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刘黄微王黄】剑挑玫瑰

求完整版的小天使请戳

邮件联系我告诉我吃ALL黄和无雷点的小天使我都已经发了~

第一次炖刘黄肉还有点微王黄好紧张好羞涩但是又好满足www

小天使们接好肉!



他是一把寒光凛冽的剑,也是一枝娇艳欲滴的玫瑰。

又危险又魅惑,又冰冷又火热。

这样矛盾,让人更加无法拒绝。

>>>>屏蔽一点<<<<

他想起王杰希的话:“恭喜你成为微草大陆最好的剑客,今夜你可以在花园玫瑰丛里找到属于你的封赏。”

王杰希是微草大陆的主人,刘小别是他寄寓重托的人物之一,因此他出手绝不会吝啬,刘小别因而更想知道,那会是一件怎么样精美绝伦的礼物。但他在路上盘算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却没有想过躺在花丛中等着他的礼物会是这么价值高昂的一件宝贝——被脱了衣服下了yin药的黄少天。

刘小别是新晋的微草大陆最强剑客,而黄少天则是整片荣耀大陆的剑圣。

刘小别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时还刚刚来到微草不久,刚刚拿起属于剑客的光剑。在迎新的宴会里黄少天拨开人潮走进来,一身炫目的蓝色剑客劲装,手握闻名整个荣耀大陆的“冰雨”光剑,眉目英俊,笑容灿烂。刘小别站在人群中平平无奇,目光懵懂地望着佩剑的他,像望见走下神座的天神。

他问剑客前辈:“那是谁?”

前辈的目光里有不甘有无奈:“那是蓝雨最好的剑客黄少天,他是整个荣耀大陆的剑圣。”他叹息了一声,“如果没有黄少天……”

迎新宴是每个大陆的盛事,远方的客人都会暂时放下争端来主人家庆贺,黄少天也不过是遵从了这样的习俗。刘小别看着那出众的青年,觉得黄少天身边的一切都变成了云烟,甚至是向他敬酒的微草大陆缔造者王杰希也不过是一纸模糊的剪影。他的整个视野里只剩下亮的像星子一样的青年剑客。

打断他的是不知来自何处的这样一句不屑的嘲讽:“剑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殿下压在下面。”

刘小别问:“什么叫压在下面?他打不过杰希殿下吗?”

前辈尴尬地拍拍他的肩膀:“不是这个意思,他们俩没有几次正面交锋过,不过交锋的时候确实大多数是殿下取得了胜利。”接着前辈板起脸呵斥那边的人,“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讲这些事情。”

奇怪的是,虽然知道了王杰希可以胜过黄少天而使他对王杰希更加孺慕,却并不能改变黄少天在他眼中的美好形象。

直到几年后,他后来撞见黄少天衣衫不整地被王杰希从房间里抱出来,他才知道那两个人是什么关系。王杰希是整个微草大陆的主人,威严像神明一样的存在,也是刘小别自幼崇拜的对象,但看到黄少天身体绵软地被他拦腰搂在怀里的时候,刘小别居然首次对人生出了“仇恨”的情绪。他不敢相信自己为了敌对大陆的剑客而仇恨父亲一般的殿下,只能说服自己所仇恨的是自甘堕落的黄少天——尤其是,王杰希并不只有黄少天一个情侣,刘小别愤恨这个剑术超群的男人居然甘愿把自己贬低到一个同别人争宠的卑贱地位。

他想起曾经,黄少天从自动分开的人群里高贵地走过去,自己像他脚边的一只蝼蚁那么细小,更加觉得一阵恶心。

从那时候开始,刘小别立誓要将这个有着剑圣之名的男人踩在脚下。这样崇高的头衔,一个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shen yin的男人怎么配得上?

记忆渐消,几年来沉寂的愤怒情绪一朝勃发,刘小别踏前一步,又一步,最后站在黄少天身边,居高临下地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他。

>>>>不敢发肉2707字<<<<

次日清晨刘小别醒来的时候,衣着整齐的黄少天正往剑套里扣着他那把蓝色的冰雨。刘小别还是未着寸缕,昨日的形势似乎彻底翻转。

黄少天看他醒过来,蹲下身攥住他的下巴打量了一下他的面容,啧啧两声:“长得还不错嘛,怎么体力耐力都那么差。”

昨天被压在身下操的尖叫不止的人今天突然凌驾于自己之上评头论足,换了谁心情都不会好。刘小别啪的打掉黄少天的手,却听他笑了出来:“原来还是个沉不住气的小毛孩。怪不得王杰希要给我下套。啧啧啧他为了你们微草大陆还真是什么都舍得出来。”

刘小别冷哼一声:“不许说殿下坏话。”

“少年人口是心非就不好了。”黄少天不计较他的冷言冷语,反而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看你昨晚那么激动,一进来就一副想射的样子,你又知道我跟他的关系,其实你心里说他的坏话不比我少吧?”

“你!”刘小别被说破甚至未肯对自己坦诚的心事,又气又恼。同时他又深深迷惑:昨晚雌伏在身下的乖巧魅惑的玫瑰花和现在灿烂出鞘的锋芒宝剑……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黄少天?他恨的,又是哪一个黄少天?

“不过王杰希老胳膊老腿,做起来也越来越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偶尔换换胃口我也是不会介意的哈哈哈,哎你的道路还很长,一天两天早泄不算什么你知道吗……”黄少天已经佩好了剑,从头到脚整理了一下着装,看上去又是那把锋芒毕露斩断来敌的利剑。

他对着还坐在地上的刘小别露齿一笑,灿烂如阳:“那我就先走啦,想我的话可以到蓝雨来找我。”

“等等。”刘小别看着黄少天明亮的眸子,似乎多年来的纠缠心意一朝明晰起来,“你……你肯过来和殿下上床,不肯过来找我吗?殿下又不缺你一个,但是,我,不会再找别人的。”

黄少天已经走出了几步开外,听到他的话回头望了他一会儿,才叹息道:“唉唉唉说实话真是不想帮王杰希那个混蛋勉励他家的小屁孩,不过站在长辈的角度我还是跟你说清楚好了,大家都是炮友嘛别谈感情,男人啊就是要满足下半身和对实力的追求。”他忽而挥手抽出冰雨,手腕一抖剑鞘反转直指坐在地上的刘小别的眉心。

“你想让我来找你的话,先超过我,成为真正的剑圣再说吧。”

刘小别一怔。

接着那个玫瑰般诱惑、剑般伤人的男人就这样毫不回头的走了,他却浑身都处在战栗之中,剑客的前途,似乎从这一刻才真正的明朗了起来。

 

FIN


评论(109)
热度(195)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