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13)

恢复更新,坚持至少周更www

对不起我消失太久辣!!!

这次一定要英俊的坚持周更啊(咬手帕


13、

深夜两点,苏沐秋终于把次日决赛的资料全部整理好。窗外是暗沉暗沉的天光,寝室里只剩下电脑发出的幽暗的光和室友们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大脑兴奋过后骤然失去目标的茫然感瞬间笼罩了他。

苏沐秋走上走廊,夜风透过窗户灌进来,一眼望去窗外是黢黑的一片,凌晨的校园清寂的不像话。在这样的孤寂之中他低头,慢慢地点起一支烟。眯着眼睛看袅袅飘开的烟雾时他才发觉,不知不觉间已经对这种极度糟糕的味道觉得习惯和依赖了。

此时此刻,让他染上这种习惯的人同样叼着一支香烟,正偷着别人的网打他的游戏。烟头和黑夜的半明半亮里他手机屏幕闪过一道光,显示出一条信息。

“妈蛋,大半夜的饿了,快翻墙出来我们去扫荡点吃的!”

叶修只瞄了一眼,爆手速迅速撸死了离他最近的一个红名,发了一串近聊:“不玩儿了,哥要陪媳妇儿去吃夜宵(烟。”

关掉游戏,溜溜达达的从扔进盆里的裤子口袋里翻出钱包钥匙,再溜溜达达的下楼,鬼鬼祟祟的借着路灯的残光翻了墙,最后偷偷摸摸的出现在Omega寝室楼下。

对比一下站在墙角月色之下低头点烟,穿一套睡衣依然身长玉立的苏美人,穿着厚棉袄保暖裤依然半缩着的叶某人形容不可谓不猥琐。但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就是不嫌弃自家A的一副怂样,没骨头一样靠在他肩膀上说:“小叶子快扶哀家去御膳房,迟上一步哀家就要去见先皇了。”

叶宅男动作迟缓的把他背起来:“你什么时候找了个先皇,经过我同意了吗?”

“大胆小叶子,竟敢对哀家不敬!”

“苏学弟你COS太后之前先想想自己带了钱包没?”

“……”苏沐秋一摸睡衣口袋,卧槽一声,立刻换了一幅表情,“诶嘿嘿陛下我们待会儿去吃点啥?”

叶修配合的摆宠溺土豪脸:“都听皇后的。”

翻了学校的墙,两个人坐在外面24小时便利店吃汤串。热腾腾的汤底翻出来的白色水雾像也带着热,吹拂在苏沐秋脸上,留下热辣辣一片红。叶修一边咬着细韧的粉丝一边看苏沐秋的脸,这嗜辣又不大能吃辣的人面前是一碗火红火红的水煮,嘴唇被辣成微微的肿,艳红的像二月霜打的花。

叶修顿时觉得自己的眼光确实上佳,苏沐秋的好看是间接又直观的。其实细说起来,苏沐秋的五官说不上多么精致惊艳,不过是清秀顺眼而已,可是每每某些时刻,比如他在辩论场上,眼睛里闪着自信和热情的光时,又比如此刻,被辣的不停吸气却还嘬着烫红的舌头埋头吃夜宵时,他的漂亮是如此生动而夺目。

“哎……哥的人生简直圆满了。”追求肤浅品味低俗的叶宅男看媳妇儿的美色看的无法自拔,情不自禁感慨。

已经蹭到夜宵的苏沐秋莫名其妙的抬头,过河拆桥赠送叶修一个“你有病”的眼神。

叶修乐呵呵的接下苏沐秋的不屑,倒了一杯温水推过去:“明天的比赛,你行不行啊?”

“对面是韩文清,压力还是有的,但是胜率怎么也有百分之80吧。”

“……小伙子挺自信啊。老韩怎么也是咱学校一霸,你这80的胜率也太猖狂了吧。”

苏沐秋小口小口喝着杯子里的水,边吸气缓解发麻的唇舌边含混着说:“我是觉得韩文清的辩论风格从来没变过,只要掌握一样的资料,站在他一贯的思路上稍稍一想就能知道他会怎么打。他队友张新杰也是那种稳中求胜的类型,所以碰上不要脸的就没辙。”

叶修失笑:“苏大大的意思是你就是不要脸的类型?”

苏沐秋并不羞惭的承认了:“跟韩文清对上的时候就是。”

他尊重对方的风格,但却必须选择最痞最流氓的打法,因为真理是多面的,而冠军是唯一的。

这个冠军对于背负着拖后腿的舆论的苏沐秋来说显得格外重要。

>>>> 

可惜他最终还是没有拿到这个冠军。

比赛之前三个小时,苏沐秋急性肠炎发作,疼的全身冷汗,校医室看见他凄惨的模样没敢收,直接送去了千里外的人民医院。推进急诊室,出来的时候脸色惨白,并没见半点好转,全身冰凉的被叶修裹在怀里,腹部疼的像被掏空。

叶修抱着微微发抖的苏沐秋一边心疼一边毒舌:“苏大大你还能更点儿背不?”

“滚。”苏沐秋没力气再多说一个字,跟病痛一起折磨他的是内心的煎熬和愧悔,他焦急此时赛场的战况,更后悔昨天夜里对肠胃的虐待。手足发凉的窝在叶修宽大的怀里,想起自己竟然这样错失了一场比赛,苏沐秋难得有了懊悔到想哭的感觉。

在病床上躺好,肠胃其实已经慢慢平复,但长久的疼痛还留着它的余韵,苏沐秋背对着坐在床边的叶修蜷缩成一团,摆出拒绝安慰的姿态。

学校里刚刚传来消息,苏沐秋的队友最终2比3输给了韩文清他们。打电话来的是队友里唯一一个女生,在电话那边边说边哭泣,他们赢得太多了,骤然遇到一场本来或可挽回的惨败,满心都是不可置信。

叶修听着女生“沐秋要是没有生病我们说不定就能赢了,我去看了统分表,只差1.5分,只差1.5分我们就能赢了”的哭声,有些无言以对。

听着他道了再见,苏沐秋的声音轻飘飘的传过来:“输了?”

“嗯。”

“差多少分?”

“……1.5。”

苏沐秋不说话了。

叶修想了半天,难得有些张口结舌的尝试开口:“那个……沐秋啊,你才大二,以后多的是这样的比赛。”

苏沐秋的声音闷闷的传过来:“别说话。”

叶修:“校内的比赛,没参加就没参加,输了就输了,荣耀杯才是你真正该……”

苏沐秋:“别安慰我。”

叶修:“沐秋,你别这样。”

苏沐秋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回头看叶修:“叶修,我说真的,不要安慰我。今天错过比赛,是我自己犯蠢,我该承受的,不应该有任何人安慰我。”

气势如虹的说完,在叶修震惊的眼神中他立刻又抱着小腹缩成一团,声音放低了许多:“而且,我不会自责太久的,大不了就从头再来吧。”

叶修在静默中坐了一会儿,蹑手蹑脚地站起来靠近那张病床,悄悄凑过去,在苏沐秋白净的侧脸上轻轻吻下。

他摸摸那少年细碎的黑发,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温柔而充满鼓励:“沐秋啊……总有一天,冠军会是你的。”






TBC



沐秋这一次没拿到冠军,连我自己都没想到(闭嘴

毕竟在一开始的脑补里,从这时候起他就应该拿到冠军走向人生巅峰了w

可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这样,也许只是想还原叶神心中曾有的那个长达十年的遗憾。毕竟命运弄人,而人会作死,沐秋更是作死的一把好手。

让沐秋亲手拿一个冠军,是我和文中叶神的共同心愿,它总会实现的。

评论(24)
热度(330)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