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04)

又是深夜有更新掉落(捂脸


04、

被开到最大的冷水对着脸和身体猛冲了一阵,苏沐秋冻的瑟瑟发抖,脸上异常的红晕褪成苍白,叶修才凑过去关了水龙头,随手从旁边架子上取下一条干燥的毛巾往苏沐秋身上盖着:“擦一擦。”

苏沐秋看着自己的西服三件套:从上到下湿了个透,包裹住的皮肤还能感受到劣质布料被水浸泡的触感,衣角衣袖往下不停渗着水珠,他后知后觉地倒抽一口凉气,对叶修痛心疾首地指责:“个败家玩意儿,哥好不容易弄一套西服你还给哥用水冲成这个倒霉样子。”

这带着点撒娇语气的埋怨听在叶修耳中竟然无比舒心,虽然完全体会不到勤工俭学的学弟的心情,却还是纵容:“我的错我的错,都赔你都赔你。”

苏沐秋还在喋喋不休地拿毛巾擦着头发,叶修在旁边抱胸看着他擦头发,却对已经被湿漉漉的衣服黏的难受的身体不闻不问,终于看不下去:“我说学弟,我给你的那块是浴巾,不是只用来擦头发的。”

苏沐秋的脸噌地通红:这人未免太过迟钝了,要他怎么开口明示“请你出去让我脱一下衣服啊”?

两个人独处的气氛太尴尬,刚才发(人总是不得不防)情的余韵未散,更让这小小浴室显得暧昧不已。苏沐秋咬了咬下唇,终于背过身开始解西服扣子。解掉了两颗扣子脱了外套,他正期待叶修已经走出去的时候,叶修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衣服给我。”

“……哦。”

脱下外套以后,苏沐秋身上那件单薄的白衬衣因为被水浇透已经失去了遮蔽作用,叶修虽然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却连苏沐秋微抖的后肩肩头上那个粉色的心形胎记和纤细腰侧的小小黑痣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他有点郁闷地别过脸,觉得刚刚两个人被情(人总是不得不防)潮汹涌的信息素笼罩的时候受到的诱(人总是不得不防)惑都没有这一刻富有挑战力。

他扭脸的短暂时间里苏沐秋已经三下五除二把衣物脱个干干净净堆在他怀里,拿巨大的浴巾裹住身体,被冻的在原地蹦跶:“叶修你这里会有我能穿的衣服吗?”总感觉两个人的尺码和品味都不太一样……

“凑合穿呗,爱穿不穿哈。”

苏沐秋深深怀疑这货会给他拿一套短袖肥裤衩什么的埋汰他。

最后,叶修除了拿来内衣之外,还拿了一套十分骚包的灰色羊毛衫和淡色牛仔裤。苏沐秋穿上以后,觉得残留着的一点躁(人总是不得不防)动的本能被彻底安抚了。他安心地窝在这点带着醇香的苦味的温暖里,翻起毛衣的高领遮住大半张脸贪婪地嗅闻着:咖啡真是一生挚爱啊……以后衣服都拿过来在叶修这儿堆几天好了。

苏沐秋推开浴室门走出来,那件毛衣拉伸性很好,叶修平时能穿,现在穿在苏沐秋身上也很修身,只不过叶修穿着总有人觉得骚包,苏沐秋穿着却让人觉得养眼而不具侵略性,很有一种温馨的居家兄长的感觉。

美色在前,叶修看似漫不经心地瞄了一眼,就低下头点烟。火星在烟头上跳跃了一下,燃起一点灼热的光来,叶修盯着那点光亮淡淡地对苏沐秋说:“刚刚陶轩来电话,刚刚的比赛,评委投票三比一,你输了。”

苏沐秋只是愣了愣就释然:“哦,居然还有一票啊,那给我们队投票的是魏琛学长?”

叶修:“咦,你居然不猜是陶轩?我听说你们私交很不错啊。”

“是不错啊,所以我才知道他不会投票给我的。”苏沐秋做个鬼脸耸耸肩,“师歌欧是刘皓带出来的吧,他总不能因为我而去下刘皓的面子。这种小比赛的输赢谁会放在眼里,辩论队队长都留给我了,他肯定觉得我还是要识趣不是?”

他在叶修身边坐下来,烟味和淡淡的咖啡香味混杂在一起共同麻痹着人的嗅觉,那不是什么好闻的味道,可是他就是想赖着不走,坐了一阵甚至在宽敞的床上躺下,然后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柔软的被子里。

叶修拍拍他肩膀:“喂喂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被套一个假期没洗呢。”

“卧槽你不早说。”床上的人弹起来,“怪不得尼玛被套都发黄了。”抱怨了几句他又砰一声躺回去:“真想不通你怎么找到Omega的,而且还有人对你死缠烂打穷追不舍……”

叶修叼着烟含含糊糊地笑:“成熟男人的魅力嘛,你这种青涩的小孩怎么会懂。来来告诉学长,你性(人总是不得不防)觉醒的时候幻想的对象是哪个A啊?”

苏沐秋迅速翻了个身再度把脸埋住,没好气地回:“要你管。那种事我早就不记得了。”

“哟,还害羞了。”叶修凑近他低声地笑,“都是到了合法婚龄的成年人了,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我都可以告诉你我第一次性(人总是不得不防)幻想的对象是……”

他人的身体贴的太近,近在咫尺的温度比真正的肌肤相亲更加叫人窒息和慌张,苏沐秋猛地侧过来把近于压在他身上的人推开:“笑什么笑,烟灰都抖下来了不知道啊。”

叶修一看,因为脸上热度过高遮掩不住而破罐破摔的人现在脸颊绯红,眼睛里是佯装的怒意,嘴角的羞涩和笑却根本掩饰不住,此刻不知道是该扭过脸还是抬起脸迎上自己的视线,小样多少有点诱(人总是不得不防)人。

安慰到这份上就差不多了,再越界恐怕他自己要把持不住。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像是也在利用叶修这难得安分的刹那调整呼吸。然后才冷静的开口:“其实不用这样,我真不在意这么个比赛的输赢。被黑就被黑了吧,我总觉得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所以别人才会有下黑手的余地。”

叶修挑挑眉毛:“觉悟挺高啊。你看比如我就从来没被人黑过。”

苏沐秋扭过脸一副“懒得理你”的样子。他当然不会告诉叶修,在他大一怀着热情走入辩论队的时候也曾因为受到不公的待遇而心灰意冷,直到他看过叶修的一场比赛。那次叶修打正方,五个评委中有四个是反方所邀请的亲友评委,他以为那注定是一场反方取胜的比赛,但叶修偏偏让所有这么想的人大跌眼镜。

他身处举证责任远大于对方的劣势,言语之间虽嘲讽犀利,但是逻辑上的敏锐和价值上体现的成熟和积极却是更加迷人的,最后表面上是三比二险胜对方,但是看看评委的阵容和整场比赛的过程就知道叶修的优势根本就是压倒性的。

那场比赛之后他就不在意评委不公这种事了。还能被黑掉,说明他还不够强。不够强,那就变强,总有一天,没有人能够理直气壮问心无愧地黑掉他。

在这个比赛场上,苏沐秋从来没有想要赢过哪个固定的不可超越的对手,其中也包括他觉得最强的人——叶修。他只想一步一步赢过昔日的自己,这是辩论之于他真正的意义。

>>>> 

这场比赛之后叶修和苏沐秋就经常一起出现又一起消失。之前苏沐秋得到了辩论队队长的位置却输给师歌欧的事情还是给他造成了点影响,加上师歌欧对叶修的追求攻势一直不减而叶修也是一如既往地不假辞色,学院里就有好事者表示苏沐秋靠一张脸取得陶轩和叶修的好感云云。

苏沐秋在盥洗台洗了手又仔细照了照镜子,叹息:“长的好有时候也是一种罪啊。”

在边上一面等他一面喝水的叶修呛到了:“能不臭屁吗?”

“不爱听的话学长你别在这儿听啊。”

翘了一节拉丁课等着苏沐秋教动作的叶修立刻变脸了,十分讨好地表示:“嘿嘿嘿,学长我就喜欢臭屁的。”

相处了一段时间苏沐秋已经不会因为这种级别的调戏就脸红炸毛,正打算淡定而高冷地表达一下“谁稀罕你喜欢”的时候,他们戏剧社社长戴妍琦从Alpha的隔间里出来,看见二人像饿了三个月的人看见一碗香喷喷的白米饭一样:“哎哟我堵了你们两天可终于找到你们了!”

“小戴啊,怎么了?”

戴妍琦睁大亮晶晶的星星眼看着他们:“就是,那个,嘿嘿嘿,戏剧节要到了嘛,我们要出个有学院特色的话剧来着。我们社里想出的是杀戮风云。”

两个人都看过这个电影,叶修说:“嗯,排场意义都不错,不寒碜,准了。”

苏沐秋无奈地白了他一眼,没吱声,等后文。

果然,戴妍琦以一副声泪俱下的神情哀求:“可是我们没找到辩方律师和控方检察官。其实呢,我觉得沐秋特别适合辩方律师,气质好人又美,最后结辩的时候你往那儿一站肯定陪审团都化了啊有木有,控方检察官简直就是叶神再版啊,坏坏的,各种成竹在胸,笑起来超级有魅力啊,求求你们考虑出演一下好不好嘛?”

求人先戴高帽是戴妍琦的处事准则,话只说一半也是她的技巧。其实苏沐秋和师歌欧的比赛她和社团里几个妹子都去看了,深深折服于苏沐秋在辩论场上的表现,这几天听到种种言论自然是希望替他正名,而叶修这边,当然是因为那天目睹了一向从容淡定、坐在椅子上就不肯挪动尊臀的叶大神居然在沐秋出现异常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着人就不知所踪,随即yy出了好大一部集各种play为一体的高H狗血剧情,希望借此实现而已。

哎哟,两个人在法庭上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一离开法庭就抱在一起滚床单什么的,不要太美好啊。





强加价值观了。其实沐秋在原著中应该是个执着输赢的人,因为赢了才有钱啊(×

不过毕竟我的文里还是难免地让心爱的人物寄托了一点我个人的小小看法,有出入的地方还请小天使们谅解~

评论(16)
热度(328)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