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含修伞】小天使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不小心把师兄放进了自己的耽美群!!!(08)

本章修伞如约上线,再也没有虐烦烦了!

什么,伞哥车祸什么的,都是虫爹和锐锐的错啊!(锐锐:怪我咯,又怪我咯,都怪我咯)

本章修伞篇幅多。

下章正文完结。喻黄终成眷属,HE。

豆浆PLAY没有两万字,豆浆PLAY没有两万字,豆浆PLAY没有两万字(重说三


08、

黄少天用水冲完伤口就往附近的校医室走,然而从里面转出来的并不是叶修,而是喻文州。喻文州对他扬了扬手里的药膏:“过来吧,给你上药。”

黄少天走过去,伸出受伤的胳膊,环顾四周:“叶修人呢?”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手臂,篮球场粗糙的地面在上面蹭出了几道血痕,对爱活动的男孩子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大事儿,也就松了一口气,一边给他涂上消毒药膏,一边开玩笑:“没多重,就是难看了点。幸亏不是伤在脸上,不然破了相很容易滞销的。”

“喂师兄你不用那么恶毒诅咒我吧。”黄少天等他给自己贴好创可贴就运动了一下胳膊,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哪天真的破相滞销当心我去找你负责。”

喻文州笑:“好啊,我一定会对少天负责的。”

黄少天好好地走路,听见这话脚下磕到小石子一个踉跄,险些再摔一次:“我,我开玩笑的啦哈哈哈……我才不会遇到破相滞销这种事情呢。”

喻文州:“是吗,我可是认真的呢。”

这话太像告白,喻文州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收起了刚才玩笑似的表情,仿佛他就如自己所说的那样满心真挚,正在向他许下一个恒久诺言。黄少天心里酸涩:认真的你妹啦!你说的负责和我说的负责根本不是一回事儿好吗你到底懂不懂啊喻文州懂不懂?我想要的才不是等我滞销的时候你负责地把我推销出去我想要的是——

这样的话他又怎么说的出口,最后,黄少天也只能别过脸去不看喻文州,像是不经意地调侃玩笑:“你对我负责的话,女朋友怎么办?”

喻文州的惊讶倒不全然是装出来的:“哪里来的女朋友?”

黄少天虽然微微侧过了脸,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悄然投在他身上,看见喻文州惊讶的样子他自己其实还要更惊讶些:“没没没,没有女朋友吗?可是我听说……”

“嗯?”

黄少天舌头打结一会儿还是决定不出卖郑轩,他想了想总归是觉得喻文州没必要在这事儿上欺骗自己,说不定是郑轩空耳把写行书听成了写情书呢对不对……

啧啧,行书和情书什么的,听起来真是好相似哦。

相信一个人,信到愿意把人家的消息解释成有人大晚上的熬夜写行书,这也真是只有恋爱中的人才能办到的事啊。

不管怎样,黄少天心里落下一块大石,喻文州连日来的疑惑也算被驱散了一半,两个人再度宁和地并肩走在一起。说宁和似乎又不太对,因为喻文州再度听到耳边充盈着某人带着点雀跃的少有间歇的声音了。“师兄师兄啊我跟你说哦,叶修这人超级不要脸,一直躲着我不肯打1V1,今天终于出现了刚才又……”

喻文州带笑倾听着,温和的目光始终注视着身侧走走跳跳的大男孩,到那男孩被他看得有些羞窘而闭口不言时,他又会鼓励地说一两个询问的词语促使他继续说下去。这样循环往复,听在别人耳中大概烦不胜烦不堪其扰,但在喻文州却是再舒心不过的享受了——唔,如果少天不是一直在说别的男人就更好了。

>>>> 

小粉红最近持续飘红的两个贴子,一个是君莫笑扒马的贴,一个则是篇同人文,作者署名索克萨尔。

【献给夜雨声烦】^_^

这篇文献给夜雨声烦。

非常喜欢夜雨笔下的闻舟、邵添这对CP呢,私心很不希望他们BE。而且最近闹出了许多不和谐的事情,谨以此文自娱自乐,并表示一下对夜雨不变的支持。

“邵添?”闻舟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在想什么呢?”

“邵添怔怔地看着闻舟,想起相识以来的种种接触,他的心里填满不安、恐惧、忐忑,还有一点离别的决绝。

“但从心头连接血脉那一处涌出的最浓烈的感情,更叫他无法忍耐和压抑。

“他像豁出一切似的,勾住闻舟的脖颈,闭上眼睛仅凭直觉将嘴唇凑上去,准确地着陆在闻舟的嘴唇上,重重地一磕。

“嘴唇,牙齿,心脏,无不觉得痛。

“一触即分,他闭上眼睛大叫:‘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师兄咱们后会无期!’

“手却被人稳稳拉住了,睁开眼睛,面前是闻舟温和的笑脸,‘亲过我就想后会无期?那谁来赔我初吻?’”

群里一片沸腾。

【姑娘A】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象中的被掰弯版的闻舟就是这样的!腹黑!温柔!攻!快攻略那个小师弟!!!

【姑娘D】师兄师弟赛高,没有我了,索索小天使这是我今天的膝盖请不要大意地收下么么哒!!!!

还有许多的“下楼跑圈”“闻舟邵添接吻了,妈妈呀这是真的吗嘻嘻嘻嘻嘻”“楼上蛇精病跑圈带我一个嗷嗷嗷嗷嗷!!!”更有无数的“豆浆PLAY”“敲碗等两万字现实版豆浆PLAY”。

如果说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是小粉红的楼里各种好事党已然掐成了一片。喻文州虽然不怎么混圈,也能看出来许多人纯粹是为掐而掐,本来无可指摘的内容也硬是被翻出许多槽点来,从夜雨声烦的人品掐到原文中的直男闻舟硬被粉丝无脑掰弯,扯到了索克萨尔写作杰克苏之外,最后甚至挑剔起他的修辞来。

这楼里掐人的,恐怕极少数是叶苏的CP粉,大多只是借着话题来寻求认同、博声喝彩罢了,喻文州尽数付之一笑。

他一贯谦和,深知辩解不清的事往往是越辩解越糟糕。而对于当前的局面,他也不是全然束手无策。黄少天近日不上线,他的突破口就落到了叶修的身上。

打开QQ搜索功能,一看ID,喻文州想了想,还是试着用了君莫笑这个昵称;二看地理位置,他限制了一下同城条件;三看签名,喻文州在同城的“君莫笑”里搜寻,最后选定了一个签名为“我一开始就有留下一个脑洞……”的人。

验证:喻文州。

很快就通过了,对方率先发过来一支烟。

喻文州一笑,知道自己找对了人,回了一个“^_^”,就从收藏栏里找出两个飘红贴,把地址传送了过去。

叶修也没问那是什么,凭他计算机系传说的级别,自然知道那不是什么不良网站。过了大约十分钟,叶修敲了回来:“小说写的不错啊,那个索克萨尔是你吧。”

喻文州估算了一下时间,十分钟差不多够看看一个贴子的第一页,加上看完他的小说连载的部分,这个叶修倒还真是够能抓重点的:“被叶神发现了啊。”

【君莫笑】你想问我和少天到底什么关系?

【索克萨尔】不是。我是想问,你和秋木苏退圈的原因,你改名的原因。

【君莫笑】哟,敢情是来八卦了啊。

【索克萨尔】算是吧^_^

【君莫笑】这可是我的伤心事,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告诉的。你看你是不是得,嗯?

【索克萨尔】如果写成副CP,不知道你接受不接受?

【君莫笑】咦,你很上道嘛。答应的这么爽快,难道说你本来就是这么打算?

叶修毕竟是计算机系大神,喻文州的打字速度自然比不上他。他正慢悠悠地输入着回答,对方已经打了满屏的字。

【君莫笑】哦,我知道了。你想把我和秋木苏写成文里的副CP,用小说文字代替八卦挖料的方式,这样她们一开始没发现你是在交代事实,等她们反应过来这不是纯种意义上的虚构小说而是来自现实的时候,你差不多把前因后果也都写完了,不知不觉之中她们早就接受也了解了整个事件的过程,也能发觉你是真正的知情人。这样她们最容易接受,掐少天的人也会少得多。

【君莫笑】啧啧啧,少年人,做事很稳妥啊。

喻文州只好慢慢地把输入框里的文字都删除干净,回复道:“过奖了^_^”

【索克萨尔】那叶神愿意告诉我了吗?

【君莫笑】你手速不快啊,那就2w字副CP肉番浴室PLAY成交吗?

【索克萨尔】成交。

【君莫笑】其实原因没那帮妞想那么多爱恨情仇,就是沐秋,啊也就是秋木苏,出车祸了。

喻文州一惊。他也猜测过各种原因,但是最严重不过是生活忙碌或者感情破裂之类的,并没有想到……

【君莫笑】我和他,网上认识的。他妹妹喜欢我画的图和随意开的脑洞,磨着他写文。那个妹控,对妹妹有求必应,就开了个专栏。我每画一幅图开一个脑洞,他就开一篇文。后来专栏被人发到我的微博上,我觉得他挺有意思。凑巧发现他是我校友,就找上门去了。

【索克萨尔】这么巧?

【君莫笑】缘分来了挡不住,天生一对拆不了。后面的故事就是,计算机大神教你如何泡建筑系花。他没抵挡住哥的魅力,跟哥回家了。日子照过,脑洞照开图照画,文也照写。那段时间在网上,虽然我们都没承认,但是当时算是公众默认的官配吧。

【索克萨尔】听起来让人很羡慕呢。

【君莫笑】当然了。那家伙的系花之名不是白来的,一直是他导师最看好的一个学生。做毕设的那段时间他也真是太投入了,不眠不休,每天沉浸在毕设里面。后来小样做完了,他展示给我看,还真是蛮天才的。

【君莫笑】但他那几天没休息好,毕设展示的前一天,过马路的时候恍惚了。

喻文州心中微恸。

【君莫笑】咳,还好吧你?

【索克萨尔】嗯。

【君莫笑】少天知道的时候可难过了,差点没哭出来,哎哟把哥给酸的。

【索克萨尔】那……后来呢?

叶修想想后来发生的事,明明差不多风烟俱消,但那噩梦般的几天仿佛仍在昨日:“后来人救回来了,但是眼睛看不见了。建筑,创作,他的梦想和爱好,都没法再往下走了。”

“他消沉了挺久的,治疗那段时间不怎么说话,就他妹妹还能看到他的笑脸。”

“结果出了院,他跟我说,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对他我向来没什么可多说的。就因为这样退了圈。后来认识了少天嘛,随手涂能换肉番什么的我觉得还是挺划算的,但是一叶之秋这个ID比较特殊,就想着换一个。这个Q是沐秋的,他后来不登了就给我用了呗,我也懒得想新的就用这个当ID了。君莫笑,很嘲讽吗?我怎么就看不出来。”

喻文州看完这些,颇有些受震撼。才能被腰斩,命运被无端改写,天才的陨落自然叫人无比痛惜,但最触动他的仍是那句“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有多少人失去了数年来追求的一切,失去了如此重要的感知世界的能力,一夕之间跌入地狱,最终能付诸这么平淡一句从头再来。

喻文州有些难过,为秋木苏为叶修,也为那些在论坛上留下过诸多猜疑言语的人。不了解这背后的可敬往事而妄加猜测置评,留下这么多刻薄评价,如若他们知道这其中的原委,要背负着怎样的歉疚和自责。

【君莫笑】怎么了?被感动的涕泪交加了?

【索克萨尔】我确实很为木苏学长惋惜。

【君莫笑】……我好像看出了一点别样的意思。

【索克萨尔】叶神您想太多了^_^等着收肉番吧。


TBC

评论(29)
热度(335)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