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小天使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不小心把师兄放进了自己的耽美群!!!(07)

本章含喻黄、修伞、叶黄(雾)CP,慎入。

让喻队小吃了一点醋。

烦烦的含糊其辞是在回忆之前搪塞照片门事件的时候有没有把老叶交待出来过。没有别的意思。

下章修伞会上线,依然是希望两章内正文完结……


07、

这几天,小粉红上涌现了一个热帖:

【又一场腥风血雨】姑凉们真的没发现这个叫君莫笑的画手画风似曾相识?

最近夜雨声烦的文很红,楼主一直比较厌恶随大流,所以大家都说好的呢楼主反而不想去追,结果微博首页天天被刷屏,楼主终于忍不住了,点开这位的专栏看了一下。

文的内容不想多说,虽然不错但是也没有超脱一般意义的耽美好文范围。楼主的第一个重点是,这个夜雨声烦太太显然是个男写手。不要问楼主为什么,男女写手处理剧情和肉的手法是不一样的。觉得他的肉特别香艳?其实是男人写的。

楼主的第二个重点是,真的没有人发现这个专门给夜雨声烦配G图的名不见经传的画手君莫笑的画风很熟悉?楼主只好上对比图了。

[图][图]

左图为君莫笑最新的一张G图,豆浆PLAY呢,真是好~撩~人~

右图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当年秋木苏那篇《味道》的配图,画手是一叶之秋。

啧啧,这么偏好明显的体位,都被隐起来的攻的脸,快要被艹哭的受君,眼睛的处理都不修改一下,换个马就敢上,你披马能披的稍微有诚意一点点吗一叶大大?

2楼

火前留名。

3楼

火前留名。

4楼

天,天辣!被楼主一说!!!

5楼

被楼主一说!!!

……

38楼

哟,当年一叶之秋开的脑洞后来只授权给秋木苏写文,也只给秋木苏画G图,如果君莫笑就是一叶之秋的话,那莫非夜雨声烦就是秋木苏?

39楼

卧槽楼上

40楼

不可能吧==两个人的文风差太多了……

41楼

同感觉是两个人……木苏男神是木苏男神,夜雨太太是夜雨太太啊QwQ,我愿为两家门下走狗……

42楼

两家门下走狗+1,虽然文风不同但是都是我喜欢的写手。

43楼

哦?楼上几位看的很开嘛,可是现在这明显是两受争一攻(搬小板凳坐等看戏

44楼

坐等看戏

45楼

坐等看戏

46楼

排队

47楼

这是……叶苏党和叶雨党的战争?

48楼

哎哟,夜雨太太=叶雨太太?

49楼

一叶之秋改用君莫笑这个ID有点自嘲的感觉啊,是不是就想说明他和秋木苏没关系了?

50楼

排楼上

51楼

铜排,不知道秋木苏做了什么奇葩事儿伤透了一叶的心哟(没错我就是一叶的粉

52楼

尼玛,木苏男神虽然傲娇一点,但是对粉丝关心,坑品有保证,凭什么说是木苏男神伤了一叶的心不是一叶自己劈腿!

53楼

同楼上,黑我男神者,虽远必诛。不要以为木苏男神神隐了他的粉就不在了!!!这个圈里多少都是木苏男神的粉!

54楼

哈,真的吗。恐怕楼上几个口口声声“木苏男神”的都是自己精分的吧?

55楼

喂你们掐毛掐?先说到底是叶苏还是叶雨好不好啦?还没确定一叶是不是劈腿就先窝里斗,你们智硬吗,简直给我大叶苏党丢脸。首先表明立场,哥是妥妥的叶苏党无雾嘤嘤嘤!!!

56楼

围观楼上精分。叶苏党头顶青天。

57楼

接受现实的表示,叶雨党。

58楼

叶苏都是过去时了,再说当事人过去从来也没承认。

59楼

叶苏过去式+1,叶雨大法好!!!

60楼

君莫笑:烦烦,我要让你知道,你这一辈子的G图,哥都承包了。

61楼

君莫笑:烦烦,我永远记得你炖出来的鲜美的肉,那是哥这辈子承包过最美的鱼塘。

……

78楼

58兄在EG吗,这么说你所谓的叶雨得到当事人承认了?夜雨声烦在哪儿呢,出来说句话啊。

79楼

同求当事人出来说句话

80楼

叶雨还是叶苏,一句话的事儿,跪求当事人出面。

……

小粉红上这个贴子一天时间翻了八页,始终飘在热帖榜首,夜雨声烦的粉丝群也随之沸腾起来。

【姑娘A】伐开心,夜雨太太被骂得好厉害。

【姑娘B】……我看的不想说话了。我一点都不相信叶苏CP会拆,就算插足的是夜雨太太也绝对不接受。

【姑娘C】太太出来说句话吧,君莫笑真的是一叶之秋吗?他和秋木苏真的拆了吗QwQ你,你和一叶在一起了吗?

【姑娘D】心塞……心好塞……

【姑娘A】夜雨太太好几天没出现了。太太这么好居然被骂成小三,我简直不能忍。好几次忍不住想过去帮太太掐架。

【姑娘B】没用的……实话说,如果太太真的插足了一叶和木苏男神,我……我真的粉不下去了。

【姑娘C】我还在纠结……我到底该去叶苏还是叶雨呢?

【姑娘D】刚看到又一个小天使退群了……估计都是叶苏粉吧QwQ我也是啊,可是毕竟太太本人还没有出面承认死活不相信太太会做出插足的事情。

【姑娘A】干嘛说插足那么难听,一叶换ID不是很明显吗,我觉得君莫笑就是说明之前的那段感情里他吃了秋木苏的亏,后来遇到了大天使夜雨太太被治愈了><

【姑娘B】……气得说不出话,我……先闭群了。

【姑娘C】我也闭群去静一静。

【姑娘D】喂喂你们别这样大家都是夜雨太太的粉才聚在一起开脑洞看小肉文啊你们怎么对太太这么没有信心啦呜(越说越觉得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姑娘A】OTL虽然我也是秋木苏的文粉,可是毕竟对人一点都不了解,怎么就能确定不会是他先甩了一叶?反倒是这些时间一直在追太太的文和太太相处,太太那么萌那么治愈,对粉辣么关心都是真的啊QwQ,不知道那些掐太太的叶苏粉怎么想的。

【姑娘D】么么……还是希望太太自己出来说啦。

居然发展成这样?喻文州盯着电脑屏幕,群里成员的数量正在狂跌,转眼跌去了一百多人。身为一个圈内新人,他不知道一叶之秋、秋木苏是谁,甚至也没有过多关注过给黄少天画G图的君莫笑这个画手,这次的风波让他着意去看了一些君莫笑给夜雨声烦画的G图,确实是一个画风很洒脱但笔下人物很传神的强悍画手。

喻文州既然上了心,就顺便去搜了搜这个人的更多踪迹,然而微博,微信,各个公共平台都没有搜到相同的认证账号。

一叶之秋的ID倒是有一个尘封已久的认证微博。

最后一条微博已是多年之前,上面只有淡淡的两个字和一个表情:退圈。[烟]

评论和转发的数量惊人,喻文州点开评论看看,满是挽留不舍,也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和掐架。他看着那些认真争辩的姑娘们莞尔,当事人这么淡定和潦草,底下崇拜他的姑娘却一个个费心费力地挽留和猜测,这么强烈的反差,却没有人提出一句不值得。

身为成年男子,他还真是不太明白这些小姑娘的心思,有些还在初中,根本没经历过一场成熟恋爱的年纪里,已经纠缠在别人的爱恨情仇里无法自拔,有时候还真是——挺叫人哭笑不得,又挺可爱可敬。

黄少天和她们这样处得来,从某方面来说,未尝不是对他自己个性的一个投射。他的热忱和开朗是写在明面上的,脸上,文字上,话语上,无不让人喜爱。也难怪处在今天这样的风口浪尖里,还有人这么执着地信他。那些真的被阴影遮盖了的姑娘,大多也只是闭了群自己痛苦,放弃他的始终是少数。

而关于这个一叶之秋或者君莫笑究竟是何许人也,喻文州心里隐约有了答案。

>>>> 

前几天不知原因的,黄少天情绪低落,也不太和他交谈。喻文州敏锐的察觉了这一点,从黄少天给了文中的两人一个悲剧结尾之后,他就得知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细节左右了黄少天的情绪。他并没有想到和郑轩那一句纯下意识的实话会流传到黄少天耳中,也就一直在自己的言行上找着破绽。然而他越想靠近越是关切,黄少天便越露出多一分“求你了快离我远一点你真是要人命了啊师兄”的表情,退的也越远。

一路走到现在,喻文州承认,这时候他有些把握不好节奏了。他想求助于二次元的自己,以一个贴心聆听者的身份知道症结所在,然而黄少天不给面子地始终没有上线。看着始终灰暗的QQ头像,喻文州几乎怀疑自己的身份被揭穿,被小师弟一气之下拉黑了。

喻文州有些压抑地踩着草坪上的杂草泄愤,全然不顾自己一贯的温柔师兄的形象,也完全无视了草坪标语上血红油漆书写的“踩一棵挂一科”的恶毒诅咒,正自入神地和纠缠丛生的杂草作对,却听见熟悉的笑语。

循着声音看过去,相邻的篮球场,两个男生正在你来我往地打篮球。其中一个人白色T恤,隔了很远都能听见朗朗的笑声,喻文州无需闭眼凝神就能回忆起他高兴活泼的样子,毫无疑问是黄少天。

另一个人和喻文州身高相近,侧对着这边。喻文州看见他对着黄少天做了一个无奈的摊手的姿势,很是服气地耷拉着,似乎是认输了。黄少天比出一个大大的V字手势迎向晴日,那人却趁机夺下黄少天单手捧着的篮球远远投射了一个三分球。

这真是——太无耻了。

黄少天显然也是这样想的,篮球入筐发出重重的碰撞声,随着球落地,黄少天跳起来去拍那个男人的头,男人边挨边躲,叫着“诶不来了不来了,堂堂剑圣输了还赖账,我喊人围观了啊”,黄少天却越跳越忘情的样子,最后索性跳到了那个人的背上,喻文州听见那男人笑了几声,稳稳地背住了黄少天。

少天甚至,没有让我背过。

喻文州站在原地,有点惘然地想着。原来早就有人让他做出这样的动作?

身为一个攻,难免会有背着自家的小受兜几圈的愚蠢心愿。看见自己喜欢的人跳到别人的背上,被那人以一个下意识一般的,极其熟稔的动作稳稳背起托住,其间酸涩嫉妒,不言自明。

那个人就如喻文州一贯祈愿的,背着黄少天转了转,才将他放下,正对着喻文州的方向。黄少天在原地快活地跳了两下,似乎也发现了他,立刻沉静下来。喻文州在这强烈的对比下简直不知如何自处,只好努力迈着惯常的步伐走过去,渐渐看清了那男人的脸。

作为一个吃醋的男人,喻文州有些失礼地,不动声色地比较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颜值,感觉在形象上略胜一筹。

接着那人开口了:“少天,不介绍一下?”

喻文州蹙眉:声音上各有特色,只能说不分上下。

黄少天:“哦哦,这是我师兄喻文州,师兄,这个是……”他似乎艰难的思考了一下措辞,“……我朋友,叶修。”

叶修低低地,不合时宜地笑了一声。在黄少天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他像什么都没做过一样,友善地邀请:“这位同学,要一起打篮球吗?”

先别说三个人怎么PK的问题,最关键的其实是喻文州并不会打篮球。

他像被戳了死穴,刚才在形象上积累的一点优势很快被扳回来了,加上黄少天含糊其辞的介绍,匆匆带过的朋友两个字,现在他输给对方起码五分。

再加上,黄少天能让他背,在他面前很开心等等对方的加分项,喻文州烦乱地计算着分数,抿着唇发觉这一次的赢面让人有些忐忑。

黄少天在旁边替他解围,避过了篮球这一关,接着就尴尬地表示自己要去洗手,喻文州一瞄,果然他的胳膊上擦出来一个小伤口,破了皮露出血丝,上面沾着尘土。

喻文州刚要开口,叶修已抢先:“你先去,我去校医室给你买点药。”

等黄少天走远了一点,叶修清清嗓子,嘴唇几乎没有动作而揶揄的声音却从牙缝里挤了出来:“去买药吧喻小师兄。你再不下手,人就真跑了。”

喻文州持续至刚才的憋闷一扫而空,比分重新清零。

TBC

评论(32)
热度(338)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