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05)

05、

戴妍琦在大一一年的时间里和苏沐秋的妹妹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苏沐秋因为妹妹的关系,听到戴妍琦的请求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反倒是叶修诸多推脱,戴妍琦于是把这尊大神单独约出来,给他看了修改后的剧本。

叶修翻了二分之一,原作中执著的女主还没有出现,倒是检察官已经在催着辩方律师脱裤子了。

戴妍琦看他放下剧本,兴冲冲问:“怎么样?演不演?演——美人就是你的——不演……想和美人男主暧昧的还有很多哦。有个辩论队里跟着沐秋的Alpha大一学弟就眼巴巴地盯着这个角色呢!”

叶修也当真沉得住气:“那怎么不找他?”

戴妍琦怒:“他要是能演出检察官那种蔫坏蔫坏的感觉我就不来找你啦!再说,我给你创设和苏大美人亲密接触的机会,难道你还要拱手让人?”

“那自然不会。”

搞定了叶修大神,戴妍琦还在男友肖时钦的指点下在苏沐秋面前留了个小小的心眼,只跟他说删去了女主角,剧本更是拍一幕给他看一幕,推说剧本都是拍完一幕之后根据拍出来的效果现改的,苏沐秋也不疑有他,中规中矩地从开场演到叶修这个原作中极富魅力的反派登场。

见面的几句台词十分简单。

两人第一次见面,在法庭外互相假惺惺地握了个手,交换了一些虚情假意的鼓励和宣誓,不过是寥寥几句台词。

“律师,您怎么了?”

“我没有想到是您。”

“哦?我的存在会让您做出任何改变吗?”

“不会。”

但当苏沐秋一低头,发现叶修左手无名指上戴的道具戒指和自己手上的能配成对戒时,立刻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律师,您怎么了?”

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苏沐秋震惊地抬头,这句台词剧本里也有,但他假想的应该是充满嘲讽和轻蔑的口吻,可是为什么从叶修这一句嘲讽里,他竟然能听出关切和担忧?

视线对上,叶修正神情复杂地望着他,似爱似恨,似愤怒似无奈。苏沐秋情不自禁的换了一种语气背诵着台词:“我没有想到是您……”

他现在才知道,这句话并不是带着棘手的感慨和挫败的情感说出,而是带着爱人站在对立面的震惊与痛楚说出。

叶修一手支在苏沐秋耳畔,一手还紧紧握着他的手,然后慢慢的,慢慢的低下脸庞,温热的气息越来越靠近,无情的薄唇近在咫尺,几乎就要贴在苏沐秋抿紧的嘴唇上。

他低声问:“我的存在,会让您做出任何改变吗?”

苏沐秋站直身体,面容上所有表情都已经收起,漆黑的双瞳坦然而决绝地注视着叶修,吐出的每个字都温柔而坚定:“不会。”

他不动声色地从叶修的困缚中脱出,身姿挺拔地走进法庭。

这一幕拍完,戴妍琦激动的不能自已,跑上来给苏沐秋一个大大的熊抱,搂住人家的腰就不肯松手:“呜呜呜沐秋你好棒啊叶神也超级帅啊!对视的一瞬简直苏死人了嘤嘤嘤没有我了嘤嘤嘤嘤……”

苏沐秋揪住她的一只耳朵无情地把她从自己身上摘开:“社长大人,请问你和叶修学长还有什么共谋是瞒着我的?”

“这个嘛……诶嘿嘿……”戴妍琦缩到一边对手指,眼神水汪汪地盯着叶修,声音软糯地哀求,“让,让叶神告诉你好不好呀?”

作壁上观的叶修面对转嫁的灾难不置一词,只是懒洋洋地坐在座位上,把自己手里那本完整的剧本扔给了苏沐秋。

苏沐秋越看越震惊,任是他怎么猜测也没有猜到,这个戴妍琦声声强调要录制下来递交去参加全国话剧比赛的话剧,居然把一部充满时代意义的巨作改的狗血与床戏齐飞:这个案件原本讲述的是辩方律师为一个枪杀两个白种人的黑人父亲卡尔·李辩护。而卡尔枪杀两人的原因则是自己十岁的小女儿遭受了两名死者的暴行。辩方律师出于正义,与臭名昭著的3K党、辛辣敏锐的检察官还有深刻的种族歧视相对立,做出了完美的无罪辩护。

在戴妍琦的改动下,苏沐秋与叶修的角色曾经是相爱的情侣,但因苏沐秋接案时的冲动甚至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叛逆,资深检察官叶修忍无可忍,终于提出了分手。两人分手后不管内心如何曲折,表面上都是天各一方互不关心,直到苏沐秋甘为黑人杀人犯辩护而走上法庭,才重逢身为同案检察官的叶修。

录制都进行了三分之一,硬着头皮也得继续下去。苏沐秋自我劝说着。他不肯对自己承认,只因扮演他的爱人与劲敌的那个人、将会在镜头前与他无比亲密的那个人是叶修,他才愿意坚持演到最后。

>>>> 

叶修盘问着被黑人在杀人时误伤的警官:“您的腿是怎么失去的?”

“被弹片射中,他们锯掉了它。”

“您可曾亲眼目睹罪犯的相貌?”

“没有……但是,他曾亲自向我为这次误伤而道歉。”

“哦?”叶修露出意外的神情,“那么在失去了一条腿之后,你还能继续从事工作吗?”

警官眼里有浓浓的尴尬和感伤:“我……我还可以从事一些后勤性的杂务。”

叶修转向法官,坦然自若:“庭上,我的问题问完了。”

走回控方席位的时候,他向苏沐秋递去一个胜券在握、意味深长的眼神。

苏沐秋踟蹰一会儿,只问了一个问题:“您认为卡尔·李是否应当被判有罪?”

“抗议!”叶修刚从控方席上站起来,苏沐秋随即强调:“庭上,我认为警官先生有权在法庭上陈述他的意见。”

法庭宣布抗议无效,警官淡淡地说:“不,我不认为他有罪。我也有个小女儿,如果有人敢对她做出什么事,我会亲手了结他们的性命。卡尔·李是个英雄,他应当被无罪释放。”

<<<< 

又一幕结束,戴妍琦开始摩拳擦掌地让人准备道具拍热辣的床戏。准备期间苏沐秋沉默坐在教室边上的长椅上,和叶修隔着一个身体的距离,双脚脚跟无意识地轻轻击打地面。叶修把他不安的小动作收入眼底,觉得可爱又好玩,心底某种酥痒的感觉难以克制,倾身凑了过去:“跟我一起,你就这么紧张?”

“妈蛋啊。”苏沐秋反应过度地弹开来,迅速低下的脸上红晕浓烈如火,欲遮难掩。他狼狈地狠狠咳嗽几声,努力正常地回答:“学长你不要太自恋,我只是……咳咳,在镜头前有一点点不习惯。”

“哦,不——习——惯——啊——”叶修每个字都咬的意味深长,掩不住笑意,“那为了让你习惯一下,咱们待会儿是不是应该多演练几回啊?或者说……”他把手轻轻揽在苏沐秋的腰侧,亲昵地问,“干脆从现在开始?”

苏沐秋受制太过,知道自己再退让躲避下去,这流氓只会变本加厉。于是一咬牙,用紧张的发汗的手迅速握住了叶修某个关键部位,抬起下巴俏生生地直视他:“学长你不介意的话我当然配合,只可惜离下一幕开始只有两三分钟,我怕我这么一下摸下去,剩下的时间还不够你自己去卫生间撸一发。”

叶修只是怔了一下,就十分愉悦地用自己的手裹住苏沐秋的手移开了:“坦白说你的技巧还没有好到轻轻摸一下,就让我硬到必须去厕所解决的地步……”在苏沐秋再度炸毛之前他见好就收:“不过你说得对,下一幕确实要开始了。美丽的律师大人,我们走吧。”






对检察官和律师的关系纯属自己yy,原作《杀戮时刻》是一部关于种族歧视的好片子,每个演员都充满了魅力,向其致敬。

所以请原谅丁丁这么yy剧中人物,也千万不要受到我的影响去看原作www(顶上了锅盖

评论(27)
热度(355)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