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活火》系列修伞篇-舞男(下)

卡肉是我的错_(:з」∠)_险些写不下去了,小天使们久等www

接下来可以写喻黄辣~


叶修怎会听不懂那一个人是谁。向来做多说少,行动重于言语的某人什么也没说,只是充分享受了他的权利。常年握着各式武器的粗糙指掌在轻纱下细柔滑腻的肌肤上游走,怀中人微微颤抖,显然是对这种抚触很陌生。从苏沐秋贴靠过来与叶修接吻等到此刻,窥伺在角落的嘉世守卫终于走了过来,苏沐秋顺着叶修拥抱的动作将脸贴在他肩膀上,听身后的人似是恭敬又似是不满地对叶修道:“叶先生。”

  叶修低低一笑:“不敢当。”

  那边人脸色一僵,眼前这位大神归来没多久就把嘉世的上上下下得罪了个遍,把对他们的不屑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却没人敢得罪他,连嘉世一把手陶轩也不愿和他撕破脸,这人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连陶轩都不敢动的人,他们不是白痴,自然也不愿意去撞枪杆,只能忍气吞声:“先生为了区区一个舞男,实在没必要和刘先生大动干戈。”

  叶修的胳膊反倒更加箍筋了怀中人的腰肢,他嘴角的笑容淡至不经意,却又满是嘲讽:“哥愿意为了谁和谁大动干戈,你们管得着吗?”

  他另一手比了个手势示意嘉世的人住嘴:“你们的‘货仓’那边有任何不满,只管来找我。”

  嘉世的人面面相觑,最后只得退让一步,架起晕在地上的刘皓退下了。

  脚步声彻底远去之后,苏沐秋格开叶修圈在他腰间的手臂,叶修面上不动声色,小臂却暗自使着劲。苏沐秋无奈:“人走了,你干嘛呢?”

  叶修慢悠悠的说:“这地方挺好,适合来一炮。”

  苏沐秋被呛的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个笑容:“你逗我?”

  叶修抚了抚他唇角的弧度,低声呢喃:“不逗你,我是认真的。”

  抗拒的语言被封在唇齿间。苏沐秋当年被迫离开,只留下十年后嘉世再见的约定,如今终于践约。叶修此刻的反应只能用十年不见,jing虫上脑来形容。舌头长驱直入突破嘴唇和牙关防线,碾过苏沐秋口腔里每一个敏感的地方。久别十年的一个吻,叶修的攻势全凭着记忆中的路线突破苏沐秋的一切防备,在他甜蜜的口中攻城略地。还是没有变,他满意地感知到苏沐秋的态度从抗拒到软化,渐渐臣服在这熟稔的唇舌缠绵之中,他甚至比十年前还更加敏感。

  毕竟已经空虚了十年,叶修身上熟悉的烟味和沉稳的男性气息只嗅在鼻腔都让苏沐秋有些浑身发软,更遑论这样紧紧相拥着接吻。有那么一瞬间,他也想自己不过是一个被拦下的舞男,不管不顾地纵(和谐)情欢愉在这人身(和谐)下。

  然而……不。

  苏沐秋在两个人喘(和谐)息的间隙挣脱了叶修的束缚:“够了没?那个叫刘皓的待会儿就醒了,他知道我是从外面闯进来的啊。”

  叶修不满他以外来者自居:“什么从外面闯进来的,你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苏沐秋想想一路所见,又想起自己的初衷:“操……那我可真是作孽啊。”

  叶修低笑:“组个嘉世算什么作孽,你最作孽的是穿成这个样子勾(和谐)引我,还不让我碰。”叶修的手掌情(和谐)色的轻轻摩擦着苏沐秋舞裙下柔软的臀(和谐)肉,手指不时揉搓着,间或在上面弹弄享受着丰润的触感,“刘皓最大的缺点就是本末倒置,这回我跟你扯上关系,他不会想着你是从外面来的敌人,只会想到陶轩面前挑拨,亲自扳倒我。”说话间“撕拉”一声响,苏沐秋觉得腿根一凉,叶修竟然撕开了他的舞裙,手指迅速滑进了腿间。

  “妈蛋,叶修你个贱(和谐)人,这不是哥的衣服!唔……”

>>>>此处有一点点和谐<<<<

叶修悄声一啧:“哎哟,十年不见你不行了啊。”

  “……谁……谁管……行不行……我真有事,这次……货仓清空,留、留下了一个杀手,他是我的朋友,我来带……啊……带他走……”

  苏沐秋的话说的断断续续,叶修却理了个大概出来,他安抚地爱(和谐)抚着苏沐秋的大腿,轻轻吻了吻苏沐秋的眉:“闯货仓不容易,咱们做完正事,陶轩自然会把你的朋友放出来。”

>>>>此处有一大段和谐<<<<

  陶轩走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图景,叶修衣着整齐,怀里抱着一个人,舞娘的轻纱只松松缠在腰间,雪白的肩头后背和修长的双腿都裸(和谐)露在外,身上(和谐)。陶轩到底不同于刘皓,在这样的美色面前也不过多溜了一眼,好整以暇地对叶修道:“认识这么多年,难得看到你又一次对美人动心,可惜我打扰了。”

  叶修脱下他的黑色风衣勉强裹住苏沐秋的身体,才漫不经心地看向陶轩:“陶老板有事?”陶轩摸了摸自己腕间的珠串:“看在你的面上,这个人我就不计较了,我只有一句话要跟你说,‘货仓’是我经营多年的心血,你不记得他的心愿了,可我还记得,希望你不要过问。”

  苏沐秋背对着陶轩无声嗤笑了一下,叶修知道他深恨陶轩借完成他心愿的名义做下这样的勾当,于是反唇相讥:“沐秋为人坦荡光明,从来不为难落魄人,你却在嘉世里贩卖无处可归的少年少女,你以为他知道了会高兴?”

  陶轩紧紧攥住手中的珠串,怒极反笑:“你好得很,那你为嘉世做过什么?杀手组织越来越多,嘉世的存活越来越艰难,你为此想出过一点办法吗?你以为你是救世的英雄,可你一己之力,难道救得了嘉世?”

  叶修看他愤怒指责的样子,想起当年那个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文弱青年,只能感叹物是人非:“我救不了嘉世,所以两年之前我退出。现在我回来,是不想你用爱的名义弄脏他留下来的东西。”

  陶轩大笑:“弄脏?最起码我还能保全这里,如果没有我,这个地方现在就只剩下残砖废瓦!”

  在旁人耳中听来,陶轩话语中最深切的感情仿佛并不是对嘉世,而是那个最初被他隐性提及的“他”,他对叶修的恨,似乎也并不是因为叶修两年前离开了嘉世这样简单。

  苏沐秋自然也听出来了,然而他自始至终都背对着陶轩沉默着,刚从情事中挣脱出来的他此刻竟然没有一丝一毫方才的娇媚气息,虽然半身光(和谐)裸,勉强披着一件大衣遮羞,却没有一点狼狈的样子。

  此刻,叶修已经将他念在心里的那句话说了出口:“比起现在,我宁可这里只剩下残砖废瓦。”

  那边沉寂了下来。叶修在静默的间隙中,附在苏沐秋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不愧是十年前的第一美人,陶轩这也算因你为爱成痴了。”

  苏沐秋翘起嘴角勉强回了一个微笑,他当然知道陶轩存的是什么样的心思。可惜这种蜕变,与其说是对他的痴恋导致,不如说是因为权力握在手中,陶轩再也放不下而已。

  过了一阵,陶轩的声音再度响起来,听起来有点疲惫:“跟我作对有什么好,你在外面不是已经有了自己的组织?明人不说暗话,要你从这里退出,需要我用什么条件来交换?”

  叶修挑眉,他倒是没想到陶轩这次来的如此直爽,大约苏沐秋这个名字对他也不是毫无触动。他伸手比出两根手指:“我可以把沐秋当时留给我的一切都留在这里,包括却邪。货仓你不肯放手,那我换几个条件:第一,我要带我身边这个人走,第二,据我所知你的‘货仓’刚刚被人提货,现在只剩下一个被囚禁的杀手,我要带他走。”停顿了一下,他伸出第三根手指,“第三,我要你在嘉世相关的所有资料中,永远剔除掉‘苏沐秋’三个字,在嘉世,永远不能再有人说到他,记下他。”

  听到最后一句,旁人清晰地注意到陶轩肩膀颤抖了几下,嘴唇发颤欲言又止,在话语即将出口的刹那却又收了回来,最后他惨白着脸说:“成交。”

  意料之中。苏沐秋并不觉得失望,亦不觉得欣慰。陶轩已经不再是十年前他所认识的陶轩,他已经不再了解他,也就无法猜测,陶轩的应允究竟是出于对货仓的重视,还是和叶修一样,陶轩的心底也依然怀着对他的尊重和爱。

  苏沐秋只知道,叶修和他都会有无比光明的未来。没有嘉世,他们依然可以有最好的世界,而自以为坚持到最后,其实却是最先抽身离开的陶轩,才是他们三人之中唯一的输家。

  从剑拔弩张到偃旗息鼓如此速战速决,嘉世这么多人在场,叶修却能平安退走,一方面陶轩固然留了情面,另一方面,叶修多年来展现的实力也确实令他们忌惮。苏沐秋一面感慨着不知道这十年两个人拉下了多大的差距一面跟着叶修去寻觅他那位被囚禁的朋友。

  就在他离开后一会儿,陶轩才后知后觉地冲了回来,然而刚才这个他以为是二人对峙、事实上却是三人对峙的地方,只剩下他孑然一身,另外两人早已撇下他撤出了。陶轩摘下眼镜惨淡一笑,苏沐秋竟然从头到尾,都不肯回头看他一眼。

  而与此同时,在另一边远远的岔道上,苏沐秋披着叶修的衣服,同样后知后觉地犯起了愁,身上的衣裙全然破碎,待会儿要怎样跟那个跳艳舞的少年解释呢?

  

  FIN


评论(38)
热度(151)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