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12)

卡了很久很久的剧情!终于写出来啦ww

三人组真是美好的存在啊舔舔舔~

大家嚎清纯的丁丁窝又肥来啦!


12、

本来是说好带苏沐橙逛街的,但是行程最后改成了带苏沐橙到R大校园看苏沐秋打辩论赛。

在叶修的眼中,视野里有个高挑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爽目的天蓝色衣裙,轻快的在高远的蔚蓝天空下慢慢走近。越近了越能看出那清秀眉眼和苏沐秋的相似,他想,这就是未来的小姨子了呀。

苏沐橙在熙攘的校门口寻叶修,直到叶修拨开人群走到她面前,低着头问她:“苏沐橙?”

唔,这人不算高大,虽然传闻是一个站没站相的人,但在她面前却显得颇有精神,一身修身的棕棉衣配着淡色围巾的搭配方式也显得不失风度。

苏沐橙对叶修的第一印象不错,眉眼弯弯的一笑:“叶修哥。”

叶修让自行车推出来,很酷炫的用眼神示意苏沐橙上车:“走吧,带你去五教找你哥。”

苏沐橙轻巧的坐在后座上,等叶修骑上车载着她过去。然而尽管自行车离校门越来越远,叶修在苏沐橙诧异的眼光中慢吞吞的走了十来步,还是没有上车的打算。

最后苏沐橙实在忍不住了,拽了拽叶修的衣袖:“嗯……?你不上车吗?”

叶修面不改色:“咳,五教比较近,我推着你走锻炼身体,最近快要体育考试了嘛。”

苏沐橙看了看这个一副宅男体质模样的人,忽然福至心灵,善解人意地说:“嗯,可是我好久没骑自行车了好想重温啊,能不能你给我指方向,然后我载着你过去呀?”

叶修立刻停下车,责怪的看了她一眼:“不早说。”

苏沐橙:“……”

这么一来两个人之间那层初见的尴尬消磨了不少,互相换了位置,苏沐橙骑着自行车,叶修惬意地坐在后座上指挥着“直走,左拐,右拐,左拐……”

这时已经快到寒冬了,校园里金色的银杏叶铺满道路两旁,有时被风吹到道路中央,车辙在上面轻轻的碾下,发出柔软的声响。叶修坐在后面看着苏沐橙扎马尾的背影,她梳的整洁大方的辫子随着骑行的动作在背上一停一停,显出她其实有些吃力。但她骑的一点都不慢,厚厚的格子裙下露出细瘦的腿一刻不缓的蹬踩着,那没有说出口的对见到哥哥的期盼之情都在这轻快的节奏中张扬而出。

叶修摸了摸下巴:连妹妹都是那家伙养的格外可爱一些啊。

车停稳在第五教学楼下,锁好车,叶修自来熟的在苏沐橙肩膀上一拍,揽着她往楼上走。

一楼门口竖着一个大大的“R大校园辩论赛邀请赛”的宣传牌,承办方赫然写着R大法律系辩论社,苏沐橙留意的看了看上面的照片,却没有发现苏沐秋的身影。叶修懂得她在找什么,解释:“那上面的照片都是旧照了。”

苏沐橙果然在一个极其显眼的地方找到了叶修手捧冠军奖杯的照片,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这些照片最终是哥哥选的吧。”

“谁知道呢。”叶修揽着她笃定的说,“我只知道,再过几年那上面一定会有你哥。”

“这是当然的吧。”小姑娘完全不怀疑自己哥哥的实力。

两个人快步往赛场走。苏沐橙还没有见过哥哥在辩论场上的样子,满心都是雀跃和期待,叶修心里的期待却又不比她少,毕竟是苏沐秋第一次在全校瞩目的场合下进行的比赛,他很想知道苏沐秋会发挥到什么样的程度。

至于那些觉得苏沐秋靠脸上位的人么……脸一定被打的挺疼。

走进赛场一看,熟悉的面孔还挺多,叶修粗略盘算一下,赛场四分之一的听众是本系的学生。现在在辩论的正是苏沐秋,叶修还没听清他说了什么,现场已经掌声迭起。叶修带着苏沐橙挤到来占座的喻文州旁边坐下:“怎么了这是?打个辩论赛还这么不严肃。不知道的以为这演唱会现场呢。”

喻文州含蓄的解释:“这一场是复活赛,刚刚我们系刘皓输了。”

原来如此,有了刘皓那一场比赛输在前,这一场复活赛就关键而格外具有煽动性。

“……”叶修转向苏沐橙,“你哥心挺脏啊……”

亏他一直觉得苏沐秋是挺光风霁月正直向上一青年呢,竟然不惜杀的一支弱队惨败而归来踩着刘皓的脸塑造自己的光辉形象。

刚想到这里叶修又觉得自己的嘀咕不大妥,毕竟在辩论场上没有强弱之分,每一个对手都值得受到挑战和尊敬。

苏沐橙显然不知道刘皓是何许人也,想来苏沐秋也不会觉得这个人值得对妹妹提起。刚才路上攀谈,叶修发现苏沐秋也跟苏沐橙诉过苦,但其实仔细听听都是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与其说那是跟妹妹诉苦倒不如说是撒娇更为妥当。他以为苏沐秋会是一个成熟的妹控,但是想象那个人趴在床上捶着床板和妹妹诉说自己被老师奴役的样子,似乎又并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在别人都为苏沐秋的连番胜利鼓掌欢呼的时候,苏沐橙两眼里闪着喜悦和自豪的光,但一双手却安分的放在膝盖上,并没有举起来,也没有开口同其他兴奋的观众一起起哄,很尊重辩论场的规则。叶修看在眼里,开始摸着下巴回忆自己教育弟弟的方式,嗯,抢玩具,抢电视,抢电脑,推着弟弟去继承家产去联姻,方式虽然不同,但是他和苏沐秋教育弟妹的要义好像也是一样的嘛——不都是要平等的相处,亲切的交流吗?

怎么自家弟弟就又笨又别扭,完全不像苏沐橙一样聪明懂事呢?

比赛终了,苏沐秋下场的时候看到了他们,笑着向妹妹挥挥手,在准备席坐下等结果。叶修和苏沐橙眼见苏沐秋刚拧开水瓶喝了一口,就有人激动的狠拍他肩膀,苏沐秋当场呛咳了几声。苏沐橙眼里是骄傲,叶修则觉得无奈。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始终有人同苏沐秋搭讪,苏沐秋只做高深状端坐不语——在结果没有宣布之前摆出任何胜者的姿态都是很失礼的。

最后R大法律系无悬念胜出,赛场主席说最终比票是4:1,叶修偷偷对苏沐橙解释:“其实不管结果是怎么样唱票原则上都是3:2,显得两方都很优秀,评委们心里很挣扎,这样才不得罪输的那一队,这场居然玩了个4:1出来,大概是现场反应激烈到3比2都没法被人接受,只能给一票送对方个人情。”

苏沐橙点点头,其实她无心听叶修的解释,她的目光只是追寻着台上的苏沐秋。哥哥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谦逊的微微弯着腰与对面铩羽而归的三位辩手一一握手,却是真正的胜者的姿态。她激跳的心有些平复不下来,首次对那个比赛场产生了一些向往。


评论(25)
热度(324)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