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小天使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不小心把师兄放进了自己的耽美群!!!(02)

因为锐锐的后续脑洞开太大所以从上中下就可以完结的小短文变成了010203……的小半短文。自己也不知道会写多长QwQ

感谢锐锐熬夜陪我开脑洞走出剧情困境。

太久没更新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上一章的内容,总之01走这边。

☆间的部分为@当浮一大白 锐锐和我的聊天记录!全部是她写的!她!开!的!脑!洞!

以及要开始断更几天,要去参加实践活动要去忙几天……(原谅我刚回来又要断(

02、

黄少天的世界观在一瞥之间重重崩塌了,如果他没记错,喻文州的QQ昵称就是索克萨尔。

不不不,他自我安慰道:☆一定是重名而已辣,黄少天泥要挺住,师兄怎么可能会看小黄文还加群呢?首先就是冷静下来,看看qq号。☆

黄少天一边默念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玉皇大帝耶稣基督啊总之诸方神佛保佑这不是文州这不是文州这不是文州,一边抖着手点开了加群人的资料。

QQ昵称是和喻文州一样的索克萨尔,性别也同样是男,QQ号却是截然不同的,而个性签名是“喜欢的太太又写新文了,对后续发展越来越期待了呢^_^”。而一看Q龄,竟然比喻文州的QQ等级还要高的多。

群里因为有新的妹子加群,群里热情的姑娘们又欢腾了起来。

【姑娘A】欢迎新来的小天使么么哒!

【姑娘B】列队!

【姑娘C】[手舞足蹈]欢迎!

【姑娘D】[手舞足蹈]欢迎!

【姑娘E】[手舞足蹈]欢迎!

【索克萨尔】谢谢^_^

【姑娘B】哦天辣这一看就是闻舟的粉!心友么么哒!

黄少天心情复杂,一方面这个QQ号不是喻文州的没错,但是签名上的表情和说话的口吻又和喻文州十分相似……这个叫索克萨尔的妹子或者汉子,到底是不是他那温柔的师兄?

他一会儿因猜测两个号其实是同一个人而喜悦又尴尬,一会儿又因觉得两个号的相似是巧合而失落又庆幸,纠缠反复,简直变成了言情小说里的玛丽苏女主,甚至有一刹他已经点开了和索克萨尔的聊天窗口,凭着一股没来由的冲动和直觉输入:“索索是妹子吗?”

最终却把这一行字给删掉了。他叹口气,重新打开和叶修的聊天窗口,趴在键盘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选择发送:“老叶在不在在不在?”

【君莫笑】:/烟

【夜雨声烦】:哦,你在啊,那让我组织一下语言。

☆接着叶修就看到QQ窗口上一直维持着“对方正在输入”的状态足足三分钟。☆

【夜雨声烦】:这件事说起来有点麻烦,不过如果不找个人发泄一下的话我一定会郁闷死。所以你看好了啊事情就是这样,你看你知道我最近有个新男神就是我的师兄喻文州嘛,我还以他为主角写了小说的。结果今天我不小心放进来一个加群的汉子,当然或许是妹子,加完了我才发现他或者她的QQ昵称是索克萨尔。靠这一看就是个汉子的QQ名啊对不对,但是我也知道不一定就真是个汉子啦,因为现在有些妹子就是喜欢叫什么‘老子酷帅狂霸拽’,‘天凉啥啥破’之类的霸气名字,虽然她或者他顶着性别男的资料,但是天呐我群里的姑娘们没有几个正儿八经地写着性别女,顺便说一句这个性别凌乱的世界不会好了。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师兄的QQ昵称就是索克萨尔……而且那个新进群的小天使说话口吻和喜欢用的表情都和我师兄一样的……所以我在想,会不会其实这个索克萨尔就是我师兄,会不会……呃,我师兄就是个……gay?

【夜雨声烦】:这样说起来的话其实可疑的地方有很多,我有悄悄问过很多人啦用各种名义确认师兄有没有谈过女朋友,结果都是没有哦没有!我师兄这种成绩优秀态度认真做事负责性格温柔地男人居然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如果不是眼界太高就是性向太弯了吧!可是QwQ他对男生的态度又很正常,从来没有什么过多的关注……他对我确实很关照,论文开题报告的时候他来听,以后的论文之类的都有熬夜帮我看,做课题也一直带着我,遇到不会的地方问他他总是很耐心地回答,但是呢,其实我们住的也不远,平时都没有一起约出来吃过饭聊过天什么的。老叶你说他到底是不是直男我跟他之间到底有戏没有啊。

☆【君莫笑】:要听实话?身边的gay不会有你想的那么多,劝你别抱希望。喜欢直男的后果你自己懂的。

【君莫笑】:不过如果真是同个人,那估计看了你的文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再加上还会主动来加你的粉丝群,那一定是喜欢你没跑了。☆

【夜雨声烦】:……我怎么感觉你其实什么都没说?

【君莫笑】:……其实是不是直男也不是不能看出来,你想如果真是你师兄,看到以你们两个为原形的耽美文,再看到你的时候还能淡定吗?

【夜雨声烦】:哦尼玛,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幸亏我打算这篇写清水,如果真是我师兄,看到他被写成肉文里的小攻,还是那种每天要日个2w字都不会肾亏的神勇小攻,我特么怎么见他。

【君莫笑】:/烟,你现在才觉得写小黄文是一件很耻的事情会不会太晚了点。

【夜雨声烦】:(╯‵□′)╯︵┻━┻(╯‵□′)╯︵┻━┻(╯‵□′)╯︵┻━┻

>>>> 

于是在接下来几天,黄少天有意更加频繁地上门找喻文州。喻文州似乎没有发现小师弟变得更勤快了,依旧温柔含笑眉眼弯弯地指导着他,和以前的态度完全没有丝毫变化,完全不像是发现被人yy过了的尴尬模样。

黄少天憋了两天,沉不住气了,决定主动发起语言的攻势。有一天他干完活,就窝在喻文州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看报纸,喻文州坐在对面办公桌前修改论文。又是这样和暗恋的人同处一室的境况,那边传来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打字的声音,黄少天觉得它好像渐渐和自己的心跳变作了同一个温和的频率。这么疏远又亲密的距离让人根本控制不住脑海里那种蠢蠢欲动的渴望和心底横冲直撞的悸动,黄少天拼命压抑了一会儿,心跳声却忽然仿佛雷声一般盖过一切,快要跳出胸腔,狠狠吸引住喻文州的眼神催促他靠近再靠近。

最后他佯装惊奇地说:“哦哦,报纸上说,法国同性恋婚姻已于近日合法化。*”接着他一收报纸露出半张脸来,热忱地盯住喻文州:“师兄怎么看这件事?”

喻文州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继续用他那徐和的频率打字:“是吗,法国这么开放,我以为早就通过了呢。”

如此波澜不惊的反应看似无可挑剔,黄少天执著的盯着他再看了一会儿,仍然难以从他脸上发现端倪,失落的准备收回视线时,喻文州却发现了他长久的注视一般看过来了。接着黄少天就看见喻文州往这边溜了一眼,然后含笑说:“少天看的不是《中国经营报》吗?怎么会刊载法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新闻?”

“啊……这个……嘿嘿,怎么会呢,这个报纸好奇怪的哈。”黄少天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在喻文州的目光里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脸上异于平时的热度。喻文州倒也没有多为难他,继续埋头写论文。

黄少天展开《中国经营报》继续认真的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但事实上对于某几个字连在一起是什么意思,他脑中已经全然失去了概念。过了一会儿,他又忽然兴起似的,随口八卦一般:“☆那师兄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喻文州自然听出来黄少天刻意把“女孩子”三个字咬的极慢极重,他随手拿起手边的咖啡杯放至唇边,掩住了那浓的收不住的笑意,然后侧过脸,一双眼睛极其认真地看着黄少天:“说到我喜欢的类型嘛,刚好就是我意中人那样的呢。”☆

原本坐在沙发上十分戒备万分紧张如临大敌的青年忽然就耷拉了下去,好像一只掉进水里刚刚爬上来的柯基,让人看着就有上去揉揉他的头发,拍拍他抱抱他的冲动。

但是喻大师兄向来忍他人所不能忍,他的手还握着咖啡杯,虽说压抑的自己指节都已经微微泛着白,显然是用力过度了。

晚上黄少天打开文档,回顾几章前闻舟和邵添的结尾,顿感小说和现实毕竟是完全异样的两回事。在小说中,闻舟是这样照亮了邵添的世界,而现实里,喻文州曾照亮过他,现在却把他推到了光明和黑暗的边界处。

不……想起喻文州坐在答辩室认真为他鼓掌的样子,熬夜亮着灯帮他看论文的样子,疲倦时揉一揉眼睛喝一口咖啡的样子,想起草稿上注满的喻文州的笔迹,电话和QQ消息里的“少天,加油”,黄少天想,喻文州给他带来的从来都只有光亮,而将他推入黑暗的人,正是他自己。

其实是他自作多情,将别人的好意体贴幻想成好感,偏偏又不屈不挠,不肯耽于这自己营造的幻梦里,妄想把幻梦对接为现实。

每天他更新前群里都会激烈地讨论预测新章的剧情,黄少天发文之前也会看看。今天他始终不在状态,好几次把“闻舟”打成了“文州”,此刻已经不知不觉地输入了:“文州满含歉意地看着他,右手轻轻地摩挲着他的发顶,低声说:‘抱歉,少天。’”

黄少天忽然觉得心脏被人轻轻揉捏了一下。痛倒不算很痛,只是又酸又麻。

他深深吸一口气,把键盘推进去,揉了揉脸,打开群开始看记录。

【姑娘A】更新的时间快要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别抢我的首杀!

【姑娘B】又是一天一度的竞猜时间不要错过!今天邵添会跟闻舟表白吗!毕竟昨天都约好今天要一起吃饭了呢!!!

【姑娘C】赌一根黄瓜按照夜雨太太的一贯虐心套路,邵添小天使不会这么轻易告白,说不定就在要开口告白的时候被什么事情打断了!

【姑娘D】不不不,根据我对腹黑的闻舟的了解,他一定会在邵添小天使想告白但是欲言又止欲言又止欲言又止很多次之后抢先告白!杀小天使一个措手不及!

【索克萨尔】嗯?我倒是觉得,说不定邵添没有告白,但是闻舟却明白了他的心意,进而拒绝了他呢。

看到这里黄少天一怔,他几乎要以为……他和索克萨尔透露过全部的情节。因为这一章的内容确实如他所猜的那样,邵添在一起喝茶的时候鼓起勇气想告白,最终却又不敢开口,但是闻舟却心如明镜地看穿了他的所求,接着温柔地抚着他的头顶,用那四个字拒绝了他。

他几乎想把这篇文完结在这里。

怀着对喻文州是直男的认知,他实在没办法赋予这两个寄寓了他希望的角色一个团圆美满的结局,他脑海里的每一个场景都是关于邵添和闻舟的离别。或者是邵添坐在位置上看着闻舟抱歉地结了账,回过来再拍拍他的发顶,然后道别出门;或者是邵添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拒绝了闻舟的安慰,起身结账,头也不回地推开门走出去。

他忍不住在群里写:“虽然还没更,但是今天的内容确实就跟索索说的一样……”

【索克萨尔】啊,虽然不太好但是还是想说和太太的脑回路重合了有点高兴。

【姑娘A】QAQ!!!我刚想说不可能!!!闻舟怎么舍得拒绝邵添小天使QAQ!!!只要一看到小天使我,我心都化了。

【姑娘B】不要虐邵添啊太太!太太我把所有甜食都送给你你感觉到我的甜和心意就让邵添也甜起来嘛!

【姑娘C】太太我的黄瓜也都不要送给你好不好QVQ!!!想看闻舟给邵添告白啊,想看闻舟温柔地把邵添抱在怀里呜呜呜呜呜呜QVQ我的好太太不可能这么虐……

【姑娘D】心塞……心好塞……

【夜雨声烦】:么么哒小天使们不要激动啦……

【姑娘A】叫我如何不激动……

【姑娘B】为什么要拒绝邵添啦……

【夜雨声烦】其实闻舟是个直男,我这么说你们会原谅我吗QwQ

【姑娘C】麻痹,索索居然又猜对了?姑娘你真的不是夜雨太太肚子里的蛔虫?

【索克萨尔】不是^_^

【夜雨声烦】索索又猜对了?

【姑娘D】是啊索索说看之前的章节觉得闻舟的表现虽然很温柔但是一直都是恋人未满的状态说不定是个直男呜呜呜呜呜呜我们还集体嘲笑了她因为这可是BL文啊怎么会有直男呜呜呜呜。

【索克萨尔】递手绢,虽然是BL文但是可以存在直掰弯啊,所以闻舟目前是个直男也无所谓呢。

黄少天看到这里又是一怔。索克萨尔说的没错,在小说里,邵添和闻舟或许还有未来,因为作者可以仁慈地为他们挡下许多障碍和顾虑,仅凭着真诚和付出或许最终就能打动对方,喜获一个团圆的结局。

可是他和喻文州之间呢?

直掰弯的HE,那几乎是只存在于小说里的。现实中他没有办法跟喻文州一起面临那么多障碍,没有办法对他死缠烂打肆意追求,甚至根本没有办法对他开口表白。

邵添和闻舟在他的笔下,可以拥有一个光明未来。而他和喻文州之间,已经画上了休止符。

TBC

关于标注*的部分,貌似法国同婚合法是去年的事,不要太在意时间细节的问题就当他们的对话发生在去年吧……

评论(27)
热度(391)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