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完结)

这是一篇甜文,这是一篇甜文,这是一篇甜文(重说三

可是适当的虐总是必要的。

更何况只虐了一句话!

那么关于修伞二人最后到底会怎样……下篇,【喻黄ABO】意外怀孕系列之《我想吃你》已完结。

全部内容将收录至同人本《意外怀孕》,印调走起


15、结束之后与开始之前

阳光打在光洁明亮的体操房,某首不知名的舞曲渐渐从音响中流淌出来。叶苏两人自预备姿势开始,默契而亲昵地共舞着。从慢舞的伦巴,到快速的恰恰,叶修握着苏沐秋的手,欣赏他穿着一身黑色男士拉丁舞服,扭着灵活的胯部,踩着柔软活泼的女步,从这本该不伦不类的组合中,叶修看到的却是一种专注又快乐的情态。

乐盲叶修一边在心里数着节拍一边想,爱情真是一件无可捕捉的事物,它来得这样莫名其妙,甚至荒诞。叶修最初对苏沐秋的好感仅来自于他漂亮的外貌和身上好闻的薄荷清香,再后来有了一点对他辩论技巧的欣赏,和价值观相扣的赞许,但这都算不上多么深刻,离小女生们追捧的一生一世至死不渝的爱情,还差上太远太远。

然而抱着也许能和这人过一生的想法开始交往之后,虽然没有发生什么轰轰烈烈的变化,但是每个和苏沐秋相处的时刻对叶修来说都更加可爱起来。

每个早晨他坐在苏沐秋的自行车后座上,堂而皇之地搂着苏沐秋的腰肢,让自家Omega载着自己去教学楼,看着路人的神情一日一日从震惊到唾弃到见怪不怪;隔三差五陪着苏沐秋教育辩论社那些新人,目睹苏沐秋被他们用钦佩的眼神注视;偶尔他们会在体操房里,手牵着手,身体紧靠,深深嗅闻着彼此身上的味道亲热地共舞。

苏沐秋有时候自信到懒散,有时候却又专注到任性,在他们相处的分分秒秒,他或嗔或怒或喜或笑的样子都生动的不像话。与他相伴的时间越长,叶修越觉得这少年清苦的生活竟是如此值得热爱的,这让叶修深深地,深深地着迷。望着苏沐秋明亮的双眼,晃神的叶修跳乱了节拍,勉强踩上了乐曲的尾音,谢礼之后有什么撞开他的心扉,让他失去控制,突如其来的握着错愕的苏沐秋的手说。

“我爱你。”

苏沐秋看起来很想抽回手,他最后也象征性的把手往回缩了缩,可到底没舍得挣开,他只好别过脸,低低的应了一声“哦。”

那张清秀的面孔泛着可爱的红晕,苏沐秋无法掩饰,或许也无意对别人掩饰不断上翘的唇角与自己欢悦的心情,但他偏偏不想让叶修看见自己这副模样。

毕竟自家的是个嘴上不留情的皮厚Alpha。

>>>> 

两年时光匆匆而逝,叶修在研究生院继续做他没脸没皮的学长,而苏沐秋则带着法律系的辩论社走上了校辩论赛的巅峰。两年来,他斩获无数的奖杯,许多的冠军,一次又一次带着胜利的微笑与对手握手致意,俨然成了法律系风头无二的名人。

两个人甜腻的举动少了许多,可是只要在一起的时间里,他们就在用无意识的默契和亲密大秀着恩爱刺激周围的单身狗。

然而报应不爽,在大家接受了两年的轰击之后,苏沐秋终于要告别大学时光,正式走向职场。想着从此以后终于能看见叶修一个人在学校里形单影只的样子,法律系学生们无不淌下感动的热泪。

这一年的四月一日愚人节,校辩论赛的总决赛在学校礼堂拉开序幕。这一场比赛也是苏沐秋在大学辩论场上的告别赛,与他搭档的正是那个曾经向他示爱未果的Alpha学弟。

魏琛坐在一脸云淡风轻的叶修旁边:“哎哟,自家Omega和某些贼心不死的Alpha搭档比赛,叶修大大现在是不是抓心挠肺的难受着呐!”

叶修对此只是嗤笑一声,充分展现了一个成熟的人生赢家Alpha应有的大气。

喻文州在旁边中肯的点评道:“唔,那个学弟比当初提高的不是一星半点,看来沐秋这两年确实是在着意培养他。”

叶修挑挑眉毛,不予置评。

“哎哟摸手了!摸手了!”方锐叼着泡椒凤爪,从后排扑上来猛拍叶修的肩膀,一按一个爪印,“这都能忍啊叶大大!哎哟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

叶修沉着脸扫开方锐的手,嫌恶地拍了拍肩膀上的污渍:“都特么省点力气,哥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吃干醋的。”

三个人默契的用“你猜我信不信”的神情望他,叶修于是恬不知耻的撇清自己:“毕竟正主整个人都是哥的。”

他当然不会告诉那三个人刚知道苏沐秋总决赛挑了那个A做队友的时候他把人摁在床上宣示主权了一整晚。但是这样做的原因也绝非吃醋,而是叶修大大总是想借各种机会找各种理由在爱人身上多玩一些花样。

不过时间久了,他在台下看这场比赛看的确实不大舒心。

旁边已经有学妹在偷偷嘀咕:“沐秋学长告别赛真的好温柔啊……”“毕竟是告别赛了,希望给大家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吧嘤嘤嘤”。叶修内心吐槽真特么放屁,温柔是什么,场上的苏沐秋真的懂?他会表现的这样和风细雨,一定是哪里不对。

对面的也是他们法律系的老对手,与苏沐秋过招不在少数,第一次看他有些静默地坐在那里任由另一个人发挥,每次质询也是轻声细语,一时之间只觉得受宠若惊,料想这一场告别赛在所有人的眼中一定是美好而宁静。

只有叶修才能注意到,苏沐秋站起来做总结陈述的时候,苍白的手指紧紧拽着衣服。

“综上所述,我方认为……”

总结陈词说到最后一句,苏沐秋虚脱般的微笑,大学四年的辩论生涯终于到此为止。

在评委打分的间隙里,主办方邀请他做个即兴的告别演说。苏沐秋脸色似乎绿了一瞬,然后他清了清嗓子,用十分,十分低的声音耳语般的对着话筒:“咳,今天这里有很多爱好辩论的人,而我马上要退出辩论场,所以就跟大家说说我心目中的辩士职责吧……”

“我非常喜欢辩论,但是输赢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辩题后所隐藏的多元性的真理。在生活里有太多太多我们尚未解决也懒得去思考的东西,辩论赛的真正意义是给了你一个比赛的模式去深刻的思考一个问题,在准备的过程中多角度的考虑,深层次的挖掘,在辩论场上和对方辩友完成思维的碰撞和信息的交互,并把你们所获得的成果告诉给评委和听众,这就是一个辩士的职责。所以赛场有胜负,但辩论无输赢,每个完成了职责的辩手都只有成功。”

他笑着转身向对方招了招手:“感谢对方辩友。”

然后苏沐秋在掌声雷动中一跃跳下赛场,直奔旁边的走廊,匆忙的身影隐没在布幕之后。随后,观众席中也站起来一个人,排开人群匆匆赶了过去。

叶修弯着腰看一脸惨白的趴在洗手台上干呕的苏沐秋,虽然一脸担忧嘴上却不露声色:“我看对面今天打的很不错啊,你怎么就能给恶心吐了?”

“滚……呕……大概是最近都没好好吃饭。”苏沐秋又干呕了一阵,终于缓过劲来,洗了把脸。水珠从苍白的脸颊滑落显得他十分憔悴:“总算打完了,快带我去吃顿好的。”

叶修做财大气粗状让他挽住了自己的胳膊,想起什么似的,勾起一边唇角笑:“我说你这样子,是不是有了啊,沐秋大大这是几个月了啊?”

苏沐秋不以为意的笑:“怎么可能!我面试都过了,就算真有了我也得给打了啊。”

两个人互相调侃着往他们常年流连的餐馆走。坐好不久,一盘切的整整齐齐,叫人食指大动的醋溜土豆丝先端了上来,苏沐秋就着下饭吃的分外开心。叶修边往他碗里夹菜边感慨:“要是让刚才台下的妹子们都看到你这副吃相,她们估计就不会感慨‘啊~沐秋学长好苏~嘤嘤嘤’了。”

苏沐秋瞪他一眼,几乎是感激涕零的狼吞虎咽着。然而第二道水煮肉片上来,苏沐秋刚夹了一筷子,送进嘴里,又开始剧烈的反胃。

震惊的叶修和捂着嘴的苏沐秋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不好。

相视一会儿,叶修灰溜溜的摸去某种用品店,又偷偷的溜达回来。苏沐秋结了帐,潜回教学楼洗手间关上隔间门。

叶修在外面一会儿站一会儿蹲的犯愁,他对那未知的结果一会儿喜一会儿忧,等苏沐秋神色不明的从隔间里出来时,他几乎是两眼放光的迎了上去。

“怎么样?”

苏沐秋沉默着看了他一会儿,掀了掀嘴唇深吸一口气,冷冰冰的说:“呵呵,两道杠。”

……

想起一小时之前在这里的对话,两个人都有一种命运弄人的感慨。

最后叶修大手一挥,又从系里给苏沐秋争取了一个保研的名额。每天跑前跑后的围着苏沐秋打转,一会儿愁的蛋疼一会儿又乐着傻笑,虽然他平时淡定到近乎波澜不惊,但这时候和那些傻兮兮的准父亲并没有任何不同。

而随着苏沐秋小腹的曲线日渐明显,正式结婚的事也被提上了日程。

宅男叶修为了享受带媳妇儿和未来儿子回家的乐趣,终于下定决心苦练自行车,周末里就载着苏沐秋,平缓地骑着自行车慢慢的往苏沐秋家中走。

坐在后面抱住前面人腰的终究变成了苏沐秋。他坐在平稳前行的单车上,轻轻晃荡着双足,一只手在叶修小腹捏来捏去,很是满意:“这段时间练车倒是把你的小肚腩给减下去了。”

“哎媳妇儿你说,咱们之间会不会还有一种奇妙的质量守恒?”

“老叶你先说,我怎么就能看上一个连一块腹肌都没有的Alpha呢?”

“……儿子都有了,你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啊沐秋大大。”

苏沐秋从鼻腔里发出嫌弃的哼声,下一秒却双手环住了叶修的腰,偷偷露出一朵温柔的微笑:“不管有没有,我都不会后悔的。”

这时候天色渐晚,归家的路迢迢漫漫,却是让人这样安心沉醉。

这时候,距离叶修出国还有整整五个月,离苏沐秋生产仍有足足六个月,而离叶修归国,两人街头再度相逢,则是不多不少,恰恰七年。

 

-FIN-


评论(58)
热度(399)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