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14)

我已经甜的要发情了!!!!!

为什么这么甜!!!

就算拉灯了也还是一样的甜甜甜!!!

写了这么久也差不多该完结了=v=预计两章内end。

14、

躺在病床上,此刻苏沐秋眼中的世界和平时的大不一样。医院的绿化其实不错,病房窗外是入云的葱绿树木,曲曲折折的掩映着医院中心的一处石雕。日光从那里迂回而来,在玻璃窗上晕出七彩。但是苏沐秋无心欣赏这景致,他眼里是灰暗的,口中是苦涩的。

门被一脚踹开,叶修大喇喇的捧着餐盘进来了。餐盘上一道香气四溢的鱼,一盘清淡的蔬菜,还有一碗颗粒雪白的米饭,他把餐盘摆好在桌上,然后走到床边把苏沐秋慢慢扶起来。

“媳妇儿醒啦,吃饭。”

刚从噩梦中摆脱出来的苏沐秋很无力,声音发虚:“没胃口,你吃。”

“好嘞。”叶修把碗端起来深深的嗅了一下,露出一个迷醉的表情,“香。你真不吃?”

苏沐秋满脸的嫌恶:“演技真浮夸。”

叶修失笑:“别得寸进尺啊小学弟,哪天我要是不乐意演给你看了你就找个地儿哭去吧。”

苏沐秋立刻皱紧了双眉。叶修的话让他回忆起他刚刚做的那个奇怪的梦,虽然许多细节已经模糊了,但他大体记得梦中他悬浮在半空,见到真实的自己和叶修在同一个地方,却像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各自和不同的人说着话,彼此则一句交谈都没有。

画面一闪,他们在街口分别,他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看着面前车来车往,手心里是半满的,握着的不知道是谁的手,他茫茫然的回头,喊那个正渐行渐远的人一声“叶修”。叶修叼着烟回头看他,不大上心的招招手同他告别:“哦,苏老师,再会。”

仿佛他们只是刚刚认识的点头之交,别无其他。

醒来以后苏沐秋觉得全身乏力,以他不断刷新目标和成绩的前二十几年人生来看,他做的梦,怎么也应该是自己拿到了赛场冠军,甚至是更加巅峰的时刻,而不是这么文艺兮兮充满感性和悲情的色彩。

苏同学想当然的认为自己此刻的心情恶劣是因为这个梦太不符合他大气的格调,叶修像父母哄孩子那样你一口我一口的给他喂饭的时候,他讲这个梦当个笑话讲了出来。讲完之后把塞得满满的食物艰难咽下去,意犹未尽的补充:“叶修你不觉得太荒谬了吗,你两分钟不跟我讲话就是睡着了,还能一个下午不理我?”

叶修有一阵没一阵的听着,听完把碗交到他手里,摸着下巴笑:“荒谬归荒谬,但是会做这种梦就说明,其实你一直都挺不安的吧?”

“我不安?”

“啊哈,毕竟哥这么优秀,你有压力也是正常的……”

“……”苏沐秋赞叹,“不瞒你说,从真正认识你以后,你就不断让我感受到你不要脸的程度确实叫人叹为观止。”

电话里第一次交锋,这人信誓旦旦的说:“我就算和前男友分手了也看不上你啊。”

第一次到他宿舍,两个人坐在床上聊天,也是这人说:“成熟男人的魅力嘛,你这种青涩的小孩怎么会懂。”

两个人赛场上第一次合作,他的自信更是不容置疑:“我到底行不行,你待会儿就知道。”

苏沐秋一边回忆一边摇头,脑海里竟然没有某个时刻眼前人是谦逊或忐忑的。

“你也差不多吧。”叶修吐槽,“那次对着镜子顾影自怜的是谁哟,前几天晚上说对上老韩有80胜率的是谁哟。”他似乎忽然想起什么,将椅子推的更近一些:“来跟学长说说,你好歹也是芳龄二十的人了,有过真正服气的人没?”

苏沐秋看着他洋溢着好奇的双眼,情不自禁的点点头。

“哎哟,有几个,都是谁啊?”

苏沐秋:“……你不认识。问也白问。”

然后他就被叶不修用尽呵痒掐腰等等方式逼问了。苏沐秋左躲右闪,身上几个敏感的地方早被叶修摸得一清二楚,不一会儿就在床上缩成一团。好在他大病初愈,叶修倒也没敢怎么孟浪,苏沐秋急喘着气窝进被子里以后,叶修隔着一层厚厚的被子枕在他腿上,哼哼:“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

苏沐秋没吱声。

过了一会儿,叶修察觉到被子下的人探出来一只手,拿一根纤细手指戳了戳他肩骨,然后那个人问:“你呢?你就没有觉得有人能赢过你的时候?”

叶修支起下巴,胳膊肘亲昵地搁在苏沐秋的腿上,双眼专注的看着他明净的、带着一点绯色的面庞:“怎么可能。”

苏沐秋晃一晃双腿抖开他的胳膊:“这算什么回答,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

叶修被甩开的手猛地按住了苏沐秋的腰肢,然后他扑上去,两人的面庞贴得极近极近,叶修脸上是几分神秘几分得意,几分开怀的笑:“等你告诉我那些人是谁的时候,我再告诉你有还是没有。”

苏沐秋一脸震惊:“你当我是傻叉吗?这一听我就很吃亏好吗?”

他脸泛热气谴责人的样子太可爱,叶修被勾的凑上去吻他:“我说沐秋,恐怕你要吃亏一辈子了。”

唇齿交缠,两个真心交付的人在病房里浅尝辄止的索取对方的亲吻和爱抚,是情到浓时情难自禁,也是对对方的信任和放纵。

苏沐秋出院后没多久,就到了拉丁舞结课考试的时候。上课摸鱼下课又专注辩论的两个人为了凑那几个可怜的学分不得不日夜勤加练习。这天吃过晚饭,叶修毫无人性的甩下穷鬼魏琛和方锐结账,自己拎了个没拆开的包裹溜溜达达的跑走了。

魏琛揣着干瘪的钱包不胜唏嘘:“期末的月末,我总是比往常要更凄凉一点。”

方锐也很悲愤:“老叶这个不讲义气的,他什么时候对体育考试这么上心了?”

魏琛揽着他的肩膀痛心疾首:“对体育考试上心?点心大大你真是太甜了,我都不忍心告诉你前几天他跟我借了某宝账号去购物,后来我偷偷一看,购物清单里硕大的拉丁舞裙四个字差点闪瞎了老子的狗眼啊!”

得知真相的方锐大大在心里默默为此刻正往体操房走的苏学弟点了一根蜡烛。

摊上一个喜欢看自家媳妇易装的Alpha,学弟你也是很辛苦的。同为Omega的方锐大大慈爱的决定改天给苏学弟寄一点保健药和避/////孕/////药。

而体操房的门,此刻正紧锁着。光滑的木地板上,拆封的包裹孤零零的躺着。

光洁明净的镜面上映射出两个纠////缠的身影,颤动的纱裙裙摆在夕阳的残晕中暖融融的晃荡着魅////惑的意味。

时钟在压抑的喘////息声和间或的几声调笑里滴答作响,房间里灯光全灭,微弱的月色隐约能照出紧贴着冰凉的镜面的一弧洁白的剪影。直到最后,那雪白圆润的影子在月影里一闪,全然的被黑暗吞没了。

凌晨,衣衫整齐的叶修把沾满不明液体的拉丁舞裙收进包裹里,身边的人用嘶哑的嗓音警告:“不要再让我看到它。”

叶修悄无声息的锁上体操房的门,笑答:“这可难办。上面还沾着你的,咳,我总不能把它给扔了。”

苏沐秋立刻抬腿踹了他一脚。

叶修不躲不闪,似乎被踢中了也不觉得疼,只是在黑暗中搂住苏沐秋极其舒心的笑:“哥要把它收藏着,等很多很多年以后,都还能记得这一天。”


评论(16)
热度(319)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