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小天使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不小心把师兄放进了自己的耽美群!!!(05)

这一章没有刷什么进度,不断地被母亲传唤去干活和陪着锐锐开各种各样害羞的脑洞,导致这一章很短小。

但是我说会更新就是会更新嘛!!!

甜吗><★★之间的部分为锐锐原话!!! @当浮一大白 

应该快要完结了……


05、

第二天黄少天起来的时候觉得全身都动不了。

别误会,不是那种原因导致的动不了。

真实的原因是身后有人的膝盖顶着他的腿弯,手臂搂着他的腰,温热的鼻息一下一下地散开在他后颈上。

而更让黄少天觉得尴尬的是……因为没有男生能穿的睡衣,他昨晚入睡的时候只穿了一条短裤。现在他和身后人的状态,称得上四肢交缠、赤裸相贴,而最为关键的是,后面那个正是他暗恋的师兄喻文州。

他闭着眼睛深呼吸,在心中默念:大早上千万不能冲动不能冲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即是色色即是喻文州……

这种心理暗示显然是不管用的,当你越想控制一件事的时候,这件事就越容易往你所希望的反方向脱肛驰骋。黄少天试图冷静一点,但是却越发清晰地感觉到喻文州身体的热度,那缠在腰上的手,紧密贴着自己臀线和大腿的双腿,还有如此接近的温暖的鼻息,仿佛只要自己向后稍稍再贴一点,就可以碰到对方的嘴唇。

青涩的黄小天已经快要脱离黄少天的控制,热情勃发的欲望呼之欲出。

这时候不下点狠手是不行了。黄少天开始努力地想起这几天群里妹子们分享的东西:“Liyuan,你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我要让方圆五百里的人都知道,这片水塘,我给你和你娘承包了!”

于是,六点钟就醒过来特意摆好了睡姿,然后一直装睡到现在的喻文州顿时感觉到怀里的人开始闷闷地发抖,他只当黄少天早晨起来不舒服,连忙将他的身体扳过来朝向自己:“少天?”怀里的小师弟正自笑得满脸憋红:“哎呀,师兄把你吵醒了啊,真是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我刚刚突然想到很好笑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师兄你别生气啊。”

喻文州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对待大多数人温和而疏离,虽然在黄少天面前算得上情感表露明显,但黄少天向来不敢断言自己明白这位师兄在想什么。然而这一回,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喻文州“出离地愤怒了”。近在咫尺的双眸中明显的担忧还没有褪去,定格在那里让人感觉莫名可笑,可是已经浮上来的暗沉的脸色却令人怎么也不敢笑出声。

喻文州维持着扳着黄少天光裸双肩的姿势一会儿,慢慢撤了手,收回一直贴着他身体的双腿,起身下床,背对着他开始换衣服:“嗯,我不生气。”

黄少天连忙坐起来试图弥补:“那个,师兄咱们今天去哪里啊?”

“今天下乡考察。”喻文州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终于肯回头看他,“少天快点起床吧。”

黄少天格外乖巧地爬起来,从行李里翻出衣服穿上。刚穿到一半的时候,手机的QQ提示音响了。他摸过手机来一看,是索克萨尔发过来的一条消息。

“太太,我现在的心情有点哭笑不得呢。”

“索克萨尔”这四个字在黄少天的心里已经跟“小天使”划上了等号,小天使不开心,他自觉一定要立刻抚慰,于是赶忙问:“索索怎么辣!跟窝嗦嘛!嗦粗来泥就开心辣!”

索克萨尔:“都是因为我喜欢的人啊。”

“哦哦哦被索索这么温柔的妹纸喜欢对方一定很幸福w索索为什么哭笑不得呢~”

“因为我每次苦心营造出来的独处机会,都会被他给浪费掉呢。昨天晚上,只要再一公分的距离我们就可以接吻了,结果他先退开了。”

“其实当时我都打算吻上去,然后跟他告白说,‘我喜欢你^_^’。但是他就像躲避洪水猛兽一样退开了,于是我立刻就说了很违心的话。”

“他失落的纠结的样子,虽然挺可爱,不过想象一下他那种心情我又不太舍得他一直难过,睡前就给他顺毛了,果然立刻就有精神了。可是今天早上我们见面的时候,明明还是挺旖旎挺浪漫的,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在我满心温情的时候,笑场了。”

黄少天汗:“实在太不解风情了,索索我好心疼你。”

索克萨尔发过来一个笑脸:“^_^我也心疼自己,但是跟太太说过以后我就好过多了。”

黄少天被奇迹地治愈了,他回道:“能治愈索索我也很开心!一直都是你听我说心事什么的真是感觉太不好意思了终于能够调换一下角色了w希望索索家那位早点理解你的心意www”

索克萨尔:“祝太太也早点被师兄抱回家^ ^”

收了手机,他开始快手快脚地穿衣服,生怕师兄出来嫌弃自己动作慢,好在这一回喻文州在里面待的时间也有些长。等他准备得当的时候,喻文州正好从里面走出来,清俊的脸上已经不见一丝不愉快,长身玉立,气宇轩昂,仍像平时那样,脸上带着和悦从容的微笑,每看一眼,都如有清风拂面,暖意和舒畅顺着心脏的脉络淌进血管,流遍全身。

黄少天想起索克萨尔刚刚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略一低头避过了喻文州直面投来的眼神。这人实在太令他喜欢,每一种祝福都会增强他的妄想,每一次见面都会添加他的思慕。

>>>> 

因为是下乡考察,一队人穿的都很随便。但黄少天始终认定上天造物自有偏爱,侧脸可见秋风里喻文州微乱的乌黑刘海,偶尔被额发遮住的温柔眼瞳。这男人站在伛偻的老农身边,拿着纸笔记记写写,腰身微弯,唇角微勾,手指修长,声音低柔,怎么看都是一副声色俱美的画作。

他情不自禁地就举起手机,飞快地拍下了这个镜头。

然后他捂着手机迅速转过身,停顿了两秒身后没有异样的动静,他才敢慢慢松开盖住屏幕的手。高像素手机恰到好处地拍下了喻文州的侧脸,屏幕上他正眼睫半垂,神态安宁,倏然不知有人小心翼翼地窥视着自己。

在接下来的行程中,黄少天又站在偷拍的最好位置偷偷拍下了许多喻文州的照片。微笑的,蹙眉的,手指托着下颔沉思的,站在乡间小道,推开车门的一瞬……

黄少天坐在回程的车上看着照片偷乐,忽然想起叶修答应了画的G图,兴冲冲地刷开QQ给叶修发了几张照片。

★【夜雨声烦】这个就是我师兄,G图你好好画啊,我师兄这么优质的温柔男神你要是敢画ooc了,副cp BE分分钟的事!

过了一会儿。

【索克萨尔】^_^少天?

黄少天:………………………………………………………………………………

这个头像,这个称呼,妈啊这不是索索小天使是喻文州啊!!!!!!!!!!!

【夜雨声烦】师兄你听我解释!!!其实这是个天大的误会辣QAQ!

搜肠刮肚地想了一会儿理由,黄少天机智地边写边编:师兄你不要误会!!!我认识一个叫叶修的是设计院的学生!他们期中做设计,那个死基佬说没有灵感啦,我一看觉得师兄你的气质和他们这次设计的主题挺符合的,就把你的照片发给他了,对不起!★

老叶对不起,容我卖一次队友吧。发完这些黄少天悄悄抹了一把虚汗:虽然勉强圆的过去,不过仔细看看,要是文州问OOC和副CP是怎么回事……

幸而喻文州没有深究,他只是回过来一句:“我的荣幸。”

黄少天立刻带着叶修的份儿一起受宠若惊了:不不不不不有师兄这么好的模特应该是那个死基佬的荣幸啊!!!

喻文州眉眼一弯,转头看着窗外飞掠的景色微笑。他当然不会告诉黄少天,所谓的“我的荣幸”不是指做了传说中设计院学生的灵感来源,而是被他的小师弟心目中那个独一无二的“优质的温柔男神”。


TBC

评论(25)
热度(308)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