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02)

丁丁终于归来啦!!!!!!!!小天使们久等了!!!!!!!!!

作为一个钟爱辩论的人,我会借叶苏二人说一些辩论的看法。一人之见而已小天使们看看就好www

开始刷好感度辣!叶神你可要加油啊w

02、

秋日温度还没有降下去的时候,只有清晨的阳光还算得上有几分温和,透进体操房里,将地上的软垫晒的温烫。苏沐秋昨晚跟队友熬夜到凌晨两点,现在只想坐躺在软绵绵的温暖垫子上,陷入新一度的睡眠之中。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牵着一个和自己一样睡眼惺忪的Alpha在体操房里轻飘飘的踩着拉丁舞步。

亏这货的信息素还是咖啡味的,特么一点儿都不提神。

太过困倦都在出神的两个人一不留神就没踩上节拍,别的舞伴开始跟着音乐有条不紊地后退时,苏沐秋一睁眼,才发现自个儿正顺着舞伴的手势收不住脚地往他们拉丁舞老师身上撞。

真的要挨上的时候,苏沐秋手上忽而一紧,是牵着他的那个人手腕使力,毫无防备的他没有收住退势,这次结结实实地撞进了身后那人怀里。

随着“啪”的一声相撞,叶修怀里撞上一具真实可触的躯体,下巴磕在人头顶上,脚面上被人用脚后跟狠狠踩住,叶修“嘶”地抽了口气,情不自禁翘着一只脚在原地跳了两下,手不自觉地摸上被撞红的下巴,而那人也顺势挣开了,揉着头顶跟他比手势:对不住对不住哈。

后来叶修一直觉得他和苏沐秋的初遇和第一个拥抱之所以一直让他念念不忘,是因为与别的情侣不同,那时的拥抱给他留下的印象并不是美好,温暖,芬芳之类的,而是:卧槽,真尼玛有点疼。

他们拉丁舞老师叫楚云秀,楚老师任教没几年,但管教学生向来很有一套。她看出来这两个人对拉丁舞都毫无兴致,每个动作都懒洋洋像完成任务一样僵硬。于是弯着唇角要求每对舞伴互相监督对方动作的标准性,而她自己则屈尊来到那两个完全不能领会拉丁舞舞蹈灵性的人身边。背对她的苏沐秋已经在叶修挤眉弄眼的提示下提线木偶般地屈起又伸直他那双纤长的腿,手臂小幅度地划着弧,手腕和胯部像僵住了一样一动不动。楚云秀于是轻轻地在苏沐秋的胯部一拍,低声说:“这位同学,扭屁股会不会?”

接着苏沐秋就看见刚刚还很有战友情地为他背着老师偷懒放哨的那个Alpha很不义气地噗一下笑了出来。

在楚云秀转脸看叶修的时候,苏沐秋从唇间飞快地溜出一句无声的控诉:“笑什么,你能扭得比我好?”而在楚云秀回过头的时候,他脸上已经恢复了“我知错了,老师说得对”的诚恳表情,认错态度良好地任由楚云秀把手放在他的腰肢和胯骨上,带着自己动作,还有余裕在楚云秀不注意的时候回以对面一直似笑非笑的人一个鬼脸。

体操房里其实有很多对A与O,但是叶修鼻尖萦绕的却是来自他对面那人身上的清而冷的薄荷香味,他同时看着苏沐秋挤眉弄眼做出的那些个生动俏皮的鬼脸,才终于感觉出拉丁舞课的那么一点兴味来。

下课的时候,扭了两节课屁股的苏沐秋同学走路的姿势很扭曲,好像是发情期时和Alpha大战了三天三夜一样。叶修难得大发善心地扶着人往楼梯下走,两个人一路上贴着脸小声嘀咕着楚云秀相关的话题。

“年纪轻轻的这么难相处,我觉得她看起来还比我小好几岁呢。”苏沐秋前半句话声音压得很低,但后半句马上变得响亮而高亢,“我妹妹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听话温柔成绩好还漂亮但是又从来不惹事。”

叶修很敏锐,“不惹事是说……你妹妹也是O?”

苏沐秋:“啊,是啊。不过她从小就非常自尊自重,自我保护意识也很强,我这个做哥哥的从来没为她性别上的事儿操过心。”

叶修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你是不是很少和女A接触?”

“嗯?看得出来吗?”

“……你真的看不出来,楚云秀不是对所有学生都很严苛,而是格外喜欢调戏……”

一个“你”字还没说完,一个身影噔噔噔几步挤进挨得紧密的两个人之间,气势汹汹地伸着手臂握住扶栏挡住两人的去路,红着眼睛问叶修:“学长,我哪里不如他?”

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又继续噼里啪啦地说了下去:“我长的没他好还是身材不如他?性格比他差吗?又或者学长你觉得我辩论技巧没有他强?学长我真的会证明给你看的……”

叶修:“……都什么鬼,我不喜欢你,电话里不都说明白了吗?”

苏沐秋震惊,明白现在的处境以后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师歌欧依然一幅难以置信的表情,叶修却并不介意人来人往大庭广众之下就给人难堪,慢慢地一字一句说了个清晰:“我不喜欢你的长相和奶油味的信息素,你辩论赛打的远没有别人评价的好,死缠烂打的性格也不合我的意。综上所述,我对你没兴趣,别白费力气。”

他顿了顿,露出一脸明显的勉为其难的表情,“而且你已经是学院辩论队队长了,课余生活可以很充实,完全没必要总是想着……咳,是吧。”

师歌欧震惊之后却更加伤心了:“你是故意刺激我吗?我根本不是辩论队队长……”他指着苏沐秋,“我一直想赢得你的认可,可是因为学长你一直不认同我的辩论水平,陶轩队长宁可让他空降都不愿意让我继任……”

苏沐秋终于能确信眼前二位就是让他在电话里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的主角。当叶修的视线顺着师歌欧的指向落在他身上时,苏沐秋牵了牵嘴角,涵养上佳又极度记仇地说道:“还没有正式自我介绍过。叶修学长你好,我是新任辩论队队长苏沐秋,被你在电话里说成‘价值辩太花哨,政策辩烂得根本没法说’的那个。”

卧槽这下玩儿脱了。叶修想。

>>>> 

两个Omega在O专用的厕所里商量事儿,叶修在外面拉低学生素质地抽着烟,耳朵里有一句没一句地传入里边两个人的对话。

有点蛋疼啊。他想,那个被陶轩从别的学院挖来的学弟,居然第一次诚心诚意地想和自己沟通就被嫌弃了一次、被挂了电话、被拉了黑。之后就在自己面前扭了两节课时的腰臀,接着还是因为自己,在楼梯上被当成了小三围观,如今又被拉进厕所里纠缠……未来可真是无亮啊。

厕所里的两个人在讨论的正是晚上的院内交流赛,叶修之前听了大概,约莫是他刚刚为了赔罪答应了苏沐秋晚上去院内交流赛做评委,师歌欧才重视起这场比赛,又因为不擅长政策辩,现在正磨着苏沐秋改辩题。

现在人家已经说到“你又不是不会打价值型辩题,你不是一直说要做个全职辩手,这次就当练手了啊?”

苏沐秋依然在干脆地拒绝:“不可能。我们队准备这个辩题一个多星期了,怎么可能说改就改?”

师歌欧着急:“一个多星期又不长,这个辩题完全可以留着下次打,我只是跟你商量下今晚的辩题改改,只要改个类型,辩题你定都可以,你又不吃亏,干嘛不……”

叶修叼着烟默默想,这可真敢说。是仗着人家新来还是脾气好,竟然连这种要求都能抹开脸说。

里面苏沐秋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收不住了。他低头看看表,已经是将近第三节课上课的时间,于是果决地最后拒绝了一遍:“不是吃不吃亏的问题。只不过在我的概念里,辩论赛不是临场炫技,比谁嘴快技巧好。没有事前讨论和论点交流,只辩不论,谁有这闲情天天耍嘴皮?”

他推门走出去,叶修的烟刚好燃到尽头。把香烟捻灭在垃圾桶上时,叶修回过头深深看了他一眼。苏沐秋莫名被人这样瞅着,心里自然不安定:“怎么了?”

叶修再看了看他,继而对他微笑。他的笑容难得像这样温和且不带任何讥诮:“我现在有点担心你了。”

“担心?”

叶修点头:“哦,担心你有一天会像我现在这样。”他说完也不等人,更不解释,自顾自地往楼外走。

苏沐秋在他身后,下意识“切”了一声:“担心?”回想一下叶修那个明显带着欣然的表情,他将手抄进口袋里,几步赶上去,并肩走在叶修身边,不满道:“你会担心?我看你其实期待的很。”


评论(18)
热度(359)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