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宁·奥斯丁

稳定产出喻黄修伞不逆不拆,周更or月更党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勿掐勿捧w

【喻黄ABO】教书育人(4)

虐虐更健康w本章开始小小虐一下烦烦。其他CP暂时不上线。

>>>>剧情回顾

>>>>双花番外

4、

黄少天最近的生活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教教课,发发情,上课调戏学生,下课调戏自己。最大的不同大概是他多了一项叫做“keep away from喻文州”的日常。

喻文州对他明显的躲避表现得不慌不忙,看见他依然从容温柔地微笑着,好像他们俩一直都是纯洁的朋友。

黄少天觉得这样也挺好,心照不宣,两厢无事,靠近喻文州他就情不自禁地想一些不太可能实现的事情,他不想显得太自作多情。

不过他没有想到,连他的课堂也被影响到了。

前几天上课的时候又有些女生盯着他窃窃私语,双眼发亮,边说边偷偷地笑着。那个叫戴妍琦的漂亮女生笑得特别明显,小小的酒窝抿得很深,看着他的眼神充满深意。下课以后照常有学生过来问他一些问题,他一个一个笑着解答了,最后留下戴妍琦,她笑眉笑眼地盯了黄少天很久,把黄少天盯得有些发毛才开口:“老师,您和喻书记是不是一对啊?”

黄少天一个激灵,把讲台上的茶杯给打翻了。滚烫的茶水泼在课本和大腿上,在戴妍琦的惊呼声中他狼狈地跳起来,摆着手说:“不不不你想什么呢哈哈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呢绝对是没有的事儿啊……”他一紧张说话就不加标点符号,戴妍琦看他的眼神越发了然,递过去一方手帕示意他擦擦裤子,然后抽出纸巾帮他弄干湿透的课本。

“哎哟烫烫烫烫烫……”黄少天后知后觉地捂着大腿喊痛,戴妍琦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却像已经得到了他的亲口承认一样愉悦:“我就说哦,老师你看到学校BBS上的贴子了吗,很多人支持你们哦!”

戴妍琦一蹦一跳地走了,黄少天挫败地捂着脸在讲台桌边蹲下来。他想,我到底在紧张什么啊……简直逊爆了,这种反应说我们两个是纯洁的好朋友还有人会信吗?

等等?她说什么贴子?

黄少天一整天都惦记着戴妍琦口中的贴子,晚上回家就打开电脑刷开了学校BBS,在学院秘闻一栏看到了一个置顶热帖:最新动向,XX学院书记喻文州X老师黄少天。

黄少天点开了那个贴子,立刻被几个72号红字亮瞎了眼:“同!学!们!就在张佳乐演唱会的晚上,你们猜猜版主拍到了什么啊!”[图片]

黄少天只瞄了一眼就捂住了脸。那赫然是喻文州和他在角落里接吻的图,喻文州捧着他的脸,他紧紧搂着喻文州的腰,两个人闭着眼动情地深吻,一开就是三分钟停不下来级别的湿吻。他果然是发情期烧坏了脑子,居然大庭广众之下就接受了喻文州的临时标记……

接下来还有几张图片,伴随着版主稍小几号字体的注解:“这张喻书记又在温柔注视黄老师啦,黄老师好羞涩地躲开了……”“喻书记帮黄老师捡笔,黄老师脸红了”“喻书记……黄老师……”

被镜头抓拍下来的瞬间如此真实,照片里喻文州看他的眼神很温柔,而他以为无动于衷的自己,确实是以拘谨的姿态微微扭过脸,又有点窃喜地笑着。

黄少天根本没有勇气看下面的评论,手飞快挪动鼠标到右上角关掉了屏幕。但照片里那个自己脸上的红晕好像已经透过屏幕,映射到了他的脸上,怎么也消退不下去了。

>>>> 

接下来的几天,戴妍琦都用“老师不用害羞,害羞也没有关系哦”的表情对着他,黄少天上课看到她的表情就容易卡壳,班里上课的学生大概也都注意到了这几天老师一看到戴同学就有点不正常,于是整个年级的八卦党又开始风传戴同学正在苦追黄老师,黄老师在死守最后一道防线但估计也守不了多久了。

黄老师最近总感觉班上那个叫肖时钦的男生看他的眼神不像以前那么开朗了,听课也没以前那么专注了,开始向自己飞眼刀了。他于是像喻文州当时找他一样,慈爱地把肖时钦叫过来谈话,说“时钦啊最近生活有什么不顺利吗?是不是失恋了啊,诶嘿嘿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啊说出来就开心了。”

肖时钦沉默了一下,回答:“老师,小戴在追你吗?”

黄老师想起戴妍琦每次看着他时特殊的眼神,头发都要竖起来:“怎么会!我是omega啊!”

肖时钦扶了扶眼镜,脸上的表情更加苦大仇深了:“那又怎么样,小戴是alpha啊。”

黄老师顺着他话里的意思脑补了一下自己被戴妍琦按在下面的场景,打了个寒颤,觉得菊花很疼。

他严肃地对肖时钦发誓:“你放心放心放心啦,我是不会喜欢alpha女生的绝对不会,你的前途很美好道路很光明啊,少年有喜欢的人就要大胆地上!”

就这样,纯情的beta少年肖时钦被他鼓励着去追求戴妍琦了。戴肖黄三个人陷入了校园言情不可或缺的戏码之中:狗血三角恋。哦,加上喻文州的话,就是四角了。

每天肖时钦都默默追在戴妍琦旁边,黄少天都躲着戴妍琦,故事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喻文州引而不发,仿佛要消失在舞台。而戴妍琦则一边接受着肖时钦的示好一边整天笑眯眯地盯着黄少天上三路下三路地欣赏。

哦,只除了今天。

今天天气很好,黄少天坐在窗子里透过的,夏日的阳光里,觉得空气中带着一点他信息素般的,向日葵那样灿烂的味道。夏天是他最喜欢的季节,灿烂,热烈,明亮,那些蜷缩了三个季节的苦痛阴暗和抑郁就在滚烫的阳光下被蒸发,只剩下一颗敞亮舒畅的心灵。

在这种季节里,他觉得自己讲课都比往日更开心,更有闲情。

黄少天的声音很好听,充满元气,又治愈又激励人心,他很喜欢说话,一刻不停地倾诉着自己,不遮掩,很爽利。上课时,他就像窗外夏日里灿烂的阳光一样耀眼,让学生们晃不开眼。

因为这样,戴妍琦低迷的表情和躲闪的视线就格外引起他的注意。同学们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今天课堂上的形式完全翻转,变成了黄少天一直追着戴妍琦的视线,而戴妍琦却一味地躲闪着。

奇怪啊。黄少天想,难道是肖时钦追求成功,让女朋友上课不能看着我?

真是太不像话了!又不是alpha哪来那么强的占有欲!黄老师决定下课严肃地对肖时钦同学进行思想教育。

下课之后却是戴妍琦主动来找他,有些抱歉地支吾道:“嗯,黄老师,之前几天是我失礼啦,我说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哦。”

“啊?哦,不会不会。”黄少天笑容满面,“老师怎么会跟学生计较呢?你放心啦。”

戴妍琦还是一脸很失落的样子走了。黄少天这时才想起来戴妍琦所指的“我说的话”应该是说“您和喻书记是不是一对啊?”

他和喻文州是不是一对?她到底看到了什么,认识到自己之前错了?

黄少天疯狂脑补到喻文州在办公室和人偷情被撞破时,喻文州打来电话让他去办公室,说是有事找他。

黄少天刚刚在心里脑补他不好的一面,没见着人对着电话也有点不好意思,忘记了自己正在躲着他,毫无芥蒂地连声应了“好啊我马上过来”,就带着好奇走向办公室。

敲了敲门,喻文州的声音隔着门传过来:“请进。”

青年那温柔和煦的声音听过几遍也不会腻,黄少天想起那几张照片,又想到自己将要和那个人单独处在办公室里,心跳不由加快了些许,深吸一口气,才稳稳打开了门。

房间里的两个人转过脸来,其中一个是一脸温柔微笑的喻文州,另一个是个长相文秀的纤细青年。黄少天摆了好久的灿烂笑容就那样僵在那里,看另外那个青年羞红着一张脸紧紧依偎着喻文州站起身来,喻文州动作轻柔地握着他的手腕往这边走,声音斯文动听地介绍:“黄老师,他是你的助教蓝河。”蓝河随着喻文州的话友好地对黄少天伸出手想行个握手礼,然而一向反应迅敏的黄少天只是木讷地站在那里,默默地盯着眼前的青年:比他年轻,比他秀气,比他好看,比他温柔,喻文州看他的眼神也要更温柔。这青年又拘谨又激动的样子和脸上的红晕示威一般,灼痛人的眼镜。

“少天?”喻文州出声提醒他。

黄少天如梦初醒,赶忙握住蓝河的手:“啊啊不好意思,最近工作有点累,打不起精神还容易走神,唉人上了年纪不服老都不行啊哈哈哈还是你们这些小年轻好。”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蓝河的脸比刚才更红了。喻文州在旁边用他一贯的声调柔和地说:“少天哪里老了?风华正茂呢。”

说到这里他忽然皱了皱眉,想起了黄少天不同于别人的体质。黄少天也眼含微笑地看着他,明亮的双眼明明白白地透露着一种讯息:他的年龄在别人看来或许是风华正茂,但在于他,生命已经所剩无多。


评论(24)
热度(224)

© 丹宁·奥斯丁 | Powered by LOFTER