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ABO】教书育人(完结)

正文到这一章就完结了,我总算把章数控制在预估范围之内w还好当时没有太铁齿地说三章内完结QwQ

虽然一路按照大纲写,但是总是会有一些新的情节想加进去。

番外有独立的双花清水番外,喻黄修伞双花生子番外,正文都没有育人情节我很愧疚www也许还有独立的喻黄肉番外,想看什么姿势的肉小天使们尽管留言w

>>>>剧情回顾

10、

正式治疗前的一切,都像是与时间赛跑。

苏沐秋和他的医疗团队正在尽最大努力赶在黄少天病情进一步恶化之前培养出可移植性的器官,而于医学一无所通的喻文州则什么都做不到。

这在别人或许会产生极大的焦虑和挫败感,但是喻文州不。他反倒一天比一天冷静,一天比一天从容,相比他人的焦头烂额,他只是依旧陪伴在黄少天身边,温柔地陪伴他,静默地聆听他,理智得像一个局外人。自负如叶修,也坦诚承认十年前他做不到喻文州的地步。

“在最紧要的关头还能清晰地分析出什么才是少天最需要的,文州其实挺可怕啊。”叶修站在实验室里透过窗远远地看着外面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感慨,“幸亏是个老师,要是走了什么歪门邪道,还真是挺难对付的哈。”

苏沐秋正在分析刚刚采得的黄少天的最新身体情况,随声附和了一句:“连爱情也不能令他丧失理智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嘛。”

看久了别人的恩爱,再温馨叶修也总归觉得眼睛有点疼。他走到苏沐秋身后,隔了一点距离看着他忙碌,心里缺失的一块地方才慢慢充盈起来。苏沐秋仍低头看着资料,也不赶他,静默之中久为熟知的默契感弥散在空气里,两个人虽然各有思虑,皆有所失,但最起码这相互靠近的一刻,心底各自有浅淡的满足感。

培养过程想起来似乎极漫长,在苏沐秋一群人的努力下,也将告于尾声。接下来的便是正式的移植了。这样长时间的忐忑煎熬,到了这时候,终于走向终局。

此刻喻文州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听黄少天给他读今天的娱乐报纸。明星的事情总归不过是演出和绯闻那一些,偏偏黄少天舌灿莲花,那些并不新奇的新闻叫他说起来也充满乐趣和爆点。

翻着翻着黄少天爆出一声惊叫:“次奥!‘著名歌星张佳乐怀孕,发布会上宣布退出歌坛,疑被神秘富豪包养’,真的假的啊!”

他一目十行地浏览那则报道一边嘴里还碎碎念:“说起来张佳乐也算咱们的媒人之一?嗯我看看……‘张佳乐怀孕症状明显’,靠这群狗仔竟然连他每天食谱都调查的到,哎哟这照片拍的……张佳乐孕吐反应很明显啊。‘韩氏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张佳乐承认怀孕数月,并宣布将退出歌坛。被问及是否因被潜规则导致怀孕时张断然否认,坦言孩子生父是离散多年的真爱’。文州你说这是公关为了掩饰潜规则上位弄出来的狗血剧还是生活就是像小说这么离谱啊?‘张于发布厅受各家媒体盘问,骚乱之际一神秘男子突破重围带走张,而令人惊奇的是竟无一家媒体记者上前阻拦,韩氏负责人亦袖手旁观……据悉,该神秘男子系一新晋富豪,身家惊人,各大媒体负责人均收到其严禁干涉张人身自由的警告,知情人对其身份无不三缄其口……’靠,这是现实版的总裁包养小明星?‘本报记者大胆猜测,该富豪与张二人为包养与被包养关系,真爱一说只为博同情掩盖丑闻’。啧啧。”

他稍稍收起报纸,认真地看着喻文州分析:“咳,虽然这么说也挺没根据,不过总感觉张佳乐那种人,不是真爱应该不肯为他怀孕的吧。包养什么的,也不一定就是强制关系哈?”

喻文州看见他渴望被认同的眼神,点头:“嗯。其实少天要是想的话,我也可以包养少天的^ ^”

黄少天“刷拉”一声摊开整张大报纸遮住了自己的脸,声音清脆地隔着报纸传过来:“好男儿当自强谁要被你包养啊,你以为你是我前上级你就可以潜规则我吗?你太天真了喻文州同志!”

喻文州无端被黄少天的举动逗的心里微痒,萌生出一种令自己全身酥麻的欲望。于是他随着自己的心意,挑开隔在两个人中间的报纸,看见黄少天克制不住的笑容和略微泛红的脸庞。他想,真要命了,为什么少天的每一句话,每个表情,都让人只想把他裹进心房最隐秘角落,长久珍藏。

黄少天有点期待地盯着喻文州,对面一向主动强势的书记却稳如泰山地盯着自己一脸克制的样子,黄少天不满地叹一口气搂上去:“想亲的话就亲咯,我是不会拒绝你的!”

坦率又热情的黄少天,体表是浅淡温暖的向日葵香味,而化开内里又甜蜜得像蜜糖一样。牵手拥抱,接吻做爱,世界都是这两种美丽的味道。如果可以,喻文州希望这一生都不必放手。

夕阳西沉,黄少天靠在喻文州肩上昏昏欲睡。他最近精神总是不太好,一阵子精力旺盛就必然有一阵子疲倦的不想说话。晚风渐起,到了该回家的时候,喻文州晃晃他的肩膀,黄少天却放弃似的仰面摊在躺椅上“啊啊啊我走不动了啦!不想回家!睡在这里行不行?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就地来一发……”“不行。”喻文州看似对他无原则宠溺事实上从来没放纵过他一时兴起做什么对身体不好的事,“睡在这里会感冒。”

黄少天用手臂挡着脸拒绝看喻文州的眼神——只需要一眼他就会溃败。喻文州却没有妥协也没有生气:“上来吧,我背你回去。”黄少天闻言收起手臂看过去,喻文州半蹲在他面前背对着他,回过脸对他温柔微笑:“上来啊,少天。”

黄少天很没用地又脸红了。他嘀嘀咕咕一会儿“文州你犯规哦,你明明知道你眼神杀伤力强还老是这么看着我”,还是乖乖起身跳到喻文州背上,立刻被稳稳托住腿弯背负起来。喻文州背着他,上身微微弓起像个驼背的老人,黄少天看在眼里却觉得这个男人再挺拔不过,清瘦的肩膀宽阔可靠,好像可以就这样背着自己一生。

喻文州迈开步伐,稳健地背着他前行。过路的人有点羡慕地看着这对恩爱情侣,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但又舍不得从喻文州背上跳下来,只能把脸埋在喻文州背上,男人身体的温度透过夏季薄薄的衣衫贴过来,肌肤相贴的地方瞬间温热。

“少天怎么不说话?”

我不想说话,我又不是一直都在说话,你想说话你就自己说啊。我也想听你的声音。

“少天生气了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气啦?我这是害羞你懂不懂?懂不懂啊?

“少天……”

“少天。”

“少天^ ^”

“你很烦诶!叫个名字叫的跟说情话一样有意思吗有吗有吗有吗?”是可忍孰不可忍,被情人在耳边缠绵地像说情话一样地叫了三声,黄少天终于爆发了。

“那少天也可以叫给我听啊^ ^”

唔,叫什么呢……书记?老、老公?亲爱的?文州……

黄少天最后决定还是叫文州,然而嘴型都已做好,出口时却福至心灵地忽而变成了梦中出现过的“队长”。

话音落下,他敏感地发觉喻文州身体轻微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含笑叹息:“还是别这么叫我了。”

“很奇怪吗?”黄少天自己想想也觉得有些奇异和沮丧,“我在梦里是这么叫你的……刚才好像不太由我自己控制,一出口就变成这两个字。”

“不奇怪。”喻文州含蓄地解释,“可是你再叫几声,我恐怕忍不到家里。”

黄少天张口结舌,飞快反应过来被调戏了,不过随着身体变化他越发热情主动,对和喻文州之间的性爱向来只有期待而很少羞涩,这时候很坦诚地抱怨:“所以我就说不应该回家嘛,我想尝试在外面挺久了,你今天不做以后鬼知道有没有机会。”

喻文州说出了他从没说过的一句话:“闭嘴吧,少天。”

黄少天识相地乖乖照做。

虽然可能没有机会尝试野合,但是能被喻文州背在背上,在夕阳暖光下慢慢地走回家,胸膛贴后背,心跳交互,情感回流,也令人生圆满,是一生难求的幸福。

黄少天被推进手术室之前还在和喻文州交代后事,从他的父母到学校学生,蓝河魏琛,无不惦念到。苏沐秋听了一会儿就被彻底打败:“至于吗,又不是最后一面!”黄少天怔了一下说:“那要是失败了呢?”苏沐秋冷笑一声:“我的技术摆在那里,会有什么要是?”然后就绝情地结束了情人告别的时间让副手把黄少天推进去:“进去别耽误,立刻给他上麻醉。”其他医生似乎也怕了黄少天的那张嘴,忙忙地照着苏沐秋的吩咐推进去上麻醉,黄少天还扯着嗓子吼了最后一句:“苏沐秋你不厚道!”

苏沐秋早已听惯了这种话,却还不由身上一寒,要是黄少天醒不过来,那这句话就是他的遗言……听说人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都是很……

他抖抖脑袋把杂乱的思绪清除出去,对一直沉默的喻文州承诺:“你放心,我出来的时候,一定带回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黄少天。叶修待会儿会过来陪你,有什么需要跟他说,让他帮忙。”

说罢他挥挥手,过去换手术服。

手术中的文字亮起来以后不久,叶修就如约赶到。他不能像从前一样通过抽烟安抚情绪,在这种焦虑的等待时间里痛苦不堪,不用喻文州提问就变身黄少天,一刻不停地找着话题。

喻文州好笑地看着他:“戒烟这么痛苦么?叶神这样,好像里面苏医生不是做手术的而是动手术的。”

叶修一会儿焦躁一会儿无精打采,整个人像要分裂,反倒比谈心的方式更好转移喻文州的注意力:“我快要疯了……十年的烟瘾说戒就要戒,十年前我第一次赢比赛都没那么艰难。”

喻文州回忆起来,叶修确实烟瘾极重,烟不离手,他也隐约能猜到,叶修当年抽烟或许就如现在戒烟一样,也是因为苏沐秋。

十年烟瘾,终究有戒掉的一天。然而戒掉对一个人的瘾,需要多久?

叶修眼神犀利,看出他心中所想,状若无意随口点拨:“烟瘾和感情,说起来有点像。都叫人高兴,只是抽烟伤身,感情偶尔让人伤心。但总会是高兴多点。偶尔伤心还算怡情呢,你记他一生,又有什么不好?”

喻文州叹息,双眼之中分别有几分身不由己的感慨:“我原来觉得,只要和他走过半年就很足够。自从知道或许能白头偕老以后,忽然再也无法想象后半生没有少天的日子。”

叶修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其实你们比起沐秋和我还挺幸运,最起码你们认识靠谱的我,给你们介绍了一个好医生。”

喻文州不由失笑:“叶神是要我相信苏医生?”

叶修摇头:“不仅仅。你还得信你自己,信少天。当然最重要的是信我。”

这次摇头的变成了喻文州,他眼光追逐着闪亮的“手术中”几个字:“里面的是少天,不管是多好的医生,我都……”其实此刻,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叶修不屑:“沐秋还说你是不会因为感情失去理智的真男人。”

喻文州似乎没想到有人这样评价他。也许所谓理智,不过是在黄少天面前。正是因为喜欢,才了解得深,所以才知道他最想要什么,逼自己冷静理智,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他可以更自由地担忧恐惧,需要支撑。

爱情就是这样,逼着人改变,每个人却又甘之如饴。

几个小时后苏沐秋一脸疲惫地独自走出,喻文州看着他渐渐走过来,所有力量都用于心房去忐忑,反倒失去了站起身开口询问的力气。

“对不起。”苏沐秋声音干涩,“我没能做到。”

 

-FIN-

 

 

 

 

 

 

 

 

 

 

 

 

 

骗你的。

下面才是结局。

>>>> 

穿着无菌服走进病房,喻文州失魂落魄地看着安静躺在那里恍如沉睡的黄少天,前所未有地希望他立刻醒过来说一长串文字宣告那鲜活的生命力,然而黄少天只是安然合着双眼。他的安静从未像这般令喻文州几乎窒息。

他想走上去抚摸那失色的嘴唇,却听见苏沐秋在边上恨铁不成钢的指责声:“你们是第一天来的实习生?做手术该注射多少麻醉都不知道?这个剂量都够一头牛睡一天的了你们安的什么心啊?”

副手低声承认错误:“我错了。病人实在话太多,我一不小心就没控制好剂量。其实也不是太多,明天早上就能醒……”

叶修看着彻底怔在一边,还没卸下悲伤表情的喻文州脸上纠结扭曲的样子,又想点根烟了。

这次是真的·FIN

>>>>

每次被求HE的时候都会控制不住自己恶趣味一下QwQ这个状况很严重,但是我无能为力……

已经两百粉了,谢谢关注的小天使们,建了个ask地址欢迎点梗。请尽量别为难我写太复杂的东西,我脑回很简单,复杂点的剧情就不够用了QwQ其他注意事项

评论(59)
热度(339)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