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07)

日更。

终于快要刷完好感度了,嘤嘤嘤www

快点告白吧!(合十


07、

叶修不傻,叶修看的出来苏沐秋最近不待见自己。

除了拉丁舞课上的肢体接触是苏沐秋没法避免的以外,叶修设计了无数巧遇,图书馆,食堂,教学楼走廊……

苏沐秋的反应无一例外是淡淡的两个字——“借过”。

就算是刘皓那帮人看到自己好歹也要阴阳怪气的笑一下打个招呼叫个叶神呢!叶修对小学弟的冷淡格外委屈,简直是岂有此理。

又赶上辩论赛的准备期,叶修和魏琛两个队友忙的天昏地暗,天天在学校外面24小时咖啡厅熬夜到凌晨两点,然后翻墙爬进宿舍楼。终于做完诉状以后他瘫在隔壁喻文州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床上休息了一天。

傍晚的时候喻文州从图书馆回来,扔给他一个汉堡,在桌上放了一杯咖啡。叶修刚接过来,就听喻文州说:“我刚刚在图书馆看到苏学弟。”

叶修埋着头吃晚餐,耳朵却竖了起来。

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笑的很愉悦:“你猜苏学弟在干什么?他在自学刑诉,他一个转系生,一点专业基础都没有,本来这一年学习压力就比别人重,还是辩论社的社长,现在又参加了荣耀杯,却不幸抽中了刘皓他们那一队……”

叶修吃不下了,咬着汉堡起来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材料:“我去看看。”

喻文州用杯子遮住嘴边的笑意:“叶神作为本系优秀学长代表,是应该关心关心新来的学弟呢。”

叶修带上满满一杯自磨咖啡,绕路先去便利店买了一份便当装进保温饭盒里藏进书包,才往图书馆走。走上图书馆楼梯的时候他一跨几级台阶,却正好看见从门口缓缓走下来两个人影。

楼道口的白色灯光照下来,苏沐秋一身卡其色风衣的瘦削身影显得格外伶仃。但此时此刻他并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他身边那个男人比他高几公分,看起来还有一些初入大学的稚气,但叶修莫名觉得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侵略性。他接过苏沐秋手里的材料,从挎包里取出一片面包,苏沐秋侧过头小心地用嘴咬住,含含混混地向着那个男生说笑。

叶修不常见苏沐秋对自己笑,也很少见他对人亲近的这样没有芥蒂,好像早已习惯。咬在嘴里的面包遮住了苏沐秋脸颊上小半边酒窝,可是遮不住那一笑的明朗和温柔。他说不清自己什么感觉,只是下意识地向并肩的两个人笔直地走过去。

苏沐秋突然停住脚步,身边那个十分讨人喜欢的Alpha学弟问:“学长,怎么了?”

没什么——苏沐秋低头揉揉鼻子,就是好像闻到了某个很熟悉的讨厌味道。

他只是一错神,熟悉的咖啡味已经包围了整个鼻腔。叶修站在面前,眼神意味不明地看着自己。身边学弟自然认得系里的名人,很懂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叶神好。”

叶修却倚老卖老摆足了谱地挥挥手算是打过招呼,低下脸来对无动于衷的苏沐秋亲亲昵昵地说:“又吃这些?”苏沐秋刚被叶修这从未有过的宠溺刺激的寒毛直竖,这个男人就罔顾他的意愿,无情的夺走了他嘴里叼着的面包咬进自己口中,另一手从包里拿出一个保温盒塞进他手里,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走进图书馆。

苏沐秋明白过来他都做了什么以后,整张脸刹那间变得绯红,只好拉高了围巾边沿遮住脸强装淡定,内心已经把那个事了拂衣去的男人狂揍了一百个回合。平静了好久他才打开保温盒,温热饭菜的香气顷刻间散开在周围的空气里,无疑比面包更具有诱惑力。

学弟显然有些失落:“学长和叶神很熟吗?”

苏沐秋被骤然一问,差点打翻手里的饭盒,恍若无事地盖好放进包里,再走下台阶时却险些同手同脚:“还好吧……一起上体育课,之前话剧节合作过。”他根本不想承认,现在的自己只能用“心如鹿跳”四个字来形容。

学弟没有跟上来,却在他背后低声问:“为什么我觉得他在追学长呢?”

苏沐秋顿时像被人从背后踩住了尾巴一样:“哪有那种事?”

学弟终于从后面一把拉住他的臂弯,在他奇异的眼神里像是忍耐已久却克制不住:“那学长你真的看不出来——我在追你吗?”

>>>> 

叶修没有想到自己送完爱心晚餐的几分钟后,送餐对象就被一个和自己同性别的A告白了。他本来打算与苏沐秋一起讨论这次的赛题,给毫无专业基础和参赛经验的苏沐秋恶补一阵,但苏沐秋看起来有约,他只好自己投入到图书馆的相关资料里。

只是做书摘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意无意的做了两份。一份他夹进了资料,另一份则是他一时冲动做出来的,他拿在手里看了很久,难得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扔进了废纸篓。

这份书摘本来是给谁的,不言而喻。但是在叶修看来,所有辩论赛都一样,永远是准备的过程精于比赛的过程,而比赛的过程重于比赛的结果,哪怕是模拟法庭也不例外。所以等到那“为他做些事”的热情冲动褪去以后,叶修冷却下头脑,还是觉得:一场辩论赛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最好还是完全交给那个人自己去体悟吧。

系里的初选如期举行,评委不再是辩论社的人,而是系里的专业课教授。五个评委坐了一排,叶修和魏琛两个大四的抽到第一组,对面两个大三控方辩手几乎被他们猥琐流的辩风给气的哭出声,教授们却看的很开心,毕竟是马上就要司考的学生,理论知识自然是整个系里最过硬的,抓控方的错处抓的比评委更紧。

第二组控方是刘皓,辩方换了方锐。刘皓果然没有选苏沐秋,带着师歌欧和方锐对阵。叶修和魏琛两人坐在后排一边听一边极其猥琐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魏琛:“啧啧,方锐这打法,一看就知道不是辩论社的,够旁门左道,够犀利,够酸爽。”

叶修:“现在辩论社的还有几个能看?”

魏琛斜了他一眼:“好歹是你一手带起来的社团,不心疼?”

叶修靠着椅背,把腿支在前排课桌上:“江山代有才人出,儿孙自有儿孙福。愁什么?”

魏琛:“呸!”

听了一会儿,叶修把腿收回来了:“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魏琛:“哪儿不对。我看局势很明显,刘皓一如既往的只想自己出头,你看他那小男朋友,啧啧啧,除了声情并茂地念个开篇陈词,别的时候就在说废话,刘皓把能站得住脚的都自己说了。”

叶修:“你没听出来?我觉得他们引述的材料很耳熟。好像是……”

魏琛仔细回忆了一下,又仔细一听,马上一脸震惊:“不会是巧合吧?你的书摘不还夹在资料里吗?他们怎么看得到?难道师歌欧终于成功挤下沐秋学弟如愿上位……”

“滚蛋。”叶修抹了抹脸,“我当时多写了一份书摘,扔进图书馆废纸篓了……”

魏琛何等灵敏,顿时猜到了前因后果,同情的拍他肩膀:“作孽哦。不过没关系,刘皓虽然拿了你的材料,可是照样拼不过方锐嘛。你回头请点心大大吃个饭,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事如魏琛所说,虽然掌握着充足的理论和实践依据,但刘皓和师歌欧习惯了花哨的言辞和纯感性的辩风,自然不是方锐这个设套高手的敌手,再加上两个人在辩论场上分工不均,面和心不和,一场比赛打完,无论是内容还是风度都没有赢面。

最后控辩双方都只剩下一个人。评委显然兴致颇好,提议他们可以从比完的选手里各寻一个搭档,再比最后一场。

凑巧的是两个人都是大二,苏沐秋坐入控方席,对方学生坐入辩方席,接着就一脸望穿秋水的样子,双手合十对坐在观众席的叶修嘤嘤嘤地卖萌央求:“叶学长,可不可以请你做我的搭档啊嘤嘤嘤?”

苏沐秋抬头淡淡看了叶修一眼,叶修没有推拒,站了起来。

脚步声懒洋洋地,人也没个正形,熟悉的声音和气息越来越近。接着,苏沐秋旁边的椅子被拉开了,那人随随便便、极其放松地靠坐下来,苏沐秋却整个人都僵住了,仿佛被捆缚于茧中,动弹不得。

在赛场上就无比光鲜的男人此时还像打不起精神一样,懒散的靠在椅背上,合着手微笑:“不好意思啊学弟,我现在比较想打控方。”

场上场下近二十双眼睛顿时镭射灯一样聚焦在苏沐秋和叶修两人身上,来来回回秋毫不漏地扫了十数遍,然后大多数人不约而同地流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

苏沐秋的脸立刻又熟了。

叶修凝视着他艳丽的少年面孔,倾过身来,拿指节扣着桌面,低低的笑:“还愣什么呢,给我十分钟,让我熟悉一下你的公诉状。”


评论(29)
热度(324)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