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09)

终于表白啦!终于接吻啦!

怀疑这篇文要以这种甜腻腻的节奏一路进行到结尾★

还有啥校园梗想看的么小天使闷?

下章啪啪啪预警,下章没有的话,下下章也会有的★

日更的丁丁好酷炫喏!(捧脸舔舔自己


09、

比赛从小组赛进行到复赛,魏琛对叶修说:“老叶,咱们今年估计就到这儿了。”

苏沐秋正在台上做总结陈述,或许他也意识到了什么,难得在结辩时升华了一回,引用了某位刑法学著名学者早年写下的一句箴言。叶修无法从他的角度看见苏沐秋的眼睛,但那清亮的声音中流淌着的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特质,却能让他想象此刻苏沐秋诚恳的眼神。

从评委们暗暗点头的出神模样看来,苏沐秋这一场的表现不是不让他们动容。

比赛结束,等待最终结果的空当里,叶修走出赛场,在走廊上点起了一支烟。他的背挺的不太直,香烟歪斜着叼在嘴里,眼睛也不曾笔直的盯着什么地方,只是随意看着从自己口中慢慢吐出的烟雾在空气中缓缓散开,烟草的味道再从鼻腔漫进,一直延生到体内的肺部。

他用这种方式来排遣遗憾。

去年的冠军队伍今年止步八强,是个遗憾。

辩方的猥琐流三人组入赛以来未尝一败,却因为本队控方不得力而在此时铩羽而归,是个遗憾。

苏沐秋是个很难得的人才,搭档是刘皓,也是个遗憾。

R大法律系辩论界斗神叶修毕业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止步八强啊,他已经能猜到学校报社里的人会用什么样的字眼了,“惜败”。尽管输的人并不是他。

叶修听到很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停在自己的身边。两个人并肩靠在窗口,等叶修嘴里的那只烟越燃越短,烟头上的一点火星越来越明亮。冷冽的北风裹挟着烟味往窗外的世界里飞奔,像比赛中的一幕幕,一去不回。

一支烟抽的只剩下烟头的时候,叶修把它碾灭在旁边的垃圾桶上,拍拍身边人的肩膀:“明年,加油。”

>>>> 

快到一年年终,班里总是要来一次小聚。叶修作为一代烟枪,又不爱说话,一开口必带嘲讽,所以遇到这种场合总是吃的少抽的多,除了烟呛二号魏琛,没几个人愿意坐在他旁边。他也乐得清闲,边抽烟边看校报。

喻文州拿着一杯果汁走过来了。橙汁的颜色太亮眼,香甜的味道混在弥散的烟味里被冲淡了,可是鼻尖还隐约能嗅到。叶修抬头扫了一眼喻文州的杯子,摇摇头,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喻文州这样的人会有这么轻浮的爱好,那玩意儿看一眼就觉得眼睛里糊满色素,尝一口舌头就泡满了糖精,有什么可喜欢的。

喻文州递过来一份报纸:“叶神,你手里那份是比赛之前的报纸,上面的校园新闻都过时效了。这份新的倒是挺有趣。”

喻文州有心,报纸折的四四方方,特意把其中一页亮在最上面,叶修一眼就看到72号粗字黑体的标题:法律系辩论社社长拖后腿,斗神所领冠军队止步八强。

魏琛也看到了:“小苏什么时候拖后腿了,报社的人尽瞎扯。‘冠军队止步八强’,这么自相矛盾的标题怎么过审的?”

 “校报历来的传统是歌功颂德,但这篇报道却完全颠覆了传统,而且内容不实,角度主观,矛头全针对沐秋。”喻文州音量放的低,却很笃定,“刘皓在系外的表面工夫做的不错,和校主席喝几杯,要几篇这样的报道不是难事。”

“这可真是没本事还怕人说的典型了。小苏看到这报纸可得多憋屈。”

叶修笑了:“沐秋不看校报。”

魏琛立刻做牙酸状:“哎哟哟哟,‘沐秋不看校报’,某些人真是秀的一手好恩爱。”

“这报纸并不是写给苏学弟看的,但不明真相的人看了肯定会议论。这次去参赛的人里只有他是大二的,大多数人都会想当然的认为是他造成了失败。而当初他赢过大三的几个学生通过初选赛也会被怀疑是暗箱操作的结果。”

喻文州说完,魏琛也沉默了。三人成虎,舆论造势有多可怕,他们这些法律系的学生最清楚。

然而,叶修听完后依然摆着一副老神在在的架子,仿佛并不关心别人会如何评价苏沐秋。

这边气氛沉寂,那边班长开始呼喊大家聚在一起玩个游戏娱乐助兴。所谓玩个游戏,其实就是玩以整蛊起哄为终极目的的国王游戏。这是他们每年年末聚会的保留节目,这手玩儿的最好的就是叶修魏琛和喻文州三个人,叶修和魏琛都是一肚子坏水,喻文州则是出千高手中的高手,三个人狼狈为奸,整遍班里群英。

几个回合下来,连男男互相哺酒和隔着纸巾接吻这种近年时兴的烂梗都用了一遍,老千高手喻文州终于发挥出了正常水平,荣归国王宝座。喻文州国王庄重的展示了他手中的鬼牌,然后像个真正的国王一样泛着雍容华贵的笑意,十分矜持地说:“那我就随便点了。K牌左边的第一个Alpha……”他拖长了声音,仿佛正在思考该做什么,最后却是眨眨眼睛,虚心的向近在咫尺的魏琛求教,“魏前辈说,应该让那个Alpha去做点什么呢?”

魏琛看看手表,时间正是七点整。于是老魏神棍状掐指,拈着并不存在的长须沉吟一会儿,说:“嗯,就让那个Alpha在八点整的时候等在Omega寝室楼下,向第一个出寝室楼的Omega表白并强吻之,怎么样!”

这个提议充分满足了众人看戏的心情,立刻得到了一致通过。

然后魏琛贼兮兮的笑着翻出了自己手里的牌,正是一张‘K’。

整桌人的目光从魏琛开始往左边探,嗯,是个B,是个B,是个B,哦哦哦终于是个A了呢。

再一看那个人,叼着支没点燃的烟似笑非笑,正是被魏琛和喻文州联手算计了一把的叶修大大。

聚会在七点半的时候准时散场,走到Omega寝室楼大概需要二十五分钟。班长去结账的时候,叶修偷偷藏进厕所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接通以后他只说了一句话:“八点的时候到你们寝室楼下,切记,事情很重要,到时候再跟你解释。”

然后就云淡风轻的挂断了。

正窝在寝室里偷闲打荣耀的苏沐秋小同学拎着手机莫名其妙:今天大家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让他八点下楼,还都默契的跟他说,事情很重要,暂时来不及解释?

七点五十五分,叶修准时到达Omega寝室楼下,班里的同学埋伏在附近视野绝佳的隐蔽处。魏琛凑到他旁边耳语:“放心,我们的人都已经在楼道口就位,要是下来的人不是小苏,就地打晕!”

叶修斜他一眼,做出“你真猥琐”的嫌恶表情。

魏琛于是捂着心口,灰溜溜的钻到旁边树影里去了。

所幸魏琛的布置是多余的,冬夜里没有几个身娇体柔的Omega愿意出门。到了八点整,守时的苏沐秋同学跳着台阶蹿下来了。他身材纤瘦高挑,一身纯色的浅咖啡色大衣衬着白皙的面容和明亮的双眼,正正经经是个美人。

树影后的Alpha们泪流满面:靠,这么一个肤白貌美的Omega怎么就便宜了叶不修那个流氓呢?

蹿下来的苏沐秋没有要维护自己美人形象的意识,呵着手打着哆嗦走向叶修:“就你一个人?”按照今晚接听的电话数目来计算,他以为这里至少应该有三个人才对。

苏沐秋走到近前,黢黑的双眸里闪着疑惑:“什么事?”

叶修一本正经:“我喜欢你。”

苏沐秋:“……哈?”

接着叶修就上前一步托住了苏沐秋的后颈,轻而易举地封住了那还微微张开的嘴唇。

妈蛋啊!苏沐秋感觉到口腔里散开一股浓重的烟味:混蛋、混蛋好像把舌头伸进来了?

仍然不敢置信的苏沐秋试着用力收了一下下颚,齿间陷入了某个绵软的东西。叶修把他受惊的这一咬当做抗拒,将怀抱收的更加紧密,险些被咬伤的、还残留着鲜明痛感的舌头粗鲁直接的卷住了苏沐秋的。绵密的味蕾相互贴合,残留的香烟味和口腔中清甜的味道在舌头交缠、气息交换之中渐渐融合、生长。

苏沐秋快要找不到自己的存在。

他在叶修的怀抱和热吻当中变得渺小虚无,叫人全身发软,想要抽离自己。可是在这火热的接触和紧密的拥抱之中又有一种他从未接触过的东西在疯狂滋长,惊慌的蹿到他身体里每一个角落,每一分惊悸都骤然攒聚到一起,只经过了几毫秒短暂的空白,就爆裂开,变成狂喜。

睁开的眼前不是叶修的脸,而是五光十色的幻境。

最后叶修先一步退后,松开了桎梏。他再抱上一会儿,苏沐秋大概会因为换气不畅而缺氧窒息。

强吻的过程来的仓促去的骤然,苏沐秋呛咳了一会儿,把口中的烟味清了清,又下意识抹了抹嘴唇:“你打赌又输了还是脑子坏了?”

叶修笑:“真聪明,国王游戏,被文州坑了。”

苏沐秋呵呵一笑,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转身就走。

可惜还没跨出一步手腕就被人攥住往后带,接着腰就被搂住了。

苏沐秋心里的失落和委屈一刹那间被点燃:“妈蛋叶修你放——”

他没有机会把这句话说完,因为叶修已抢先在他耳边低声说:“不过喜欢你是真的。”


评论(44)
热度(447)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