怕被人阉割的猫咪一样,捂着嘴紧紧并拢了他那双细长的大腿。

承受着剧痛的喻老师几乎被气笑了。

黄少天出站的时候还是浑浑噩噩的,他不记得自己究竟是跟喻文州道歉了呢,还是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落荒而逃?

看喻老师那个样子,真是疼的很厉害啊……黄少天情不自禁地想,那个姓喻的老师好像是个Alpha呢,不知道他的Omega未来的幸福生活会不会因为自己这一戳而受到不可磨灭的影响啊……

>>>>

喻文州看到自己新学期的学生名单的时候,脸上浮现了一丝快慰的微笑。虽然很幼稚,可是他确实在第一节课之前的晚上,准备了好些刻意刁难的问题。

黄少天小同学,喻老师可是迫不及待要报那一“箭”之仇了呢。

然而到了课堂上,喻老师双眼一扫,并没有看到黄少天本人。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微笑的分外和煦:“今天是你们和我第一次见面,我点个到,加深一下对大家的印象吧。”

他在如履薄冰的气氛中抓了几个逃兵以后,终于点到了黄少天的名字。

下面有个躲在角落里的少年捏着嗓子喊了一声“到”。喻文州扫了一眼,那个少年迅速卧倒。

真是好室友啊……喻文州心知肚明,却依然微笑着在黄少天的名字旁边打了一个勾。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种事嘛,自然要放长线……钓大鱼……。

到了期末的时候,喻文州轻而易举找到了黄少天的试卷,满怀快慰地给一心想挂科重修的黄少天打了62分。

在寝室忧郁了整整三天的黄少天终于决定奋起反抗,和那位愚不可及的国际经济法老师好好谈一谈。

他像一个最勇敢的战士一样踩着壮烈的步伐,有节奏地咚咚咚敲门。

里面传来一声十分愉快的“请进”,音色好像有点熟悉,但是马上就要在沉默中爆发的黄少天根本没有在意。

他激烈地推开门,“喻老师!我想跟你谈谈——”

坐在桌边的男人向门口微笑回眸。一如初见般,海风一样深沉,夜一样静谧的眼睛,此时此刻,正宁和地注视着他。

“谈谈什么呢?”那低沉的声音充满磁性,像海妖的歌声。

黄少天耳边有千万个声音在催促他开口说正事,但最终,他走到喻文州面前,双手交上系里刚刚发下的表格。

“我想,请,请您做我的导师。”

黄少天小同学在喻老师的魔爪下不得翻身的日子,就从这一秒开始。

 

TBC

评论(23)
热度(549)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