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修伞ABO】意外怀孕系列之《辩士职责》(01)

喻黄的豆浆play七夕放送。

先开了这个说好的修伞ABO意外怀孕的坑,辩论梗,拉丁舞出没。

关于文中的“一挑三”,是说沐秋的两个队友存在感弱甚至不断卖破绽,相当于这一方的有效辩手只有沐秋一个,对面则有实力不错的三个人,所以称为一挑三。


辩士职责将收录至同人本《意外怀孕》系列,印调地址


01、

开学第一天就被自己处了一个学期的Omega男友提出要分手,叶修心情灰败,黑着脸坐在单身宿舍书桌前,掐着烟尾将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

他的男友,现在已经变成前男友的那位,最初看上他的理由据说是倾慕他在辩论场上意气风发的模样。在一起了之后才知道,辩论场上风光无限的男人有着一个狗窝似的寝室,茶几用的那块玻璃看不出原来的色彩,上面摆了一个烟灰缸,里面挤满烟灰和烟头。他还知道,叶修在场上西装革履,皮鞋锃亮,下场之后夏天常穿的是T恤短裤,冬天则随意混搭,只求个保暖。这也罢了,比赛的一两个月里,叶修没有一个周末是闲暇的,仔细一回想,上学期就连清明那三天假期里,叶修也在带着学弟学妹们查资料说辩题,更不必说平时周一到周五的夜里,这位辩论队大神有多忙碌。

那个Omega说完他分手的理由,看着眼皮浮肿,显然没睡好的叶修苦笑:“和你交往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最起码我知道,你们这些专注辩论的Alpha,真是不能找的……”

叶修欲言又止。交往半年还没和人家约会过一次,自然没有什么肢体接触,连爱语承诺都没怎么出现过,所有交往的迹象只不过是一些短信和电话,内容不外是“你在哪儿?晚上有时间吗?”“我又带着一帮废物点心看辩题呢,你早点睡吧”。

只是,他本想跟对方解释:他也到了大四这时候,想来不会再为辩论队的事费心费神了。以后会有许多时间陪着对方,不会像过去那样冷落他。然而再又一想,人家钟爱的不过是辩论场上那个虚构出来的幻象,今后连这幻想他都无法提供。要整天面对着一个懒散嘲讽的烟鬼,人家大概更不会乐意,于是他也就同意了那关于“好聚好散”的建议。

要痛定思痛,痛改前非啊。叶修掐灭了那支烟,沉痛地想。

他把手机短信草稿箱里封存了一年的短信调出来,上面写着:“小陶,哥今后就不插手辩论队的事儿了,咱院里的辩论事业还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咬咬牙狠狠心,他就把这条短信发了出去。

陶轩这时候,正在请苏沐秋吃饭。

苏沐秋是大一结束后从经管学院转专业过来法学院的学生,陶轩从前带队,看过大一新生的比赛。坦诚地说,整个学院他所见过的大一辩论队的那些队员里,几乎没有人比苏沐秋更出色。他曾看着这个青年在辩论赛中一挑三拿下比赛,伤感才非我用,在学期末看到最终确定的转专业名单之时,更曾无限欣喜。于是不由分说力排众议地换下了培养一学年的候选人师歌欧,提交的队长推荐表上赫然填写了“苏沐秋”这个名字。

他对自己让苏沐秋担任新一任辩论队队长的主意十分满意,对眼前这个温和健谈的青年也极有好感。两个人边吃边聊,气氛融洽的时刻,陶轩的手机铃声就那么突兀地响了起来。

陶轩收起筷子,取出手机点开短信一看,有点乐也有点愁:“哎哟,老叶发话说以后不掺和辩论队的事儿了。”

苏沐秋问:“叶修?”

陶轩从容不迫的收起手机继续埋头吃面,咀嚼的间隙才和苏沐秋谈叶修:“咱们学院三年来风头无二的辩论第一人嘛。你看过他比赛没?确实是大神,不过去年我做队长的时候,他一大三的学生还不肯放手队里的事儿。好在后面去忙司考去了,不然我把你调过来做队长这事儿肯定还有一番波折。”

苏沐秋回忆了一下自己看过的叶修的比赛:“其实我挺喜欢他的辩风。”

陶轩回忆起叶修在辩论场上把对方说的哑口无言脸色铁青的场景,不由哈哈大笑,面差点呛进气管里,连着咳了好几声:“他的辩风就是三个字,不要脸。不过你别说,现在有些小学弟小学妹就是仰慕人这个辩风,明明是纯的不要脸还能硬套上‘雅痞’这种评价,我无话可说。”

他说完了才意识过来苏沐秋也是“仰慕这个辩风”的“小学弟”,顿时有点尴尬,习惯性地要推眼镜掩饰,却发现眼镜已经摘下来搁在桌子上了。苏沐秋倒是没在意,低头戳了戳自己碗里的面条:“也不全是。我主要觉得吧,他不要脸的方式还挺合我的心。我原来队里那些龟孙子,对方质询一答不上来了就扯‘哎哟我的某某辩友明明已经说过了呀你为什么还要问呢’,一怕对方能答上来就可劲儿打断,来来回回那几句,看一场比赛更看卡带的影碟似的。”

他捏着嗓子学原来队友说话的样子,把陶轩逗得又是一乐。笑过了以后两个人扯开去讲辩风,辩题之类的,一顿饭的工夫都不肯耽误。

一碗牛肉面吃完,陶轩有些餍足地摸摸自己的腹部,忽然对着苏沐秋正色:“沐秋,对叶修这人呢,你要把握分寸。跟他交流要多一些,关系要近一些,那能让你受益无穷,但是,千万千万别让他多插手辩论队的事儿,刘皓他们对他不满挺深的。”

他给苏沐秋留了叶修的电话号码:“你还是得跟他联系一下,以后辩题遇到瓶颈了还能找他开拓下思路,对了,我还没跟他说用你换了师歌欧的事呢。”

于是,叶修发完那条决心退出江湖的短信没过半个小时,就接到了一个来自陌生号码的电话。

他刚被甩,又终于放手了倾注三年心血的辩论队,正是烦躁的时期,接电话的语气就算不上多和气:“喂?”

那边好像顿了一下,接着一个有些陌生的男声贴着耳朵响起来:“叶学长,我是我们学院新任辩论队的队长……”

叶修一听这介绍,头皮就一炸:“我说你有完没完呢,你有这毅力投到辩论、学业上都行,非要缠着我干什么?”

苏沐秋一阵错愕:“我?”

叶修听出来他话语里惊讶的意味,赶紧点起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烟草的气息让他觉得镇静好过了一些,他才继续回答:“年轻人也让人省省心吧,我就算和前男友分手了也看不上你啊。”

苏沐秋听出来自己无端被当成了死皮赖脸的追求者,虽然不知原委,但也被这位以不要脸闻名的学长话语里浓浓的自恋和嫌弃给呛着了,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找回学弟找学长关照的正确语气:“你误会了,我是来说辩论……”

叶修又一次打断他:“我听过你的比赛,价值辩太花哨,政策辩烂得根本没法说。更何况到了大二还有更严谨的模拟庭审辩论,带这个辩论队,你真不行。”

“嘟——嘟——”

苏沐秋一脸莫名地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这初次对手戏的剧本太精彩,他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接台词了。冷静地理一下思路,叶修显然把他当成了某个死缠烂打的追求者,他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新任辩论队队长,联系陶轩说没有告知叶修更换队长的事,那么叶修……

苏沐秋叹口气,好脾气地打算打电话回去跟叶修解释清楚,然而电话却怎么也拨不通了。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温和的机械女声一次又一次提醒着。尝试过三四回未果之后,苏沐秋黑着脸收掉手机,他现在已经无比确信,叶修把他的号码拉黑了。

叶修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地将无辜之人莫名其妙地拉黑,自然也得罪了他这位素未谋面的学弟。苏沐秋此刻想起叶修刚刚说的“价值辩太花哨,政策辩烂得没法说”的评价,虽然明知不是针对自己,却也止不住在心底憋下了一口气:妈蛋啊,迟早有一天辩论场上见,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真的不行”。

收起手机,他就安心去选课了。所有课程中体育课必定是最难选的课程之一,因为全校区的人都在抢那么几个火热的选修项目,苏沐秋被叶修这一耽搁,也颇有些惴惴自己能否选上合适的体育课程了。

他在所有项目里浏览了一会儿,十分精准地选中了一门课。

而此时此刻,宅男体质的叶修因为前三年体育学分没修满,也不得不和学弟们抢体育课,满心悲愤又加深一层,可是他的网络却偏在这个节骨眼出了故障。万般无奈,叶修只得去捶邻居兼同学喻文州的门:“文州啊,在没?”

宿舍门吱呀一下打开,露出来一张温文带笑的清俊面庞:“叶神有什么事儿?”

叶修一摊手:“我那儿网线坏了,没法选课。不然你帮我选一门体育课呗,我要求比较低,只要室内的,点到不勤的,打分高的。怎么样?”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笑容闪烁:“虽然有点为难,但是也不是选不到这样的课。你就回去等消息吧。”

叶修这一天心气不顺,没认真注意喻文州脸上的表情,闻言欣然在喻文州肩膀上拍了拍:“不愧是文州啊,回头请你吃饭。”

“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太客气。校门口的川菜馆就好。”学校在郊区,四处空荡,川菜馆正是他们校门口最贵的一家店。

叶修倒也不心疼这么一顿饭的钱,作势讨价还价了几句,就把喻文州放回寝室里帮他选课去了。到了周末的时候,也果然按照诺言请喻文州下了一趟川菜馆。

当然,叶修若是知道喻文州替他选了什么课,必然是不愿意请这么一顿的。

可惜吃下去的东西不能硬逼着人家吐出来,因此周一叶修去查课表,发现自己周四的体育课上赫然写着“拉丁舞”的时候,难得有了一种叫做捶胸顿足的冲动。

TBC

评论(28)
热度(529)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