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ABO】教书育人(8)

本来以为这一章就能完结呢,我果然太天真辣QwQ
这一章见家长了,小天使们想看喻苏苏的视角虽然没写,但是喻苏苏终于也正式地表白了。
其实苏苏似乎一直被认定是会等烦烦告白的腹黑攻,不过在这篇文里,我觉得腹黑会给烦烦带来太多不安,温柔的苏苏不会舍得的,所以该坦白的时候,就像烦烦一样大段坦白吧w
以后烦烦身体好了说不定会尝试让苏苏偶尔腹黑一把。
断更那两天很累呢,现在终于回来辣,有小天使想念我和这篇文吗www

剧情回顾肉肉肉
8、
两个人之间维持了一阵子难言的沉默。黄少天意识到喻文州也许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生命长短的问题,尴尬的撑起身子缩起腿,低声解释道:“我的身体已经……剩下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年,标记之后只会更短。那啥,你要是介意的话……”
这次喻文州罕见地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就把他抱在了怀里:“别去吃避孕药。”
他的声音里很少这样不带笑意,显得如此严肃而认真:
“少天,别去吃避孕药。不管能不能生下来,至少让我能有一次照顾怀孕的爱人的体验。”
被他紧紧拥抱着,贴在胸膛上听到清晰的心跳,黄少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瞠目道:“你……”
喻文州握着他的手,闭上眼在手背上虔诚地吻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半年,不用半年也很够了。”他温柔地摩挲着黄少天额上的碎发:“对我来说,再也不会有比你更好的人了。”
黄少天并不傻,他听得懂喻文州没说出的承诺。
他这个只剩下不到半年生命的omega,却会是喻文州此后漫长人生中,唯一的一个爱人。
标记以后黄少天搬进了喻文州的家,两个人从此正式同居。喻文州比黄少天所能想象到的极致更加温柔体贴,两个人经常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报纸,不想看了就腻在一起说一些无聊又幼稚的情话。情之所至,缠绵接吻,热烈做爱。那些幸福里的阴影和恐惧被埋在心底,他们似乎只能通过激烈的性爱确认对方还真切存在。
黄少天和父母说了自己找了一个Alpha下半辈子有着落了,虽然只是半年的时间两位老人家也急吼吼地表示要过来把关一下对方是不是个好人别骗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怕打扰喻文州上课,黄少天给他发了短信:“喻书记这两天请好好收拾一下自己,我爸妈说想来视察,麻烦把你最斯文败类哦不衣冠楚楚嗯还是有点奇怪哈哈哈哈反正你平时的样子就不错了!”
喻文州一直没回短信。黄少天想着其实等他回家来讲也是一样,几个小时后却接到了自家爸妈的电话:“少天啊我们到车站了,怎么去你住的地方啊?”
“……”被出尔反尔雷厉风行的爸妈噎到快要无语,黄少天虚弱地说,“你们在车站等我吧,我去接你们……”
黄少天的明快爽利大部分继承自他的父母,看他趁着喻文州出国速战速决地办好了离职手续,打包走人搬家换号这样干净利落,就可以推测他父母速战速决的行事。最心疼的儿子找了一个Alpha,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黄家父母闻言火烧火燎就想赶来,电话里还说是过几天过去看看,挂了电话却觉得不能再拖,一天见不到就是一天睡不着觉。
黄少天满怀抱怨地一路赶到车站,在站台上看见拎着大包小包行李,风尘仆仆地焦急张望的自家父母时,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他先深吸了几口气忍住哽咽,才大声叫出口:“爸妈!这边!”
父母在人潮中听见他的呼唤,笨拙地往他这边走时,黄少天恍神地站在原地看着,竟然奇迹般地有了一点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幸福感。他也像其他将要成家的人一样,父母千里迢迢地赶来检阅,而他怀着一点忐忑带着父母去见心爱的人。这在别人也许是麻烦而不得不通过的头疼一关,在他却是二十几年从未幻想过的幸福奢求。
当爸妈开始埋怨他一声不吭就找了对象差点给他们吓出心脏病时,黄少天一边低着头任他们半真半假地训斥,一边在心中由衷感激命运。不管他这一生受过怎样的苛待,这一刻的他是真切地幸福着。他感谢上天,最终把喻文州赐给了他。
当然,在带着父母进门却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不是喻文州而是蓝河时,黄少天深深感受到了命运的坑爹。
这都是什么狗血剧情啊……编剧还有没有个谱了?带着父母去见准未婚夫却看见情敌坐在自家的沙发上……黄少天一边努力挤出笑容一边跟父母介绍同样不明状况的蓝河:“那个,爸妈,嘿嘿嘿,这是我之前在学校的助教蓝河。”
他当然不知道不仅近距离接触偶像还能近距离接触偶像的父母的蓝河心里有多激动,他只看到,蓝河又“羞”红了脸。
喻文州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暖暖的茶香飘散出来。
黄少天站在尴尬的父母和激动的蓝河之间盯着喻文州手里的奶茶想,嗯,是草莓味的。
喻文州作为一个优秀的A,最先反应过来并猜测出了面前两个陌生人的身份。他外表冷静,心里多少也有点紧张,招呼了准岳父母坐下以后,自我介绍时心怀忐忑:“叔叔阿姨,我叫喻文州,是少天的爱人。”
黄父简单地应了两声,黄母看了一眼蓝河的方向,迟疑说:“不好意思啊,我们来之前也没说一声……真是欠考量了,耽误你们商量事儿……”黄少天听出母亲话里把自己归为外人的意思,心里立刻为爱子心切的父母难过起来,求助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不愧为人师表,虽然第一次见,却已经十分精准地把握住了岳母话语中的感情。
“阿姨,不是跟您说客气话。”喻文州很诚恳,“您和叔叔在这里并不是客人,对我而言,和我父母是一样的。这是我和少天的家,少天在这里从来不是寄住。我希望,等您和叔叔同意之后,就和少天登记结婚。”
蓝河极有眼力地补充:“伯父伯母不要多心,我不是来和师兄商量事的,我今天就是想过来看看黄老师。”他说到这里有点腼腆又有些激动,“我非常喜欢黄老师的课,没进学校前就把黄老师当成一生偶像,今天能见到伯父伯母简直像做梦一样。”
黄少天被蓝河的热情告白惊住,甚至没顾上回味喻文州的求婚。那个帖子他后来没再去看过,喻文州来找他时虽然提到,但他也没往心里去,一直都没想到蓝河的真实身份居然是喻文州的小师弟和自己的忠实粉丝,顿时有点张口结舌:“那个……哈哈……其实我也没什么了不起啊?小蓝你过奖了啦。”
黄父黄母有点吃不消儿子的粗神经,黄母嗔怪地看了儿子一眼,对喻文州说:“文州,你方便出来和咱们聊聊么?”
蓝河知道这是一家人要商量终身大事的节奏,十分乖巧地站起来道:“我就是来看看黄老师的身体,坐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伯父伯母再见,师兄黄老师再见。”
黄家父母对蓝河感激地笑笑。这偶像崇拜得近乎盲目的少年激动的连连摆手,踩着棉花般走了出去。他出去以后静默一会儿,黄母反而被喻文州抢了先:“我知道,叔叔阿姨对于我和少天的未来有许多疑问。”已经模拟过千百遍此刻的场景,脱离了一开始的尴尬之后,喻文州从容而郑重地道,“坦白说,我也有些惊讶,为什么近三十年都没有喜欢过什么人,见到少天,却像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放手一样。就好像这么多年空白,都只是为了等他出现一样。”
他停了一下,却没给人插嘴的机会:“可能我这样表白自己,叔叔阿姨会觉得很浮夸,但是这些确实是我所有的真实情感。每了解少天多一分,我就对他多尊敬一分。一开始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个很温暖的男孩子,等了解到他的身体不好时,我觉得自己几乎被震撼了。之后我也有犹豫过,出国的时候我在想,分开看看会怎么样?结果梦里频繁的都是他,醒过来看不到他我觉得很失落。终于回国之后少天从学校辞职了,我怎么都联系不到他,那几天我真是……”他有点苦涩地笑了一下:“我很后悔没有早点把握机会,那几天梦境越来越真实,我好像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互相信任并肩作战,他对我笑,我心里一点阴暗都没有,只想一生握住他的手。醒过来却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有想过,要是梦里的都是真的多好,我宁可永远醒不过来。”
黄少天听到这里也想起了自己那时的梦境,原来在他被生理痛和思念折磨得辗转反侧时,喻文州也陷入了失去的惊恐。他怀疑那共同的梦是他们的前世或者平行世界,那时他们就已经相爱,否则为何在这只剩下半年时光的现实里,他们还只想紧紧攀住对方?
“少天回到我身边以后,我终于觉得人生很圆满。我非常惊奇世界上竟然有一个这么契合的人,让我一分一秒都不想走开。对我而言真的,再也不会有一个这样的人了。”
黄少天坐在一边静默地听着,这一刻好像他变成了平素的喻文州,而喻文州化身话唠的他自己。他坐在一边看着父母眼睛里随着喻文州的剖白泛起泪光,又骄傲又酸楚。他真的太幸福,太幸福。如果接下来还能有漫长的一生,该有多好。
喻文州还在继续:“我已经和国外的父母说过决定,他们尊重我的决定。不为少天想,我十分自私地,也请叔叔阿姨同意我们结婚。我希望这一生能有机会,和我爱的人步入婚姻殿堂。”
黄母已经流下泪来。黄父嘴唇颤抖一会儿,哑着声音:“文州,你这样说,我和他妈妈再放心没有。作为少天的爸妈,我们很高兴他能找到喜欢的人,并且你愿意和他结婚。可是我们也不想太自私,你想明白了吗,少天他接下来……你这样对你自己是不是值得?”
喻文州握着黄少天的手,庄重如起誓:“我无法预见未来,也许未来,我还会碰见一个深爱的人。我冒昧地说为少天孤身一辈子,叔叔阿姨也很难相信。我只想说,少天是独一无二的,与他的婚姻今生只有一次。无论以后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愿意承受,绝不后悔。您和阿姨一直会像我的亲生父母一样。”
他说完了,黄少天清清嗓子想发表一段感人的长篇大论,最后却觉得可说的差不多被爱人说完了,只好嘿嘿笑了一下:“就是这样,喵。”

评论(29)
热度(223)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